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權健們」利益鏈最頂端是中共政府

中共政府位於利益鏈最頂端,直銷和傳銷終究不是以法律劃分,而看對黨有沒有利用價值,或者是不夠肥到可以宰殺了充公,或者是大到可以賦予政治任務。「鼻祖」三株口服液案例表明,今日傳銷這類行業不擇手段的營銷以及不斷上演的悲劇,早在20多年前江澤民腐敗治理時期就埋下了種子。

天津權健集團近期深陷輿論旋渦。圖為12月29日陸媒探訪權健鄭州分公司。*

權健集團的風波從2018年末開始,進入2019年後還在持續發酵中。1月2日官方通報權健已被立案偵查。也就是原來持有多年合法牌照的直銷商權健,一夕之間被指涉嫌傳銷犯罪和虛假宣傳。

去年12月25日,《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一文刷屏,該文披露了一名4歲癌症女童周洋,服用權健的保健品後,最終病情惡化死去。

權健引發的周洋事件,被視為重複了3年前大學生魏則西的悲劇。事實上,從以往的媒體報導以及公開資料,傳銷保健品致死案例的“鼻祖”可以追溯到21年前。

1998年3月,湖南常德一老漢因服用三株口服液死亡事件轟動全國。全國媒體以《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條老漢》為題密集報導,至此三株公司危機全面爆發,短短時間,遭到起訴達10餘起。

三株公司是創辦人吳炳新1992年在山東濟南成立,主銷的三株口服液的前身是上海交大研發的“昂立1號”。據稱,吳炳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知上海交大正愁昂立1號沒有銷路,於是吳炳新表示願意宣傳推廣、銷售工作。就這樣,昂立1號的熱銷讓吳炳新發現保健品市場的暴利,進而推出三株口服液。由於前身昂立1號的關係,當時不少知名專家、學者紛紛為三株代言,三株也十分熱衷於贊助各種學術、科技研討活動。

曾有調查報導稱,傳銷業到現在還火爆的主要行銷方式,三株口服液都算是鼻祖。而三株當年的銷售額不遑多讓現今同業巨頭。三株1994年銷售額1.25億,1995年為20億,到1996年進軍農村後,當年銷售一躍達到80億元。彼時吳炳新宣稱,要在3年時間也就是1999年,達到900億的銷售額。

如果不是1998年發生了《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條老漢》事件,或許三株口服液繼續佔領保健產品市場。不過1999年三株雖然輸掉了市場,但最終贏得湖南常德這場官司,而且全身而退。

2002年4月,時任中共發改委直屬機構“國土地區所”城鎮發展研究室主任史育龍撰文稱“中國農村經濟──非農產業是小城鎮發展的重要基礎”,其中提到三株集團在地方僱用農民工促進就業、納稅、帶動銀行業務等方面“功不可沒”。

史育龍現任發改委城市中心主任。他當年之所以如此評價一個輿論撻伐的傳銷公司,是因為1996年三株口服液帝國3年賣了80億元;僱用了15萬銷售人員,廣設600家子公司,並在縣、鄉鎮建立了2,000多個辦事處。但三株可不是“野蠻生長”,是在地方政府招攬優待下,得以在全國架起了足以對抗中國郵政的行銷網路。

其實21年前的三株口服液案例,應該可以解釋為什麼監管對傳銷放水,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可以說位於此一利益鏈的最頂端。

如這次出事的權健,是天津市政府的納稅大戶、就業大戶、冠名收購天津足球隊讓天津露臉,天津電視台為其定製專屬節目《權健時間》。去年(2018)6月權健集團黨總支還在市委方面指導下組織開展了“不忘初心跟黨走”一系列活動,不過現在鬧出人命,影響到穩定,因而權健作為間接收割民脂民膏的鐮刀,用髒了就扔。

而權健從中共商務部委拿到了《直銷經營許可證》許可範圍僅為天津區域,但權健卻把直銷業務插遍了大江南北,這下出事影響了多少地方稅收、就業,以及拉動內需和GDP。

天津另一直銷大戶天獅集團,經常配合天津市委組織部辦活動,新華網也曾邀請出席2017中國企業家博鰲論壇。2015年“天獅集團6500人豪游歐洲由非洲人民買單”新聞曝,天獅吸收了超過20萬烏干達人加入天獅直銷隊伍。

中共政府位於利益鏈最頂端,直銷和傳銷終究不是以法律劃分,而看對黨有沒有利用價值,或者是不夠肥到可以宰殺了充公,或者是大到可以賦予政治任務。“鼻祖”三株口服液案例表明,今日傳銷這類行業不擇手段的營銷以及不斷上演的悲劇,早在20多年前江澤民腐敗治理時期就埋下了種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