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輝:鮮為人知的「兩彈一星」專家被紅衛兵打死經歷

她看到姚桐斌〝直挺挺地躺在沙發上,白襯衫血跡斑斑,灰褲子上也是污血和臟土。由於他個子高,兩隻腳伸在長沙發的扶手上,一隻腳穿着襪子和布鞋,另一隻腳光着,沒有鞋襪。頭在沙發另一端的扶手上,玳瑁眼鏡不見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如此慘烈的場景,讓她肝膽欲裂。

幾日前,中共〝兩彈一星功臣〞、中國科學院院士任新民去世的消息佔據了各地網站的重要位置。〝兩彈一星〞指的是核彈、導彈和人造衛星。根據中共官方資料,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於1964年10月16日爆炸成功,中國第一顆裝有核彈頭的地地導彈於1966年10月27日飛行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1970年4月24日,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成功。

中共能在建政後短時間內掌握〝兩彈一星〞技術,除了有蘇聯的幫助外,還主要依靠大多是從海外歸來的23名科學家,當局將他們視為〝兩彈一星元勛〞,並在1999年授予或追授功勛獎章。這23名科學家除了任新民,還有于敏、王大珩、王希季、朱光亞、孫家棟、吳自良、陳芳允、陳能寬、楊嘉墀、周光召、錢學森、屠守鍔、黃緯祿、程開甲、彭桓武、王淦昌、鄧稼先、趙九章、姚桐斌、錢驥、錢三強、郭永懷。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這23人中除了少數受到特殊保護外,很多人同樣沒有逃過中共的迫害。

導彈與航太材料專家姚桐斌被活活打死

姚桐斌,是著名的導彈和航太材料與工藝技術專家,中國導彈與航太材料、工藝技術研究所的主要創建者之一。早年曾赴英國伯明罕大學工業冶金系留學,1951年獲博士學位。1954年赴聯邦德國亞亨工業大學冶金系鑄造研究室任研究員兼教授助理。

在英國留學期間,姚桐斌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組建的〝中國科學者協會英國分會〞和〝中國留英學生總會〞。在德國工作期間,他受中共的宣傳影響,在瑞士加入了中共。1957年底他選擇了回國,曾先後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材料研究室研究員、主任,材料研究所所長,主要研製火箭材料和工藝。那時的他充滿了為國家做貢獻的豪情。

憑藉着姚桐斌等人紮實的學術功底和不斷的努力,從1961年到1964年,該研究所共開展了500餘項課題研究和技術攻關,取得了一大批科研成果,打破了蘇聯等其它國家對中共的技術封鎖,讓正與蘇聯交惡的中共欣喜不已。20世紀80年代曾做過一個統計,當年姚桐斌主持提出的預先研究課題,約80%已用在了火箭開發上。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兩耳不聞天下事,一心一意聽中共的話,為技術進步不懈努力的專家,卻在其所尊崇的〝毛太陽〞發動的文革中被活活打死。

文革開始不久,從國外歸來的姚桐斌就被批判和批鬥。據其夫人彭潔清回憶,1968年6月8日,是個星期六,她急急忙忙離開學校回家。當她剛上樓,家門就打開了,保姆告訴她一個噩耗:姚桐斌被打死了。她頓時感到一陣眩暈,站在門外一動不動,任由手袋掉在地上。三個驚恐的孩子跑過來將她拉進了家門,並哭成了一團。

這時她看到姚桐斌〝直挺挺地躺在沙發上,白襯衫血跡斑斑,灰褲子上也是污血和臟土。由於他個子高,兩隻腳伸在長沙發的扶手上,一隻腳穿着襪子和布鞋,另一隻腳光着,沒有鞋襪。頭在沙發另一端的扶手上,玳瑁眼鏡不見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如此慘烈的場景,讓她肝膽欲裂。

原來,當天一群紅衛兵闖進了姚桐斌家,先是打了他一頓耳光,接着將他連拖帶推地架下樓去,進行毒打。〝一個傢伙一面狠狠地踢桐斌的會陰部,一面歇斯底里地嚎叫着,他的吼聲引來了更多的暴徒。這時有兩個暴徒舉起鋼棍,向姚桐斌的頭部猛擊,鮮血立刻冒出,他倒下了〞。這群暴徒並未甘休,繼續將其拖到他們的〝總部〞。待他們發現人已不行,又趕快送回了其家樓前的人行道上。

姚桐斌的鄰居和保姆趕快將其送到醫院搶救,卻被拒絕醫治。鄰居和保姆只得將其抬回了家。由於他頭部幾處受重傷,最終慘死在家中,時年46歲。據悉,操縱這起惡性事件的當權派們並未受到追究。

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中共授予了姚桐斌〝烈士〞稱號,人已經死了,這樣的〝榮譽〞又有什麼用呢?

