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楊尚昆日記曝光:胡耀邦臨終前懺悔

1997年11月,楊尚昆就自己的日記,向中央政治局請示:"我身體極度虛弱,有可能去見馬克思,如何處理有關我的日記資料檔案?"李鵬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告知楊尚昆:"現在工作繁多,也很複雜,還是你保管好。"

1998年3月2日,在中共第十五屆第三次全會後,楊尚昆又提出有關資料問題。中共中央主席江澤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對楊尚昆說:"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員都看過,還是由你保存比較合適,考慮到多個方面:黨內團結、黨的形象、鄧小平同志功過評價、等方面。"直至楊尚昆逝世後,他的日記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屬下的機要局保管。

2009年3月,中共對楊尚昆日記作了啟封,有限範圍作黨史研討,不作政治結論。

1989年4月8日上午9時,耀邦在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7次會議時,突感胸悶難受,經過一時搶救後住院,直至4月15日突然逝世。在這七天中,中央醫療小組先後在4月12日、4月14日和4月15日發出三次病危通知。

1989年4月13日,鄧小平在家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會上,李鵬和喬石提出:"小平同志能否安排到醫院探望一下耀邦?"鄧小平遲疑一下說:"我可不是大夫。他的情況我了解,不是大病,住幾天醫院就好了。"

1989年4月14日,在醫院第二次發出胡耀邦病危通知後,江澤民,李鵬,喬石,楊尚昆等聯署上書鄧小平:"盼小平能到醫院看望自己五十年的戰友。"鄧小平委託鄧林傳話:"我從不勉強別人,也不希望別人來勉強自己。"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19日,中央政治局請示鄧小平的意見:"是否出席耀邦同志的追悼會,是否由鄧小平致悼詞?"鄧小平口述指示:"不要唯心,也不要勉強","紫陽致悼詞便可,我身體不好,就不便去了"。但4月22日鄧小平在卓琳的勸說下,還是參加了胡耀邦的追悼會。

1988年7月13日—8月24日,楊尚昆去胡耀邦家六次,每次長談約五個小時。

以下是楊尚昆日記中,有關胡耀邦與楊尚昆談話的部分摘錄:

1988年7月14日:"耀邦告訴我,沒想到小平同志這麼霸道,聽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見。竟然搞垂簾聽政。很後悔採用卑鄙手段搞倒華國鋒,扶持鄧小平。耀邦說,西單民主牆就是在鄧小平的慫恿下搞起來的,目的就是搞臭華國鋒,讓鄧小平上台。但沒想到,鄧小平上台後便把民主牆封掉了,把魏京生也抓進了大牢。"

1988年7月19日:“耀邦告訴我,1976年四五事件也是鄧小平慫恿他搞起來了的。他已經與作家師東兵在88年3月和4月兩次談過四五事件的來龍去脈。是秘密地在家裡與師東兵見的面,連家人和秘書都瞞住了。耀邦告訴我,76年1月15日,鄧小平在周總理追悼會上致完悼詞後。找到我,說,今天我給總理致悼詞,或許我們死後就沒有人給我們致悼詞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要搞點行動。3月中旬,鄧又找到我,說他的孩子聽人說,4月5日清明期間,有人決定去天安門給總理送花圈。這是個好機會,要想辦法把事情搞大,給主席一個刺激,證明並不是人人都聽他的。耀邦又說,小平讓我找幾個幹部子女,讓他們去工人中間鼓動一下,把矛頭對準江青和張春橋。但有個別人把矛頭對準主席,這也是我們沒有料到的。另外,那些人又大搞打砸搶,打傷了許多的解放軍,小平後來也很生氣。認為這是讓他下台的直接導火線。這也是後來我們沒有給四五高調平反的原因。因為如果那幾個人如果不把矛頭對準主席,不搞打砸搶,主席根本就不會讓小平下台。而他就會在政治局會議上反擊江青和張春橋了。

76年4月5日鄧小平專門坐車去了天安門一趟,觀察廣場的動靜。回來後,透過家人對我說,廣場人很多,幹得好!但他謊稱是去北京飯店理髮的。其實鄧小平一直都是讓北京飯店的師傅去他家理髮。”

