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南街村神話」幻滅 一個村欠債十七億元人民幣

——中共用資本主義方法催生的「社會主義」典型的真相

南街村(網絡圖片)

河南省臨穎縣南街村區區一個“生產大隊”竟然欠債十七億元人民幣,折率2.6億美元。不知二百年能否真真正正兒的還清。

香港《亞洲時報》發表文章說,“南街村神話”幻滅了!這個“紅色億元村”,原來只是“空心大老倌”,表面風光,實際欠債累累,香港《文匯報》報道,南街村欠債十七億元,至少要二百年才能還清債務。為了豎立這個典型,國有銀行付出高昂的可笑代價!

河南省臨穎縣南街村,雖然只有三千來口人的村莊,卻有着特殊政治意義。南街村迄今堅持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道路,村民們過的仍是幾十年前一樣的集體生活,每天高唱革命歌曲,呼喊毛澤東時代的口號與浮誇的語錄,村口還豎著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毛澤東的巨型雕像。

總之,進入這條村街,仿似進入時光隧道,回到五十年前的一窮二白的中國。不過,跟幾十年前的農村相比,南街村的外貌卻有着天壤之別的景象,村民人人居住於別墅、家家有私家汽車、個個腰纏萬貫!因此,這裡被稱為億元村,是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有機結合的無力證據。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在市場經濟大潮下,南街村的經濟奇蹟是如何打造出來的?靠什麼保持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長”?

這些問題現在終於水落石出!這個社會主義集體農村,其實就是八十年代末靠興辦鄉鎮企業起家,先是磚廠和麵粉廠,再擴展至食品加工、醫藥初制等,現在村集體名下有二十多家企業,僱用逾萬名外地勞工(已經有違反對僱傭與富農、地主階層形成),村民不用工作也可坐享其成,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全由村政府包下來,可笑的是村幹部每月只象徵性的每月領二百五十元人民幣工資。

問題是,同期全國各地農村都在大辦鄉鎮企業,同樣大量“剝削”外地勞工,為什麼上天獨享南街村,讓它享受二十多年的高速發展,而其它鄉鎮企業則在市場經濟大潮下被淘汰呢?秘密其實就是“資金”;一九八九年之後,南街村高舉“毛澤東同志的偉大旗幟”,堅持走“社會主義共同富裕”的道路,結果,明示暗示之下,中國農業銀行變成南街村的提款機,一九九八年批給南街村的貸款已是一九九一年的整整七倍。

《南方都市報》報道,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馮仕政根據銀行向南街村的貸款進行研究,結論:“南街村的高速經濟增長不是靠自身積累,而是靠銀行貸款。”他認為,南街村是典型的“高增長、低效率”,在巨額銀行貸款下,南街村經濟才可在效率大大低於全國平均水平,而增長速度卻奇蹟般的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秘密原來如此簡單!原來這撮有權之人為了證明毛澤東思想的正確,為了保護共產主義的一點血脈,不惜違法亂紀,人為的扭曲貸款風險機制,大量貸款給南街村(且暫不說貪墨斂財頻的村委大員),為了造就這個典型,養活這個典型,樹立這個典型,夢想廣大這個典型。可惜當它變成典型後,就要投入更多資金,以確保這個典型繼續發光發亮。但紙終究包不住火,不能再以偽政治作為批出貸款的唯一標準,結果,南街村不僅很難獲得新的低息貸款,還面臨空前的還貸壓力與法律制約。

為了還債,南街村旗下公司近年發售的大豆種子,名為航天二號,聲稱坐過宇宙飛船上太空,利用太空特有的微重力和幅射環境,令到種子產生基因突變,收成會比普通大豆種子高30%收成。這個當然是子虛烏有,造成很多買了種子的農民血本無歸!集體企業為了還貸,連坑害農民兄弟的這種下濫勾當也做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年前死蹺蹺的原村主任王金忠近日也被揭發,其辦公室保險柜中至少有二千萬現金及名下多本房產證。這就是只拿月薪二百五十元的村幹部首輔,何來如此豐碩巨額資產?更甚者,幾個聲稱是王村首輔的二奶、三奶、四奶……,抱着小孩到靈堂提出分身家的要求。

南街村神話幻滅,不僅令國庫虧損十多億人民幣,而是讓人們明白了,欲達無徳的政治目的,不擇手段以人為扭曲市場,違背自然規律、背離經濟定律,是不可能持續的!當年的大寨如是,南街村同樣逃不出這個經實踐檢驗屢屢證實的規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