核子物理學家鄧稼先夫婦被批鬥三姐自殺

提起鄧稼先的名字,很多人馬上會將其與核子試驗聯繫在一起。畢業於西南聯合大學的鄧稼先,於1948年赴美國留學並獲物理學博士學位。1950年回國,1956年加入中共。曾任核工業部第九研究院副院長、院長,核工業部科委副主任等,負責原子彈、氫彈的研製,其領導完成了原子彈的理論方案,並參與指導核子試驗的爆轟模擬試驗。生前共參與了32次核子試驗,其中親自去羅布泊指揮試驗就達15次。因為缺乏必要的防護,長期受輻射傷害的他,最終患直腸癌去世。

文革中,鄧稼先及其家人同樣沒能避免厄運。鄧稼先的夫人、北京醫學院的教授許鹿希,先是被打成彭真、劉仁〝黑市委〞的〝黑幫分子〞,貼大字報的漿糊弄了她一身,使她精神幾乎崩潰。當時鄧稼先不見妻子回家,就到北京醫學院尋找。當他看到妻子被批鬥後的慘景,心都快碎了。

其後,鄧稼先甚為敬重的三姐,因忍受不了造反派無休止的折磨,選擇了自殺。

1971年,文革狂風侵襲九院,鄧稼先、于敏、趙九章等人也被集中到青海基地遭受批鬥。許鹿希說,那時〝四人幫〞有個計劃,要把搞核武器的人打掉。當時有個口號:〝會英文的就是美國特務,會俄文的就是蘇聯特務〞,可見迫害之烈。其後,因楊振寧從美國來訪,中共將鄧稼先放回了北京。

這裡還要說一說鄧稼先最優秀的弟子、名不見經傳的研究員趙楚。網上有帖子披露,核彈最關鍵的核心技術需要攻克一個無比複雜的函數方程,而攻克這個方程式的正是趙楚。由於方程過於複雜,只有趙楚一個人會算,為了方便別人使用,他做了一份好幾頁的多元函數對照表,造每一顆核彈需要的最關鍵資料,都要從表上查閱。為了保密起見,這份表只有一份,收藏在大西北荒漠深處某核彈工程基地的一間密室里。

文革爆發後的1969年,趙楚遭到批鬥,並被造反派鎖進了存放那份關鍵函數表的密室。三天,吃不到一粒米,喝不到一滴水的趙楚,決然將那份獨一無二的函數表,吞進了胃裡,隨後咬牙用鋼筆尖挑開了自己的動脈自殺。

鄧稼先聞聽後,悲痛欲絕,將建立那個關鍵的函數方程所需的一切資料折成紙錢,在趙楚的墳前焚毀。也就是從那時起,中共製造核彈最關鍵的部分失傳了。

1986年鄧稼先去世前,中央派去的幹部焦急地立在他的床頭,幾乎以哀求的口氣求他重建函數方程。鄧稼先的回復是:我閉上眼睛,就看到趙楚的血,他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讓毀滅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該掌握它的勢力手中,對人類是一種犯罪。這樣的晚醒悟已經太遲了。

核子物理學家錢三強夫婦被下放

錢三強是中國第一代核子物理學家、中國近代原子能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其妻子何澤慧與其是巴黎大學居里實驗室的同事,他們被稱為〝中國的居里夫婦〞。

1948年5月,錢三強與何澤慧夫婦懷着報效祖國的心愿回到了中國。在1955年中國核武器研製計劃秘密誕生後,錢三強成為了一個特殊人物,主導原子彈的研製。

錢三強選用年輕的鄧稼先出任二機部九所理論部主任,鄧稼先成為中國原子彈理論設計實際上的總負責人。在錢三強等人的調動和組織下,中科院、二機部以及後來成立的核工業部第九研究院三家,合在一起處理一系列原子彈、氫彈研製過程中的技術問題。

1964年10月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當晚,錢三強接到通知要參加一個批判會,聽取大家的批評和意見。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今天原子彈上天,下午通知我,聽聽廣播,5點到7點開會,對我提意見,把我送下鄉搞‘四清運動’,這使我想起一位中共幹部說的一段話,實際生活是複雜的,將來你會知道黨內也還有鬥爭。當時我還不理解,十年後我才理解了這句話的意義。〞

錢三強去河南搞〝四清〞,連名字也被改成了徐進。〝四清運動〞是文革的前奏,短短的兩三年里就有500多萬人挨整,7萬7千多人被迫害致死。

文革爆發後的1969年10月27日,錢三強接到通知,讓他三天內離開北京,去陝西合陽〝五七幹校〞。走之前他壯着膽子提出,希望能和何澤慧一同到幹校去勞動,好相互有個照應。當時他的要求沒有被批准,直到12月1日,何澤慧才被批准去了合陽幹校。當時的錢三強已年逾花甲,對各種農活很陌生,但還是什麼活都得干。錢三強夫婦的三個孩子,也被下放到陝西農村。

1992年錢三強離世,1999年中共授勛,被中共生前死後當成愛國道具的錢三強,地下有知會作何感想呢?

