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高層震怒 整治秦嶺違建 聽西安夥計給你道道內幕

這幾天一直下雨,西安城秋意闌珊,冷得不行。

周末沒事,一個夥計非要拉着我進山去看拆別墅去,說美得很,長這麼大沒見過,再活幾十年也未必能看見。

我實在不想動彈,就說“拆遷有個啥嘛,又不是沒見過,還不是挖掘機一擺,房倒物塌,還土大的,有個球看頭?”

這個貨已經看過兩次,很是上癮,每看一次清氣上升、濁氣下降,全身上下都舒坦,連說話都幽默了;“這你就不懂了,啥時候見過價值上千萬的東西在你眼前,一下一下變成瓦渣灘;上百棟別墅個個裝修豪華,一夜之間沒人認領;還有人家那些佔地十幾畝、幾十畝的私人莊園,你平時連門都找不見,現在也放平了,美,真美,看着真過癮,連秦嶺都看着豁亮了,心情能不好?”

這傢伙繼續吹:“天氣好的時候,挖掘機旁邊還配的是洒水車,這邊挖的通通通,那邊水一噴,一棟別墅一道彩虹,活了幾十年沒見過!”。

幾個夥計相跟着看車進山,想辦法混進去,一看,果然場面壯觀:

幾十台挖掘機、破壁機張牙舞爪,一棟棟看着高大上的別墅,不管是聯排的還是獨棟的,都哆嗦着慢慢倒下。

一上大機械,房子好壞馬上高下立判。

有些房子蓋的真好,挖掘機根本挖不動,得先上破壁機把主要結構破壞,才輪到挖掘機下手。

破完地面部分,還要在打地下結構,不然還是弄不動。

給等着三班倒換班的司機髮根煙,開始諞,才知道這一陣子,幾乎半個西安的大機械都來南山根兒掙錢了。

一個班8小時,現錢4000元,干一天補貼台班費(機械運輸)1200元,人歇車不歇,連軸轉,真是好生意。

可是,剛開始大家幹活沒經驗,半天搞不定一棟別墅,好鋼筋好水泥整體澆灌的混凝土主體,你想放倒可真不容易。

把挖機齒牙都別斷了,還是啃不動。

工期很緊,一天拆倒多少棟別墅都是硬指標,眼盯着這大把的現錢掙不上,後來大家現場商量找竅門——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才想到好辦法——先破壞主體結構,再上挖掘機,輪流作業,果然進度大進。

叼根煙找個高處看熱鬧,真像美國大片《變形金剛》上的場景,一大排機械紅綠相間伸出巨爪,橫行無忌見房就挖,相互追逐賽着勁破壞人類的建造物,整體劃一排列的別墅群根本不是對手——呻吟着倒退,哆嗦着屈服,美的瞬間變成丑的,紅瓦白牆瞬間撕裂崩塌,最後房倒屋塌、鋼筋猙獰,變成青山綠地背景下的一堆垃圾。

看着那個貨那麼興奮指手畫腳,幾個夥計都不理解:覺得這麼好的房子拆了太可惜,如果實在沒人要,給我一套也行。

給你,你臉長得白?

大家都笑。

出山坐到農家樂,鄰桌几個也是進山來看拆別墅的,一幫人開始胡諞漫談起來。

看拆別墅上癮的這個貨,終於說了實話。

原來他6月份就來看過兩次,人託人,一個夥計給介紹的,說是這裡有幾套別墅人家要低價轉讓,市值300萬,一百七八萬就轉手,說是急着用錢。

他有些心動,畢竟在秦嶺能有棟別墅也是有面子的事。

跟媳婦來看了兩次,房子真好,環境也不錯,就是要一把清,自己的錢有點不湊手,最後猶猶豫豫放棄了。

誰知道7月30日頭一批就給放倒了,當時他專門到現場來看——差一點呀差一點,膽戰心驚還幾天,幸虧當時沒買,要不然100多萬元直接就撂倒水裡了。

這貨堅持認為,人家賣別墅的有內部消息,知道上頭這一回要下硬手,才急着出手給人挖坑!

他祖宗保佑沒上圈套,保不準有人就跳了坑。

旁邊聽的人都不信,說不至於吧,上頭重大決策一般人能知道?

這貨急了,說:你真是個老實娃,吃瓜的瓜慫,你真的當在秦嶺蓋別墅的和買別墅的,都是一般人?!

陝西人愛抬杠,不是一般人,還是二般人?

真有一個夥計不服氣,翻出微信說,你看人家說海航建的“草堂山居”就是“五證齊全”的,好多都是老百姓買的,有個人可憐的,房子拆了還得給繼續銀行還貸款!

現在把2015年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給取消了,才變成違建給拆了,這些人太冤了!

這貨繼續振振有詞——

你光看見賊挨打沒見過賊吃肉,你以為這是百姓維權,叫我說,這叫富人撒嬌!

你沒看那個規劃許可證上批的是“海航西安草堂科技產業配套園”,你這142棟281套別墅,不能說是科技產業吧。

人家戶縣(鄠邑區)區長說了,拿旅遊用地搞住宅開發不是違建是啥?

何況這一回拆別墅還給你保本,多錢買的多錢退,這就不錯了!

誰還不知道,海航當時的那幾個證是咋樣辦下來?

秦嶺跟前周至戶縣到長安,幾十個項目都蓋別墅,多年來大家見怪不怪,誰不想辦手續弄個合法的正經身份!

問題是國家有規定,秦嶺底下就不準搞房地產,都辦不下來手續,就你“草堂山居”長得呶,臉大,單給你發個證?

還不是送錢送別墅,有人打招呼辦下來的。

說好聽是有本事能辦事,說不好聽的就是拿錢砸下來的!

你還想西安房價上漲,給你補損失?

根本不可能,還有些別墅從頭到尾沒人認領你咋不說哩。

上頭不會跟你們幾個有點閑錢買別墅的平頭百姓較勁,明白人都知道這叫講政治,啥叫講政治?

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立規矩——用陝西話說就是要做個娃樣子——不能幹的就是不能幹,幹了也得扳過來。

這些人冤不冤我不知道,反正五六百萬你我都掏不起。

我光知道這個“五證齊全”要放倒一大批人呢,你後悔,那些戴帽子的胡弄的,這一會兒估計把腸子都快悔青了。

一幫人都說不過這個貨,慢慢閉了嘴。

一幫換班的司機也來吃飯,紛紛說著進度,過幾天哪裡還有活路。

在他們嘴裏拆別墅就是一個活兒,誰掏錢給誰干,管他誰是主家誰哭誰笑。

只是工期催得緊,垃圾拉不及,甚至各大廢渣場爆滿,一時半會沒處倒,最後沒辦法只能就地掩埋,上面鋪一層一米厚的黃土,撒上些麥子,一場雨就馬上綠茵茵一片了。

這卻提醒我,馬上節氣到了,十月一,要種麥子了。

不知怎的,眼前出現一個場景:100年後,三秦的子孫後代已經不知道這裡曾經發生過一次轟轟烈烈的拆別墅運動,不小心挖開,弄不好當成兵馬俑一般研究。

那時秦嶺還是秦嶺,山水還是山水,草堂還是草堂,一切像從未發生一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今西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