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18名音樂人全部吸毒販毒被一鍋端 多是浙江富二代

近日,臨海市公安局古城派出所在台州市局有關部門的協助下,於近日成功搗毀了一個吸販毒團伙,抓獲涉毒嫌疑人18人。

這18個人,身份、經歷竟都極其相似,家境殷實,多數有出國留學經歷,愛好音樂,回國後相繼組建、參加樂隊,經常到各地演出。

這群令多少年輕人艷羨的“驕子”,剛踏足音樂圈準備摩拳擦掌闖出一片天地,卻因為沾染了毒品,紛紛跌落,自毀大好前程。

1

偶然間

4個年輕人初嘗大麻

20歲出頭的黃小新,父親在臨海當地辦了一家頗有知名度的企業,家境優渥,高中畢業父母就花重金送他去美國留學。回國之後,黃小新聽從父母安排到家中的企業上班,日子也過得無憂無慮。但從小有音樂夢想的黃小新並沒有安於現狀,多種場合之下認識了3個同樣喜歡rap音樂的朋友:小揚、阿正、阿康,其中小揚還是當地一支小有名氣的流行音樂樂隊主唱。四個人愛好相同、性情相近,經常一起流連各大酒吧、KTV。

2017年十一期間,黃小新偶然得來兩支香煙,給他煙的人還故作神秘地告訴他說裏面夾了大麻。黃小新一聽,趕緊找來三個好朋友“有福同享”。四個人小心翼翼地點燃了這兩支香煙,輪流吸着,但兩支香煙吸完,四個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這次真假難辨的“吸大麻”經歷,讓幾個人都對大麻產生了強大的好奇心,越來越覺得吸大麻是一件時髦刺激的事兒。

2

多次聚眾吸販毒

他們越來越大膽

2018年2月,阿正通過網絡買到了少量大麻,四個人又一起分着吸食了,漸漸感受到大麻帶來的迷幻。此時,四個人正在籌備屬於自己的Rap樂隊,音樂夢正悄然升起。

2018年4月,四人正式創辦了音樂工作室,他們的Rap樂隊開始在各大夜場走穴演出。而大麻的身影,也越來越多地在他們的生活中出現,他們越來越依賴這種恍惚興奮的狀態下的演出感受。

多次吸食大麻都沒被發現,心存僥倖的他們愈加大膽,開始分頭尋找購買大麻的渠道,合夥湊錢買,或者一人買了後再轉手賣給其他人,然後聚到音樂工作室里吞雲吐霧、醉生夢死。

2018年9月,阿康獲知曾和自己在椒江合租房子的室友大文在賣大麻,便聯繫上了大文。兩人當初也是因為音樂相識,阿康一開口,大文就給了個椒江某小區的定位地址。阿康和阿正連夜開車到椒江,找到大文微信里的定位地址,果然在花壇里的灌木叢中找到一個塑料瓶,裏面藏着4小包東西,正是他們要的大麻。兩人又快馬加鞭趕回臨海,把大麻分賣給了小揚和黃小新。

警方在提取頭髮樣本用於吸毒檢測

3

兩支樂隊抓了18位“癮君子”

然而,這次交易的第二天,大文便因販賣毒品被臨海警方抓獲了。心有餘悸的阿康從此不敢再吸,黃小新等人仍不惜鋌而走險,繼續通過非法途徑購買大麻,小揚所在的另一支流行音樂樂隊成員們也早已沉迷毒品。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2018年9月,古城派出所的 警察順着線索抽絲剝繭,在市公安局有關部門的協助下,在接下來3個多月的時間內,圍繞嫌疑人展開不懈核查,陸續將這兩支樂隊共18人抓獲歸案,經檢測四氫大麻酚酸(大麻)成分陽性,均涉嫌販毒或吸毒。目前,該案已起訴11人,行政拘留12人。(文中均為化名)

大麻的危害

大麻是一種成癮性很高的毒品,而且危害性很大。許多接觸大麻的人後期往往無法自拔,終日受控於大麻,過着非正常人的生活,非常痛苦。

危害一:小劑量的大麻,會讓吸食者產生洋洋自得的感受。獨自吸毒者表現為嗜睡,有鬆弛感。

危害二:若有幾個人在一起吸,則表現為莫明其妙地傻笑、愚蠢式歡樂唱歌等,這類吸毒者的記憶力會受損害。

危害三:對時間、空間發生錯覺,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原來只有幾分鐘的時間,覺得有好幾個小時。

危害四:吸毒者的平衡功能發生障礙,站立不穩,雙手也會不由自主地震顫。

危害五:如吸入大劑量大麻,吸毒者會產生大麻中毒性精神病。出觀幻覺、妄想和類偏執狀態,伴有思維紊亂,自我意識障礙出現雙重人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