物理學家王淦昌罪名無數

著名物理學家王淦昌於1998年離世。他是中國核武器研製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早年留學德國柏林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後受中共的影響回國,其主要研究成果包括:1941年關於探測中微子的建議;1959年在蘇聯杜布納聯合原子核研究所發現反西格馬負超子;1964年關於核聚變實驗的設想;1984年關於受控核聚變的建議,以及參與研製原子彈氫彈的工作。

1957年反右運動中,被王淦昌召回的在浙江大學工作的學生許良英和周志成,都被打成了右派。王淦昌給予他們儘可能的幫助,甚至從四川核基地按月給許良英寄出30元錢,支持許的生活。

文革爆發後,王淦昌也成為批鬥的對象,〝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活命哲學〞〝擾亂軍心〞,罪名數不清。甚至同情和支持王淦昌的人,也被抓了起來,還用假槍斃逼嚇,要其交代與王淦昌的關係。

活過文革的王淦昌繼續從事科研工作,不知彼時的他是否對中共有了新的認識?

光學專家王大珩掃廁所

出生於日本,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物理系技術光學專業的王大珩,被中共視為〝中國光學界的重要學術奠基人、開拓者和組織領導者〞,他在雷射技術、遙感技術、計量科學、色度標準等方面都做出了重要貢獻。

1949年中共建政後,原本在英國工作的王大珩選擇了回國,在大連大學短暫任職後,前往中國科學院長春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任研究員和所長。長春光機所是當時技術力量較強的研究機構,上世紀60年代初,精確測量導彈運行軌道參數等一批大型國防工程陸續在這裡上馬。

文革爆發後,初期因受到軍隊保護,光機所沒有出什麼大事,但隨後在吉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王淮湘的支持下,時任吉林省科技局黨組書記、局長的單奎章將光機所166名老科學家和青年科技人員打成特務,有10位科技人員被害死。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的王大珩則被發配到下面勞動看管,而其沒有遭到更嚴重迫害的主因是他還要主持國防科研工作。王大珩索性主動要求掃廁所,他後來說:〝就是堵住他們的嘴,這也是一個策略吧。〞

1977年,在鄧小平的批示下,〝166人特務案〞被中共〝平反〞,時任中組部部長的胡耀邦稱此冤案〝駭人聽聞〞。

地球物理和空間物理學家趙九章自殺

趙九章是地球物理和空間物理學家,是把數學、物理引入中國氣象學的第一人。早年他清華畢業後,赴德國柏林大學學習,並獲得博士學位。回國後,曾任西南聯大教授。

中共建政後,趙九章擔任中科院地球物理所所長,〝651〞衛星設計院院長,並參與創建中國科技大。他主持制定了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研製方案計劃和衛星系列規劃設想等。

文革爆發後,1967年,中科院〝造反派〞開始奪權,趙九章每天都被押到大街上遊街,而且脖子上還要掛一塊方方正正的看板,上寫〝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幾個大字。遊街完畢,再回到科學院接受批鬥,晚上還得趕寫檢查和交待。1968年初,他又被押送到北京郊區的紅衛大隊勞動改造。造反派在他脖子上掛起一個大牌子,上寫〝打倒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然後再在上面打上一個大黑叉。同年10月26日,趙九章在凌晨寫完檢查後服安眠藥自殺。終年61歲。

其他元勛的故事

23名〝兩彈一星〞元勛中遭受迫害的不僅僅是上面列舉的幾人,因為篇幅所限,其他人只能簡單述之。

火箭專家屠守鍔,文革被扣上了〝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橫遭批鬥。

理論物理、粒子物理學家周光召文革幾次被抄家,並遭到批判。幫其照顧孩子的岳父母也被趕走。

中國航太科技專家和自動控制專家、自動檢測學的奠基者楊嘉墀,文革中被停止了一切行政職務,下放到單位食堂勞動,白天還要寫檢討。

無線電電子學、空間系統工程專家陳芳允,文革開始後即被撤職,下放到陝南一家工廠當工人進行〝鍛煉〞、〝改造〞。

空間返回技術專家王希季,文革被批鬥。因降落傘強度試驗,傘沒打開,模型被摔碎而被認定是〝階級鬥爭新動向〞,他被〝請〞進學習班。

著名力學家應用數學家空氣動力學家郭永懷,因留學美國的經歷成為〝美國特務〞,在單位接受審查。1968年因飛機失事喪生。

核子物理學家于敏在文革期間,與鄧稼先等人一起被送到青海基地批鬥,是因為軍管領導曾脅迫他將某次試驗中的技術問題定調為科研路線問題,但他拒絕聽從。

結語

中共這些〝兩彈一星〞的功臣,在客觀上起了某種程度的助紂為虐的作用。他們很多人遭受迫害的經歷,可以讓人看清與中共共舞的危險,讓人反思。或許鄧稼先的晚年醒悟可以警示他們的追隨者:讓毀滅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該掌握它的勢力手中,對人類是一種犯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