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月入20萬的金領:房子賣不掉 月供還不起

民生銀行個人信貸部業務經理表示,具體有沒有出現斷供潮,還要看各大銀行年末統計的逾期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總量,但從業務層面來看,有斷供意願的炒房一族有所增加,而從近年住建部發佈的住房公積金貸款逾期率來看,商業個人住房貸款及住房公積金貸款的不良率也在逐年上升。

房產售出無望、新工作杳無音信,徐堅強選擇了‌‌“斷供‌‌”

‌‌“你等會兒,我先去切兩片生薑,一說到這事兒我就燥得很,抓頭撓皮,得往腦門上貼兩塊姜。‌‌”徐堅強(化名)稱,在焦躁失眠的這幾個月里,生薑和風油精是他提神醒腦的最佳夥伴。

2018年7月,徐堅強正式成為了‌‌“失業大軍‌‌”的一員,此前,他是一名培訓機構的特級培訓師,專門為江浙一帶的中小外貿企業老闆做‌‌“高端培訓‌‌”,包括外貿整合營銷、企業管理技能、市場開發拓展、跨境電商培訓等等,平均每月收入超過二十萬。

然而,今年的市場環境讓徐堅強的‌‌“金領‌‌”生活走到了尾聲,‌‌“以前我們最多的客戶就是一些暴富的地方小外貿企業老闆,稀里糊塗成功了,賺了點錢來鍍鍍金、探探資源,出手闊綽,買課都是全包,還經常請我去他們公司單獨授課,但是今年小外貿企業太難做,到處都是倒閉的‌‌‘江南皮革廠’。‌‌”

失業對徐堅強最直接的影響在於,其失去了用於償還名下四套新增房產貸款的最可靠收入來源,‌‌“2017年年初的時候,和幾個朋友一起跑了幾趟外地,陸陸續續投資了四套房產,用了各種形式的貸款,連本帶息總共貸了1100多萬,平均每個月大概還十萬的樣子。‌‌”

原本,十萬的新增房貸只佔徐堅強每月收入的30%,不會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開支,‌‌“我在杭州上海南京還有幾套房子在租,每個月能收到六七萬的租金,還有一些個人的投資在外面,一個月也能有四五萬的回報,但是沒了工作,這些也就剛好夠還上新的貸款,關鍵是我之前還有兩套房的貸款還沒有還清,還有兩個孩子、四個老人要養,現在壓力巨大,每天早上起來看着一地的頭髮發愁。‌‌”

11月初,在持有的名下房產售出無望、新工作杳無音信的情況下,徐堅強選擇對其在安徽購置的一套新房‌‌“斷供‌‌”,同時,也做好了對其在山東購置的新房‌‌“斷供‌‌”的準備。

‌‌“跌就算了,還賣不出去‌‌”

‌‌“如果有辦法,誰願意那麼多錢打水漂啊?一套房的首付就是上百萬,斷供一套就是虧個首付,你知道么,就這麼幾個月,什麼抑鬱症心臟病高血壓感覺我都快憋出來了,一分錢難倒英雄漢,何況我又不是什麼英雄。‌‌”徐堅強稱,銀行打來電話確認的時候,他的‌‌“心在滴血‌‌”。

斷供,即指房貸貸款人不再向銀行支付每月所需繳納的貸款本息,而原本貸款人貸款購買的房子則歸銀行處置,一般來說,銀行會委託法院對該物業進行拍賣,所得款項用于歸還銀行欠款,如果清償欠款後還有剩餘會歸還貸款人,如果不夠清償欠款,則銀行還會查封貸款人的其他資產。

在決定斷供之前,徐堅強嘗試了各種方式緩解現金流的困境,包括將在租的幾套名下房產掛出交易、與貸款銀行協商進行其他資產的抵押貸款等,但最終都無法解決他的燃眉之急。‌‌“很多房子我都降價幾十萬的掛出去賣,到現在也沒有一套能成交的,看房的人倒是多,真想買的沒幾個,中介和我說,現在這個市場環境差,賣房的越來越多,買房的越來越少,要麼就是再降價,要麼就再等一等。‌‌”徐堅強表示,此前壓根沒想到市場會冷到這個地步。

以徐堅強在上海的一套房產為例,是位於上海靜安區的85平米小戶型,在二手房交易市場上是備受關注的‌‌“硬通貨‌‌”,周邊小區房源掛牌價格均在750萬左右,而他的價格已經掛到了不到690萬,‌‌“已經比高點的時候降了一百多萬了,再讓我降是不可能了,我寧願不要那幾套外省的新房,這是一線城市,長遠來看,我覺得還有空間。‌‌”

記者統計上海中原地產、貝殼找房等中介機構的數據發現,上海樓市在2018年進入了長期地位徘徊的冷凍期,二手房成交量、成交均價均處於歷史低位。上海二手房指數辦公室發佈的數據則顯示,上海二手房指數已經連接11個月環比下行,11月上海二手房成交量為1.3萬套,與2016年同期相比近腰斬。

