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忌:2019新冷戰年 美國不反制中共 早晚兵戎相見

有些人說,其實讓中共成長至今日才制止,已經太遲;這話對了一半,後一半其實是,如果今日也仍不制止中共,那麼迎接人類未來的,將不會是一場「貿易戰」,而是一場核戰──當中共的科技、經濟、軍事都再增長下去,一如一戰前或二戰前的德國,這種軍國主義帶來的,最終只有一場戰爭才可以制止。

2018年實為多事之年,例如放諸在國際形勢上,特別在美中關係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美國在北韓問題,在中東問題,都改用懷柔的手段,而集中精力來處理與中國之間的問題;由特朗普(侵侵)對中國的貿易戰,副總統彭斯對中國的「宣戰」,這顯示21世紀會否進入一場醞釀中的「新冷戰」,正在於2019年這決定命運的一年。

不少評論對「新冷戰」不以為然,認為不可能出現「新冷戰」;第一個理由是目前美中之間的衝突,不似美蘇當年屬於「意識形態」的衝突,然而美中之間,卻屬於民主自由社會,對決獨裁專制社會的衝突。

第二個理由是認為蘇聯有「華沙公約」集團,而中國不但沒有盟友,即使有也只是看錢份上,但目前中共正透過一帶一路收買全球各國,以及透過負債、賄賂等,利用債權迫弱國成為其附庸。

第三即認為侵侵只是關心貿易與美國的商業利益,而非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理念,因此只要解決貿易問題,冷戰是打不起來。

然而這說法的最大問題,在於假扮不知道中國的野心與擴張主義,由「中國製造2025」,華為想主導5G網絡,以至中共國企在全球各地竊取科技機密,這些都顯示中國的野心遠不止於作為「地方強權」,而在於挑戰美國以至民主社會多年來的規則;最近中國對歐美澳紐各國的態度,正顯示中共不但無意遵守國際上的規則,而且可不顧後果與國際的評價,會利用、濫用其「超級強國」之力,去打擊、報復任何美國以外的個人、企業與國家;今日的中共國不敢對美國濫用報復,不是因為兩國間的「友誼」,而是中國國力上追不上,反過來看看中國最近如何欺凌加拿大,即可看到中國的「真面目」。

因此美國如繼續姑息中國,不趁此包圍中國,遏止中國的成長的話,那麼十年後的中國,將遠比起今日的中國更可怕;十年後的美國,如再想以一國之力,去制止中國的胡作非為,將付出遠比起今日多很多倍的代價。有些人說,其實讓中共成長至今日才制止,已經太遲;這話對了一半,後一半其實是,如果今日也仍不制止中共,那麼迎接人類未來的,將不會是一場「貿易戰」,而是一場核戰──當中共的科技、經濟、軍事都再增長下去,一如一戰前或二戰前的德國,這種軍國主義帶來的,最終只有一場戰爭才可以制止。

的確中共不似蘇共,如今的鬥爭不是資本主義決戰社會主義,但「中國模式」卻是傾國家之力,去扶持商業企業,以商業模式去滲透西方的資本主義社會,長遠而然,比起對「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之戰,其實更可怕;當一群強盜認為,運用手上的槍炮可以達到目的,而不需要講道理,而且沒有人可以制約其行為,這種強盜邏輯是沒有止境的;中國如今正顯示自己不但仍是「流氓國家」,而且是一個「超級流氓國家」,這種「守規則」對決「不守規則」的意識形態之戰,比起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紛爭尤甚,因為起碼「共產主義」,多數時候也仍是守規則的。

以往西方社會以為在台灣、香港等問題上姑息中共,讓中共在這些問題上有行動自由,即可滿足中共的野心;然而從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對澳洲、紐西蘭甚至加拿大的滲透干預,其足跡甚至遍及非洲、南美洲以至中美洲,甚至連歐洲也不放過,這些行為一如當年蘇聯對全球的滲透顛峰,顯示中國的野心所要建立的,正是「世界霸權」。

這種行為放諸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也會觸犯「歐洲的均勢」,而令當時的霸主英國,投向法國與俄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即如英國首相張伯倫簽署可恥的慕尼克協定,也無法滿足納粹德國的胃口,在吞併過一個又一個小國後,永無休止;因此除非美國打算撤出亞洲,任東亞以至東南亞各國,甚至如日本南韓也被中國吞併與欺凌,否則美中之間的矛盾,至多只是休戰,而根本沒有和解的可能;而且即使如此,到時中國的野心真的會滿足嗎?

從中共官媒以至華人口中的「民族復興」,就是認為要回到「天朝」式的體系,即中國不但要成為各「強國之列」,甚至是要不受任何國家所制約挑戰的霸主,才能稱心滿意;因此中共的問題,遠超了一般的貿易問題,也遠超了某些地方或權益上的退讓,而是軍國主義沒有止境的野心。2019年的美中貿易糾紛,其影響早已遠超於貿易,而是不制止中國的步伐的話,借用法國福熙元帥對凡爾賽和約的評價:「這不是和平,而是二十年的休戰」——美國面對中國的威脅,不作反應的話,廿年內必然兵戎相見;美國究竟選擇短痛還是長痛,還看這幾個月的決擇。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