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胡耀邦:不許開槍

——專訪胡德華(3):倡導開放設置特區推動中外合資

天黑了之後,他就讓當地政府找了一個船。老是說香港怎麼樣,香港還沒去過呢,咱能不能兜一圈看看。然後找了個公安的一個巡邏艇,然後大家就圍着香港兜了一圈,就上來了。在開始的時候(地方官員)就跟他來彙報,說有什麼問題。說我們這邊逃港的人特別多,開槍都擋不住。說,黨中央啥意見?後來他說,開槍不要再開槍了,任何人要走就放他一條生路。

剛剛過去的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美國之音記者葉兵近期訪問了原《炎黃春秋》雜誌社副社長鬍德華,他的父親、已故中共領導人胡耀邦生前直接參与主導了改革開放這場歷史性變革。

胡德華先生回顧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兩個開創性舉措——建立深圳特區以及吸引外資成立合資企業。據胡德華介紹,70年代末胡耀邦一行在廣東視察,乘船遠眺香港,下令當地官員不得對逃港人員開槍,又受到中英街賣菜農民啟發,倡導深圳特區的探索初創。通過引進了日本資金和技術,建立了首條合資電視機生產線,大為促進了中國電視機產業現代化,但在此過程中,遭遇了黨內保守勢力的竭力反對和阻撓。

胡德華:79年(胡耀邦)到廣州去視察,當時到了廣州之後,因為葉劍英元帥跟他特別好,也是他的上級。然後他就跟葉帥說:“葉帥,我們到廣州來考察,我們想看看你去。”後來葉劍英說:“耀邦,你先到下面看一下吧,我回到家鄉我感到很難受,我們家鄉老百姓生活還不如我們出來鬧革命那個時候好。”

不許開槍,放逃港者一條生路

這是在蛇口,他後來又到深圳,在沙頭角。然後到沙頭角,天慢慢的就黑了。天黑了之後,他就讓當地政府找了一個船。老是說香港怎麼樣,香港還沒去過呢,咱能不能兜一圈看看。然後找了個公安的一個巡邏艇,然後大家就圍着香港兜了一圈,就上來了。在開始的時候(地方官員)就跟他來彙報,說有什麼問題。說我們這邊逃港的人特別多,開槍都擋不住。說,黨中央啥意見?後來他說,開槍不要再開槍了,任何人要走就放他一條生路。

開發港深地利,吸引外資

然後他們上了岸就走唄就看唄。像我爸這人也愛隨便敲門就進人家。他就走,他就看,走到有一片很好的房子,然後他敲門進去了。一看這一家有彩色電視機、有錄音機,還有洗衣機,反正全套的家電都有,他就吃一驚。他就問,老鄉,你們這些家用電器,都是哪裡來的啊,怎麼來的啊。我們這些大幹部,省里來的幹部也沒你們全啊,你怎麼來的啊。後來這些人說,我們是種菜的菜農,我們每年要種菜交給國家之後,我們還有一部分菜,因為我們中英街是開放的,我們是沙頭角的人,所以到中英街就很方便,我們交給國家,我們還自己吃,吃不完我們就挑着擔子到中英街去賣。

這個有啟發,大家怎麼來,來考慮把這個事情給它做好,說我們能不能把這個毗鄰香港,毗鄰澳門還有其他,比如對台灣,對什麼地方,能不能把這些地方都給它實行一個特殊政策。特區,中央不投錢,用特殊政策吸引港資,吸引外資,我們來做這個,很快就發展起來了。這麼從一個邊遠小漁村,就通過邊緣革命就發展成今天的樣子。所以我覺得,這也是邊緣革命。所以中國特區的建立不是哪一個人,更不是誰憑腦袋想畫一個圈。

首條合資彩電生產線

第一條合資的電視機生產線,是福日牌電視機,是福州電子儀器廠,跟日立來合資的。當時合資又是受到咱們黨內的這些計劃(經濟)人員的嚴厲批判。我記得薄一波說,有一台電視機賣到國內來,就是賣國。

福日電視機進來之後,我們國家電視機的技術水平,生產水平和檢測水平提高了至少四十年,甚至五十年。為什麼這麼說,我們國家當時70年代電視機水平就是蘇聯五十年代轉讓的什麼紅寶石、藍寶石電視,基本就是那個水平,而那個水平又是美國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的水平,所以這才奠定了我們國家家電大國的地位。

但是非常痛心,因為這個福日電視機廠,項南書記和張遺副省長又受到了黨內處分,所以這個保守勢力和阻擋改革開放的力量是強大無比,最後連他們的總後台,像耀邦書記,紫陽總理統統全完蛋。所以大概整個改革這一段是一個悲劇來結束。

(根據採訪視頻整理)

附註:項南(1918年11月-1997年11月10日),原名項道成,1980年至85年,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在改革開放初期頗有建樹,但頻遭黨內保守勢力打擊掣肘。據《中國改革先鋒項南因“晉江假藥案”蒙冤下台》一文作者孫長江介紹,1980年秋,“項南剛登上福建省委常務書記崗位,就遭遇舊體制的頑固抵抗,改革開放步履艱難。無論是落實‘農業生產責任制’、平反地下黨冤假錯案,還是創建廈門經濟特區,他都遇到重重阻力和困難。”文中說,“項南遭遇的阻力,並非僅僅來自地方;種種居高臨下、上綱上線的訓斥、責難,乃至‘黃牌警告’,更使他步履艱難:搞廈門經濟特區招商引資,‘理論權威’胡喬木就在中央會議上危言聳聽地大講‘舊中國的租界’;與外方合資生產‘福日’電視機,又有高官說這是搞‘殖民地性質的企業’;支持為企業家‘鬆綁放權’,有人就質問你還要不要黨的領導;嘗試突破計劃經濟體制的束縛,有人更是以種種堂而皇之的理由限制和打壓;支持福建農村發展鄉鎮企業,有人就要追究他支持‘賣假藥’的責任,直至演出‘晉江假藥案’的鬧劇。”但項南堅持原則,至死不認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