不僅是上海,徐堅強稱,其名下分佈於浙江、安徽、江蘇、山東等地的房產今年大多以跌為主,僅有位於三線城市的兩處房產仍處在緩慢的上漲中,且其漲價與當地的城市規劃有很大關係。

在一輪又一輪的房產調控政策下,一二線城市的樓市過山車紛紛踩下剎車甚至掛上倒擋,中國社科院12月發佈的《中國住房需求報告》(下稱報告)顯示,2018年以來,房地產調控政策不斷加碼,全國房地產調控次數高達405次,同比2017年上漲近80%,創下歷史記錄。

與調控的谷峰對應,一二線樓市在下半年一路下滑,社科院報告顯示,今年前三季度,一線城市、二線城市房價增速同比顯著下滑,一線城市房價同比增長自從2018年3月下降到-1.12%後,基本全部保持負的增長率,二線城市同比增速也由2017年11月的22%逐漸降低到2018年7月的-3%。

樓市的遇冷使得‌‌“買漲不買跌‌‌”的購房者觀望情緒愈發濃厚,多家中介機構給出的交易數據均顯示,由於一二線城市房價出現的下滑趨勢,全國重點城市的帶看量、成交量出現明顯下滑,同時,購房者的平均成交周期出現顯著拉長,例如,上海鏈家的客源成交周期相比低點已經拉長超過21天,周期漲幅達到83%。

斷供案例增加

與徐堅強不同,儘管同樣面臨穩定收入驟降的問題,在杭州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擔任高級客戶經理的周銘還沒有下定斷供的決心。‌‌“一斷供,不但首付沒了,房子也沒了,之前的房貸相當於白還了,我和妻子都很不捨得,我倒還好,妻子壓力特別大。‌‌”

2016年底,儘管名下已經有了三套房產,但禁不住家中老人的百般勸說,周銘和妻子一起在廈門再次投資了兩套住宅,‌‌“妻子本來就是廈門人,老人在廈門的買房名額也一直在,當時廈門的房價又一直漲,兩家人一咬牙,決定拿出所有積蓄再投資兩套。‌‌”

然而,妻子的失業、自身的降薪以及廈門樓市的遇冷,使得周銘不得不考慮捨棄其中一套房子,‌‌“今年8月的時候,妻子所在的P2P公司倒閉了,出來之後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我也自身難保,算上基本工資和應該有的業務提成,大概工資能拿到去年的一半,這都是樂觀的,關鍵是廈門的房價也跌起來看不到頭。‌‌”

2017年3月,廈門出台了‌‌“最嚴限購令‌‌”,對廈門戶籍、外籍戶口買房都進行了嚴格限制,廈門樓市出現轉折。記者統計了國家統計局近年發佈的70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情況表發現,廈門二手房價自2017年4月開始,已經連續下跌20個月。

周銘所買的一套集美區住宅在今年10月跌破了其購買價格,這擊碎了周銘的最後心理防線,‌‌“每隔一段時間中介就來告訴我,這個小區又降價了,隔壁業主掛牌價又低了幾萬,有一次他發短訊過來的時候,正好那個月的工資短訊也發過來了,不到一萬,整個人都要崩潰。‌‌”

與投資廈門住宅時的工資水平相比,周銘覺得自己幾乎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2015年的大牛市,一個月十幾萬的收入也有過,2016年平均一個月也有三萬多,2017年比較慘,大概是一萬五到兩萬的水平,但是真沒想到,現在慘到只能拿基本工資,我們公司還有一些新入行的直接被裁了,真不敢想明年會怎麼樣。‌‌”

周銘稱,其所在的券商行業正在進入難熬的寒冬,中小型券商都面臨著裁員降薪以保住利潤的境地。記者計算對比了31家上市券商的2017年及2018年半年報數據發現,有9家券商員工數量同比下降,超過20家券商支付的職工薪酬同比下滑,其中國海證券下滑32%,國元證券、國金證券、浙商證券、西部證券、海通證券下滑比例均超過20%。

一些在經濟轉型中,率先感到寒意的行業正傳出裁員、降薪的消息,經歷轉型陣痛。例如,僅12月單月,互聯網行業就有美團、知乎、京東、鬥魚、ofo等企業被爆出裁員風波,此外,滴滴也傳出員工年終獎減半、高管無年終獎的消息。

周銘妻子的P2P行業更是在一輪又一輪的爆雷後成為了談之色變的‌‌“雷區‌‌”,周銘稱,因為在P2P公司的從業經歷,為其妻子後續的求職帶來了極大不便,‌‌“我妻子是做銷售的,去應聘其他行業的公司,人家都覺得你這幾年積累的客戶資源被P2P坑完,已經沒有潛力可挖了,P2P很多失業的,好幾個月的補償金和工資拿不到。‌‌”

