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我從未把任正非當根蔥

富蘭克林說:「平庸的人最大缺點是常常覺得自己比別人高明」。這是華為任正非和中國所有企業人的通病,每天挖空心思都在玩高明。三十六計啊,孫子兵法啊,足智多謀啊,窯洞精神啊,四大戰役啊,一副揮斥方遒的戰略家樣兒,其實就是一個土包子。所以,費了天大的勁兒,也只是生產了一些 垃圾產品 。

早在去年12月上旬,滿屏都在刷夢晚粥時,我卻在給自己放假,我壓根就不想寫半個字。原因很簡單,我對他爹都不屑一顧,還能把她當根蔥?我為張扣扣前後至少寫了十篇文章,我為甘肅8歲女童寫了三篇,我寧願為任何一個苦民碼十千八萬字,我也不會給任正非之流吐一詞,今天算是破例。

我有一個鄰居,是九十年代末期西安交大畢業的研究生,他在華為工作了五年,被辭退了,瘋了,每天神情獃滯。陸陸續續我又知道了不少有關華為名校畢業生被逼瘋的故事,我心裏就嘀咕,這是很不正常的企業,是一個把人只當工具而不當人的企業,其實那時我還沒有大學畢業。後來在從業過程中,我遇到了不少華為員工,個個居然都以在華為工作為榮。

在每一本成功學的著作里,任正非的勵志故事必然是少不了,故事是這樣講的。說是九十年代初期,任正非已經44歲,身上欠著四百多萬債務,他拖家帶口攜上老母親到了深圳,就這樣吃糠咽菜成了世界五百強。其實,那時我都不知道任正非的具體身世,但每每聽到有人講這個勵志故事,就像我鄰村王二突然爆發了一樣,我都嗤之以鼻。

任正非,王石,史玉柱,等等這些勵志故事基本都是一個範本,出身貧寒,白手起家,激流拼搏,東山再起,君臨天下。當然,最有勵志范兒的故事是褚時健了。說他八十多歲從監獄出來租下了一片荒山,五年不到就做出了褚橙。哥永遠是哥,無論從何時開始都能東山再起,一個跟斗就王者歸來笑傲天下,所有屌絲都對其膜拜得如江水滔滔綿綿不絕。

其實很多人不知,褚時健在監獄裏寫一個紙條出來都比一個名牌大學生奮鬥一輩子強,處級以下幹部都還沒資格去探監,他出獄是王石親自帶隊去接,只要他想做,做什麼都會成功。這才是勵志故事背後的秘密傳奇,這幾乎是所有中國成功者大同小異的勵志劇本。

判斷一個企業主是不是企業家,這在全世界經濟學教科書里都只有一個標準,就看他是否為人類創造了信用。這信用包括兩種,服務信用或產品信用,前者做得好就叫商人,後者做得好就叫企業家。不妨對比這兩條標準,中國有幾個企業主能算企業家?

我現在已經用了六款華為手機,但全都癱瘓了,我只用了一款蘋果7,兩年還是流暢如新。你們就知道什麼叫信用了吧,任正非能叫企業家嗎?不創造信用也就罷了,你也別損害信用啊,即便做一個中規中矩的作坊主,人畜無害也不錯啊,但殘酷的事實已經大白於天下。不但不創造信用,反而成為侵蝕人類信用的巨無霸推手。你叫我如何能把任正非當根蔥?

什麼叫信用?可以放心地使用,就叫信用。如果任正非是企業家,權健更應該是企業家,你們不覺得可笑么?一說起市場競爭力,中國人就只知道一樣殺手,價格競爭。就拿華為來說,它所有核心技術全是購買美國,就暫說購買吧,其它的我們暫不涉及。購買的代價並不便宜啊,但為什麼華為產品能夠迅速鋪遍世界市場呢?因為便宜。便宜的代名詞就是,我污染便宜,我用工便宜,我有補貼,我有國家兜底。其實,這世上哪有什麼便宜貨?背後全是一群愛國群眾埋單。

當一個企業只有價格競爭力時,就意味着它沒有任何競爭力。這是為什麼呢?你看中國很多所謂高科技企業,只要美國一封禁就必然關門歇菜,這在全世界500強企業中都是一個奇蹟。即便是價格競爭力,也要拿出產品來才能給別人說我便宜啊。可想而知,所謂價格競爭力是多麼不堪一擊。如果別人不封禁就開始吹牛,說什麼我只用10年就趕超了美國100年,我的5G和微波基站做到了全球第一,云云,信用二字在中國企業人眼裡就是一個浮雲。

假大空,是華為的文化命門,真正落實到具有信用價值的產品,它幾乎都四六不是,最後還得靠發動愛國運動佔有本土市場。看見這次美國動真格了,就開始服軟了,派了一個叫陳黎芳的副總出來說“我們離美國還差二萬五千里”。咋不說250呢?我看就是。二萬五千里剛好是長征的吹牛距離,以前是北上抗日,現在要西進抗美。既是向組織表忠心,也是向國人叫困難,意思是,你們看我們華為站在抗美第一線,你們得給我後援啊。

其實,華為的根本問題不是差美國多少距離的問題,而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企業和企業人根本沒法比的問題。怎麼說這個問題呢?先看兩張組合圖片。

看完兩張對比圖,是不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的感覺,試問,你們喜歡哪一家父女?這才是華為與美國真正的差距,不,是整個中國與美國真正的差距。別人的核心競爭力是做一個好人,任家父女的核心競爭力是做一個能像給窯洞抗大講課的中國人,前者是把自己當人也把其他所有人當人,後者會把其他人當人嗎?碗粥事件,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最高興的不是美國人也不是中國人,而是中國華為人,別看坐在任正非身邊的女人一副愁眉苦臉相,不知心裏是多麼美得像花兒一樣。

富蘭克林說:“平庸的人最大缺點是常常覺得自己比別人高明”。這是華為任正非和中國所有企業人的通病,每天挖空心思都在玩高明。三十六計啊,孫子兵法啊,足智多謀啊,窯洞精神啊,四大戰役啊,一副揮斥方遒的戰略家樣兒,其實就是一個土包子。所以,費了天大的勁兒,也只是生產了一些垃圾產品。

前幾天(1月17日)任正非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收穫了不少粉絲的尖叫,因為聽起來好有道理啊。薩特說:“我特別佩服一種人,一邊撒謊作弊,一邊卻頭頭是道講道理。”呵呵,任就是薩特最佩服的一種人。

歌德說:“一個傑出人物被一群傻瓜欣賞,再也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但我更想說的是,一個傑出人物被一群傻瓜欣賞並不糟糕,最糟糕的是一個土包子被一群傻瓜欣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