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2019 中共本身日子更難過 再加川普時代真正到來 白宮內閣中綏靖派被趕走

在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下,2018年中共內憂外患不斷。不過港媒文章認為,2019年情況更糟。近來川普總統在兌現競選承諾的時候,也遇到不少麻煩。有美國媒體人認為,川普在向選民兌現競選承諾的過程中遇麻煩,2019年才開啟非建制川普時代。時事評論員文昭認為,美國從敘利亞撤軍,意在中共,2019年對中共更強硬。

2019年中共的日子不好過

明年中共的紀念日特別多。公開資料顯示,2019是中共五四運動100周年、二戰爆發80周年、中共廬山會議60周年、中美建交40周年、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20周年、中共建政70周年、西藏抗暴60周年、八九六四30周年,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

香港《明報》12月25日孫嘉業題為“2019不好過”的文章稱,其中五四與六四都與學運、青年有關,政治敏感度也極高;六四的爆發則與中共高層權斗以及通脹導致民間對“官倒”等特權不滿有關,2019年高層當會戒慎恐懼。

文章表示,在經濟方面,輿論多認為明年是中國經濟下滑的一年。但恰逢中共“十三五”計劃接近收尾,中美貿易談判的限期到3月2日到期,這些問題都在考驗中共。

文章認為,明年1月1日就是中美建交40周年之日,美中兩國元首如何互動及兩國的紀念規格,是觀察兩個月後中美貿易談判成敗的指標之一。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說,明年也是法輪功和平抗暴20周年。

近來川普總統在兌現競選承諾的時候,也遇到不少麻煩。

川普2019年開啟非建制川普時代

華爾街日報》華盛頓DC的執行主編塞博(Gerald Seib)認為,過去的兩周中,川普總統經歷震蕩:因為建邊境牆與國會中的自由派戰鬥而導致預算沒通過,政府關門;因為要從敘利亞、阿富汗撤軍而導致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將軍辭職。

這些幾乎是無法避免的,過去的兩周可以看成是川普總統在他過去的兩年任期中,最具他本人性格的時期。對於不喜歡建牆和撤軍的那些人,他們認為川普的“美國第一”就是所謂的“國家主義”,而對於川普的支持者們而言,川普只是在踐行他的競選諾言。

《紐約郵報》的資深評論家古德文(Michael Goodwin)說,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對川普的所為感到驚奇,而川普就是那樣的。

塞博認為,在2017年,川普的注意力集中在減稅和為企業鬆綁,這些也是建制派共和黨人的訴求,所以進展順利。川普的周圍也聚集着一些建制派的思想家,如國家經委主任科恩(Gary Cohn)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納爾(Mitch McConnell),以及眾議院議長瑞恩(Paul Ryan),科恩實際上推遲了川普與中共的貿易戰,麥康納爾和瑞恩則勸告川普小心應對移民問題。

同時,國防部長馬蒂斯將軍、時任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勸告川普,不要從敘利亞和阿富汗撤軍。而川普曾多次提到要從這兩個地方撤軍。

古德文認為,川普撤軍也是為了保持信守競選承諾的形象。

塞博認為在2018年,川普不再聽從那些人的勸告,開始在貿易和移民兩個方面實踐自己的理念。3月份,他開始矯正與中共的貿易不平衡,科恩3月辭職,之後蒂勒森和麥克馬斯特離開白宮,繼任的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經委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和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都是“能讓川普做川普”的人。馬蒂斯將軍除外。

2018年底,馬蒂斯將軍也將離開。一個非建制的川普時代正在展開。

古德文認為,在2019年,川普可能比他前兩年更有活力。

文昭:美國從敘利亞撤軍意在中共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在自媒體節目中表示,川普從敘利亞撤軍的主要看點還是在敘利亞之外。川普上任以來,內閣的換血通常意味着他外交戰略的重大改變。去年3月份庫德洛接替科恩出任總統經濟顧問,納瓦羅從白宮經濟幕僚班子的一個分支團隊,提升了一個等級,可以直接參加川普出席的核心會議,標誌着中美貿易戰步入起步階段。

文昭認為,川普從敘利亞撤軍意在中共。

文昭分析,今年4月超級鷹派博爾頓出任國家安全顧問,之後中美對抗又升高了一個台階。這次川普從敘利亞撤軍導致國防部長換人,不出意外的話,美國的全球力量重新分配之後,感受到更強壓力的應該就是北京以及朝鮮。

同時在俄羅斯從敘利亞撤軍之後美國也撤軍,減少了和俄羅斯在戰略爭端地區的直接對峙,增加了美俄之間一個緩和的氣氛,也包含有和俄羅斯創造條件改善關係的動機。美俄關係緩和,直接會讓中共倍感壓力增加。

馬蒂斯公開他的辭職信,曝光他和川普之間的矛盾,讓川普很不爽。他和川普的意見分歧可能主要在於兩方面,一是雖然兩人都承認中俄是美國安全的威脅,但川普和他身邊的人(博爾頓、彭斯這樣的人)更重視中共、想與俄羅斯改善關係;而馬蒂斯看重俄羅斯,對北京相對溫和。

川普有個說法,說馬蒂斯從某種程度更像個民主黨人,民主黨在外交上的一個典型做法是對俄嚴厲、而對中共綏靖;對反恐戰爭的重視程度也超過了中共軍力的崛起造成的世界形勢的結構性變化。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