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中共滅亡前守夜人 願得上蒼庇護而平安

百年來中國讀書人面臨中西文化的衝突交戰,於自己的領袖,至少有三次誤判:罵完袁世凱「竊國」,又罵汪精衛「賣國」,然後又罵蔣介石獨裁「誤國」。他們那時,有如公車上書,還有批評領袖的自由,而不知道這三個人物,任何一個做中國的領袖,都會比一九四九年之後上來的那個好。

Related image

大陸百名學者知識分子,聯名發表“新年感言”,祈願大陸推行政治改革。有了鬧出人命的“〇八憲章”血鑒在前,這次不敢稱為“上書”——在清末,公車上書不成罪名,當代卻要坐牢殺頭,所以百人只能以很卑微的“感言”,隱晦訴說心愿。

在知識分子容易變成金瓶梅中的“狎客”應伯爵、連紅樓夢裡陪着賈政與賈寶玉品題大觀園的那一批清客也無的時代,這一百餘位敢把名字亮出來說話的知識人,是可敬的。

名單上有名朱學勤君,是法國史專家。朱學勤的感言,只寥寥兩字:“守夜”。

這兩字很沉重,也有意境。龔自珍有律詩,題為“夜坐”:“春夜傷心坐畫屏,不如放眼入青冥。一山突起丘陵妒,萬籟無言帝座靈。”在一個“一山突起丘陵妒”的世代,沉沉心事,僅化作此網絡的淡淡回聲。龔自珍身在清朝,尚可怨而吹蕭,狂來說劍,今日大陸少數知識份子,欲尋一山寺訪僧論道而不得,因為和尚尼姑都要動員“政治學習”,唯各自默而守夜,幽而茗茶。然而這樣的百人感言,網絡傳出,但願三更夜永,不會有人來敲門。

朱學勤君多年前與我曾晤敘,講到法國:大革命之後,雖然民主自由的價值遍布歐洲,皇室一度復辟,路易拿破崙之獨裁稱帝。路易拿破崙時代,法國有漫畫家把他肥胖的面容畫成一隻鴨梨,漫畫家遭到追殺。比起路易拿破崙的獨裁反動,中國的袁世凱仁慈得多。

百年來中國讀書人面臨中西文化的衝突交戰,於自己的領袖,至少有三次誤判:罵完袁世凱“竊國”,又罵汪精衛“賣國”,然後又罵蔣介石獨裁“誤國”。他們那時,有如公車上書,還有批評領袖的自由,而不知道這三個人物,任何一個做中國的領袖,都會比一九四九年之後上來的那個好。

中國小農社會,並無足關輕重的民意,國家往何處去,只能上智下愚地以上層的文史哲藝知識分子,尤其是歷史學家來判斷。但是一百年來,除了清醒選擇逃離大陸的少數,他們都看錯了。

不過連嫦娥探測器已經登陸月球的背面,這樣的守夜,有人會認為是多餘。“守夜”二字,令我想起梵谷的星夜麥田,那滿空火團般的繁星,耳際升起舒伯特的“聖母頌”,以及意大利盲人歌手布西里的歌詞:We slumber safely till the morrow. Though we've by man outcast reviled.彼在滬上,我在維港,夜長魅永,更殘梟鳴,願這些善良勇敢的人,得上蒼庇護而平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