杭州民生銀行一名個人信貸業務經理對記者表示,今年年末,諮詢斷供的貸款人數量大幅增加,‌‌“大部分貸款人都是近幾個月失業了,打電話過來問斷供的事,如果是信譽比較好、我們評估覺得還有能力還貸的貸款人,在解釋情況後,一般我們會做延期的處理,今年(斷供)的數量比往年是要多,我們覺得有一些特殊性。‌‌”

追逐暴利成幻影

除了徐堅強、周銘這樣因‌‌“中年危機‌‌”失去穩定收入而不得不斷供的群體,P2P、比特幣、股市、投資的失利也‌‌“套牢‌‌”了一批炒房客。

杭州我愛我家的一家門店經理齊飛告訴記者,在P2P爆雷的那段時間裏,有不少投資客想讓他幫忙尋找合適的買家,‌‌“炒房的人,基本上是以房養房的,用房子和收入加槓桿,每一筆收入到了手裡馬上就轉成支出,資金鏈很緊湊,我的一個大客戶,除了投資房產,還投了P2P,結果P2P這一環出了問題,錢拿不到,他的整個養房鏈條就垮了,負債越積越多。‌‌”

齊飛稱,他的這個大客戶目前把手裡的五套房源全部交給他低價出售,其中有兩套未還清貸款的房源需要他幫忙找到轉按揭的靠譜人選,‌‌“雖然價格都比市價低很多,但是還是比較難出手,轉按揭的房子存在比較大的風險,糾紛很多,而且也比較難申請貸款,購房者一般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房子,再有一兩個月賣不出去的話,他就只能斷供了。‌‌”

曾經的炒房太太團成員劉敏也對記者表示,雖然大部分炒房客尚未斷供,但資金鏈都已經十分吃緊,‌‌“(太太團)老公一般都是江浙這邊中小民企的老闆,要麼就是跑外貿的,今年的大環境差,又在搞貿易戰,很多改行的、關門的,而且啊,我們(太太團)都是手裡有錢閑不住的,什麼比特幣、P2P我們都搞了,現在都虧到只能吃老本了。‌‌”

劉敏稱,其在2017年12月買入了六百萬的萊特幣,短短几天一度漲到一千多萬,但如今只剩下一百多萬。記者查閱火幣網萊特幣價格發現,2017年12月,萊特幣由76美元暴漲至369美元,後又連續大跌,如今價格為不到30美元。

徐堅強也對記者稱,在中美貿易戰的火花下,江浙一帶數量眾多的小微外貿企業已經出現了不良反應,‌‌“尤其是做一些簡單的機電零配件的廠子,還有一些做塑料加工、紡織的廠子,不少都停工了,這些廠子的老闆,副業就是炒房投資,我發了斷供的朋友圈,第二天就有不少小老闆過來問我,斷供會有什麼負面影響,也考慮斷供。‌‌”

2018年7月,美國連續公布了兩輪對中國商品的加征關稅清單,江浙一帶小型外貿企業的主營業務——機電音像產品、輕工紡織、傢具寢具成為了加稅名單中的重點,其中,兩輪加稅清單中納入了累計1261.9億美元的機電、音像設備,預計帶來行業損失121.99億美元。而根據杭州海關發佈的數據,1-11月,浙江省出口機電產品佔全省出口總值的43.5%。

招商銀行一位負責小微企業貸款的業務經理對記者表示,‌‌“浙江省這兩年也一直在推進出口貿易結構的調整,要從簡單的加工產品向高新技術產品轉型,所以實際上做簡單加工的小微外貿企業本身今年就面臨很多挑戰。‌‌”

不過,對於由此引發的斷供,該業務經理坦言,‌‌“其實每年都有斷供的人,今年比往年有一定的增加,逾期的貸款中個人住房貸款比例有所提高,主要和今年的經濟形勢有關係,但總體個人住房貸款不良率還是處於比較低的水平,更到不了之前外界傳言的深圳‌‌‘斷供潮’那種地步,我就是從深圳調過來的,房貸還是深圳各銀行很看重的優質資產。‌‌”

11月,一篇題為《斷供潮!深圳大量房子被七折拍賣!》的文章引發了熱議,隨後,相關部門進行闢謠稱,法拍房數量大幅增加是由於年內加大司法網拍推廣力度,網上錄入拍賣房源數量增加,而非斷供人數暴增。

前述民生銀行個人信貸部業務經理表示,具體有沒有出現斷供潮,還要看各大銀行年末統計的逾期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總量,但從業務層面來看,有斷供意願的炒房一族有所增加,而從近年住建部發佈的住房公積金貸款逾期率來看,商業個人住房貸款及住房公積金貸款的不良率也在逐年上升。

記者查閱住建部發佈的2016年及2017年《全國住房公積金年度報告》發現,2017年公積金貸款逾期總額為10.58億元,同比上升34.6%,與此同時,發放的公積金貸款數量為9534.85億元,同比下降了24.93%,也就是說,貸款發放數量減少的同時,逾期的數量在增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經濟觀察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