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躍進中的另類民謠 還顛覆 「官謠」

——對大躍進政治本質的思考

為紀念中共發動大躍進50周年,很多媒體重又發表了許多讓人哭笑不得的當年的民謠。其中,代表作是:“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勒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這倒是可以作為吹牛皮、放大炮、荒誕不經、為滿足一人野心而充當炮灰的百丑圖,進入歷史紀錄。可不是么,竟有4600萬個“玉皇”和“龍王”活活的被餓死了!

民謠代表民意,所以古代有“民謠為證”的說法。大躍進中的民謠,則代表官意,或者說是被“愚民化”了的民意、被強姦了的民意。代表真正民意的民謠有沒有呢?有倒是有,但當時立即就被就地消滅,甚至連作者也被驗明正身,執行槍決了。因為彭德懷作為右傾機會主義頭子被打倒,而彰顯出一首民謠:“谷撒地,薯葉枯,青壯煉鐵去,收禾童與姑。來年日子怎麼過?我為人民鼓與呼!”這應該說是在郭沫若、周揚編輯的《紅旗歌謠》(“官謠”)之外的真正民謠。

我還能記得的幾首真正的民謠,是我當時在黃泛區“五二農場”勞動教養時,親耳聽到當地群眾親口說出的。不過,需加說明的是,這裡遠沒有鄰近的信陽地區境況悲慘。

一日三餐

清早的饃,兩口嚼。中午的麵條撈不着。晚上的稀飯照月亮;大人喝了餓得慌,小孩喝了光尿床;一巴掌打到街門上:毛主席您想一想,群眾的生活怎麼樣?

哪管百姓死活

大幹部,大吃二喝;小幹部,小偷小摸;社員們草根、樹皮撈不着;毛主席坐北京,哪管百姓死活!

照相館

端起碗,照相館;要想全隊照合影,所有社員圍着鍋台往裡看。

社會主義優越性

社會主義工業化,不拉犁就拉耙;社會主義好!天天吃不飽;社會主義優越性,吃不飽還不敢吭,吭吭就是反革命。

另外,我在一些人的回憶錄里,也有所發現,例如:

張大軍先生寫的《“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餓得啃磚頭”——我母親所親歷的河南信陽大饑荒》。

安徽亳縣,在59、60兩年中餓死30%人口,兩萬多家庭絕戶,人吃人現象發生於多處,60%耕畜死亡,房屋倒塌十萬間以上,80%的林木被砍光。當地有民謠:

“今反右,明反右,反得社員吃人肉”。

四川民謠有﹕“說大話﹐使小錢﹐賣勾子﹐過大年”。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政策有變化,領導說話不算話。

非常可惜!這些“為人民鼓與呼”的民謠,絕大多數都已經散失、遺落、銷聲匿跡;加以搶救、收集、整理是很有必要和刻不容緩的,是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的。

還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群眾對“官謠”的民間理解。例如,為當時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口頭禪:“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群眾把“橋樑”理解為“瞧糧”,說:“人民公社是瞧糧——瞧着糧食不能吃;到不了共產主義就早都上了天堂。”這可是徹頭徹尾的歷史唯物論啊!謂予不信,請看信陽事件餓死了105萬農民的真情實況:當時因同情農民、被劃為右傾主義分子的地區專員張樹藩、生前為歷史留下了第一手珍貴資料:“從信陽事件中可以看出,我們的廣大人民群眾真是太好了。當時信陽地區餓死那麼多人,並非沒有糧食,所屬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但群眾寧願餓死,也沒有搶過一個糧庫。”(《葉落蕭蕭江流滾滾》,頁466)農民在上天堂前,可都是大眼瞪小眼、眼巴巴地在瞧着糧滿倉啊!

“一天等於20年!”的口號是夠豪邁的,但群眾理解為:“舊社會日子不好過;度日如年。新社會,大躍進,一天等於20年!”更把毛主席他老人家說的:“成績是基本上的,但有缺點,這是必然的。”怒氣沖沖地篡改為:“成績是雞巴上的!”消消氣才接着調侃下去:“蛋有缺點,這是逼染的。”

這不是在說下流話,而是蔑視、怒罵下流人,怒罵視人命為螻蟻、浮誇成績、荒淫無道的暴君。

還有與“谷撒地,薯葉枯,青壯煉鐵去,收禾童與姑。”相呼應的民歌:“麥子告狀真可怕,為什麼叫我生了芽;高粱告狀真可憐,放到村外過了年;玉米告狀真是苦,不讓回家來見主;豆子告狀真傷心,地里哭的淚淋淋;穀子告狀數我小,凍的我是光喊叫;白菜告狀我是寶,唯有今年長的好,凍的流膿往糞堆上拋;蘿蔔告狀真可氣,放的我渾身流水脫了皮。”

深翻地的結果是∶“玉茭上了吊,棉花吊了孝,豆子放了炮,玉米穀子睡了覺,山藥蛋花生尿了尿,胡蘿蔔白菜凍的叫。”

2008-7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