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夏明: 習氏中共會統一台灣嗎?

習近平發表對台講話後,有人解讀習近平更強勢了,有意無意對台灣的恐懼情緒推波助瀾;有人說,習近平已可直接操控台灣選民了,甚至連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可以不睬。

我要說三點:第一,習近平正站在流失的沙灘上,其權力基礎和權威都在迅速消失。他的恐嚇就是對他的權力競爭者的表演,也是想煽動大中華民族主義狂熱的最後伎倆。第二,蔡英文的外交和大陸政策根本沒有錯。她的堅定意志、明確方向和低調作風,把台灣作為美國擔憂的中美衝突的根源轉變成重點關注對象。台灣在中國歷史轉型中的道德地位得到提升,在美國印太戰略調整中國際地位得到提高。第三,為何蔡英文的訊號沒有被多數選民伸出天線、調準波段來接收?領袖的最大夢靨是自己義無反顧往前沖,結果回頭髮現民眾跟不上。原因何在?如何補救?

對於中共的危機,早在2008年我就提出國家主義盛滿則衰的觀點,並因此被冠以“唱衰中國的海外自由派”。習近平修憲廢除任期制後,我又提出習患上“愛麗絲的蘑菇法力綜合症”:習在中國經濟膨脹後對香港、台灣甚至美國都趾高氣揚;在中國走向金融風暴、人口懸崖、霧霾、豬瘟和貿易戰後,還沒有認知能力意識到膨脹的大塊頭已經開始漏氣,進入四川人所說的“提虛勁”。

習近平揮舞武統大棒,是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在美國《對台旅行法》通過後,已是空言無補;他騷出的“胡蘿蔔”更是畫餅充饑。在中共處處與台灣作梗和給台胞添難的情況下,在中共經濟危機火燒眉毛並在西方各國圍堵的尷尬下,何來底氣和資源讓“台灣同胞的民生福祉會更好”?

什麼都敢想什麼都不能

所以,我要問:習氏中共會統一台灣嗎?這裡的“會”包括兩個含義:主觀上的“想”和客觀上的“能”。習近平的問題是,什麼都敢想,什麼都不能。在給世界經濟提供引領、給全球貢獻中國方案和率領全民共做中國夢時,習是有大躍進加洋冒進的疊加雄心的。可是,碰到華人文化圈第一位民選女總統,習的男權霸道對台灣民主的軟實力和世界民主聯盟捍衛自由民主價值和體系的決心,還真是沒有勝算把握。

台灣在1950年以後的數十年間取得GDP平均增速世界第一的傲人業績。在全球化的世界經濟體系中,尤其在印度騰飛、東盟繼續成長的環境下,只要台灣領袖和人民不失去意志、自信、風險意識和頑強的打拚精神,跨越了中等收入國家陷阱的台灣就不會坐以待斃。

但為什麼在去年11月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會遭遇滑鐵盧?當然內因外因都有,我只說外交原因。蔡英文外交政策有聯美、親日、南向和防共等內容,但在選舉中,柯文哲的“美國不靠譜”說、韓國瑜的“大陸金山”論、二人的“兩岸一家親”和公投針對的“日核輻食品進口”,都是直接挖現政府的牆角。問題是,台灣民眾不知道大陸真實經濟危象,不知道美國特朗普可能不靠譜、但民主體制難以撼動,不知道世界沒有多少國家在杯葛日本食品,不知道台灣民主自由的價值和面臨的嚴峻危機。如果美國都在驚呼“專制主義會在美國出現嗎?”,台灣民眾豈可只一心拼經濟?

問題出在哪兒?當然是聯繫領袖——民眾二層溝通的意見領袖和政府的主要班子。民間有沒有智慧來解構九合一選舉中流行的迷思?民主理論有沒有創造力來破除習近平拋出的“歷史決定論”、“家國天下觀”和九二共識?如果順着習的提議反問:“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開展民主協商,民進黨、國民黨和第三勢力當然要參加,甚至大陸的八大民主黨派也需參加,那如何推行民主選舉?如果是各黨協商,當然不能以一個黨的九二共識作為其他政黨協商的前提。即便在簡單的形式邏輯上,台灣都可以找到習講話的諸多破綻和謊言,為何台灣有理由擔憂呢?

其實應該擔憂的是習氏中共。古語給了他們一個警訊:“亡國至亡而後知亡,至死而後知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