1988年8月5日:"又和耀邦見了一面,耀邦說,小平是過河拆橋式的人,你要當心。同時,耀邦又向我透露了一件大事,說這是他最見不得人的事件,不說出來對不起自己的良心。80年4月,我們當時以清理‘三種人’為理由,將北京市公安部門24名科級到處級的幹部騙到雲南大理秘密槍決,當時還派了王震去現場觀看。我問,為啥子秘密槍決他們,他們犯了啥子罪?耀邦說,他們當時掌握了我和小平是76年四五事件幕後指揮的證據。另外,有些人也掌握了鄧榕和其他的高幹聯動成員是1966年8月5日打死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副校長卞仲耘兇手的證據。當然,還有人也掌握了聯動成員於66年8月在北京大興縣殺死大批所謂的“黑五類”人員的證據。我說,我知道這件事,殺人的主謀高福興和胡德福不是當時就被判刑了么?耀邦說,是呀,可高福興和胡德福在75年9月突然翻供了,說是聯動成員乾的。他們是冤枉的。但75年9月小平同志已是政治局常委,把這件事壓下來了。83年小平指示我給高福興和胡德福平反,我便照着做了。但北京市公安部門的幾個幹部秘密向這些“黑五類”人員的家屬通風報信,結果這些家屬便起來鬧事,反對給高福興和胡德福平反。小平很震怒,指示我將北京市公安部門的這幾個幹部也作為三種人秘密殺掉。我聽了後很震驚,說我們現在講法治,怎麼可以這樣隨便殺人,四人幫也沒有這麼干過呀?耀邦說,所以我內心有愧呀。但我已經指示將這24名幹部作為因公死亡處理了,也給了他們的家屬撫恤金。其中五個幹部也授予了烈士稱號。"

1988年8月6日:“耀邦說還有一事很後悔,凡是群眾給他寫信攻擊鄧小平的,他一律轉給公安機關,要求嚴厲查處,並將查處結果告訴他。結果有300多人被判刑,其中60多人自殺。”

1989年6月23日:“人民軍隊怎能向人民開槍?我常在總結自己走過的道路。我堅信馬克思主義道路,堅信共產主義是人類奮鬥理想的目標。改革開放有十年了,可是物價飛漲,官倒橫行,人民群眾對黨和政府強烈不滿。64事件中學生是有錯,可也不能開槍呀。"

1989年7月15日:“今天,喬石來看我。我直言不諱地告訴他,64事件完全可以避免,小平同志如果有紫陽同志的胸懷,主動讓紀檢部門調查自己子女的違法亂紀情況,如果屬實,甘願接受黨紀國法的懲處,64事件怎能發展到後來的一發不可收拾?”

1992年11月15日:“我真想不通,白斌只是召開一次權力賦予的軍委擴大會議,就是要篡黨奪權?你小平連個政治局委員都不是,就可以在家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這又算什麼?”

1997年9月26日:“趙紫陽12日給十五大主席團並轉交全體代表同志們一封信,要求給64平反。我很佩服紫陽的勇氣。認準的事,決不回頭。但我不行了。”

1997年12月11日:“今天聽紹明說,他聽紫陽的二兒子趙二軍說,他爸爸已經被完全軟禁。連他媽媽出去買菜回來時菜籃子必須經過警衛的檢查後才能進院子。紫陽非常憤怒,說這不但侮辱了他的人格,也是對社會主義法治的粗暴踐踏。趙二軍希望我向中央反映一下,解除紫陽的軟禁。但在趙紫陽這件事上,我的話江澤民是聽不進去了的。看來只能希望李鵬能過問一下了。”

1998年1月20日:“鄧林今天來我住處,一進門便放聲大哭,說江澤民要法辦鄧質方。原來鄧質方利用四方公司在北京王府井工程上行賄二千萬美元,被人揭發。江澤民不得不下令將鄧質方拘留。卓琳去了江澤民處大吵大鬧,揚言要自殺。鄧林要我找江澤民說說情。我只好給江澤民打了個電話,說手下留情。”

1998年3月25日:“今天北京301醫醫生蔣彥永來我住處,向我彙報他訪問台灣的情況。他彙報完畢後,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我能否把自己真實的想法和經歷告訴您?我說當然可以,他便講述了64期間他搶救被子彈打傷的民眾情況,其中還包括一名解放軍少校。也談了他對64的看法。他問我解放軍怎麼能夠向老百姓開槍?我聽了以後,無語。他還告訴我,他和其他一些黨員起草了一封給人大和政協的信,要求平反64,並從口袋中拿出這封信讓我過目,我看了後,過了很久,說,64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一次錯誤,我年紀大了,已經無力糾正,但只要共產黨是一個堅持實事求是的政黨,就一定會糾正這個錯誤,在適當的時期為64平反。”

1983年11月23日:“今天,看了胡耀邦訪問日本的電視報道,沒想到他一下飛機便向日本國旗鞠躬,我看他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1987年9月12日,“聽王震說胡耀邦在新疆和西藏亂講話,激化了漢族和當地民族的矛盾。我也很不滿,怪不得有人稱他胡亂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明鏡網/《楊尚昆日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