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在天安門對宋彬彬說了什麼

當年女附中學生王友琴回憶,卞仲耘等5位學校負責人跪在大操場的檯子上,一個紅衛兵喊「到木工房去拿棍子!」穿着草綠軍裝,戴紅底黃字紅衛兵袖箍、腰扎釘頭皮帶的紅衛兵暴徒個個手持民兵訓練用的木棍或木槍一頓暴打,直到卞仲耘被活活打死。也許是暴虐得登峰造極,紅衛兵組織得知毛澤東將在8月18日接見紅衛兵,便推薦這個學校的紅衛兵頭子宋彬彬上天安門城樓(

1966年8月,紅衛兵造反運動像火山一樣爆發了!

最早造反在學校,不少紅衛兵用最野蠻的方式毆打老師、校領導。其中影響最大的是8月5日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打死(現名:北京北師大實驗中學,改為男女合校)黨總支書記兼副校長卞仲耘,這是一個惡性事件。這位解放前參加革命的基層領導經歷了一生中最殘酷與最後的苦難。恐怖的批鬥是下午兩點開始的。當年女附中學生王友琴回憶,卞仲耘等5位學校負責人跪在大操場的檯子上,一個紅衛兵喊“到木工房去拿棍子!”穿着草綠軍裝,戴紅底黃字紅衛兵袖箍、腰扎釘頭皮帶的紅衛兵暴徒個個手持民兵訓練用的木棍或木槍一頓暴打,直到卞仲耘被活活打死。

也許是暴虐得登峰造極,紅衛兵組織得知毛澤東將在8月18日接見紅衛兵,便推薦這個學校的紅衛兵頭子宋彬彬上天安門城樓(宋彬彬幾年前向卞仲耘家屬道歉,但稱自己只是沒有阻止)。

1966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在天安門廣場舉行了有百萬人參加的“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會”。這一天,上百萬各界代表在統一指揮下陸續聚集到天安門廣場。廣場正中的最前方是高舉着《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模型的北京大學師生隊伍;廣場正前方則安排了來自上海、天津、武漢、廣州、哈爾濱、烏魯木齊等外地師生;而天安門城樓兩側的觀禮台,則大部份被清華、北大、北航、清華附中、北京第二十五中、八一中學等紅衛兵“貴族”所佔據,因為他們起來造反最早,是紅衛兵中的王牌部隊。

清晨五時,太陽剛從東方升起,天安門廣場呈現出一派極其壯觀的景象:無數的紅旗迎風飄揚,象一團團、一簇簇燃燒的火焰;黑壓壓的紅衛兵身着綠軍裝,腳穿解放鞋,遠遠望去像鋪滿了長安街的綠色原野。

突然,安放在廣場四周的幾十個高音喇叭同時響起了《東方紅》的歌聲。毛澤東破天荒地穿着一身草綠色軍裝,出現在金水橋上。廣場頓時沸騰起來,幾十萬紅衛兵有節奏地高喊:“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喊聲震耳欲聾,幾公里以外的德勝門、新街口一帶都能聽到。

七時許,一千五百名各地紅衛兵代表接到通知,登上天安門城樓和毛澤東一起檢閱遊行隊伍。這些青年學生欣喜若狂,和毛澤東站在一起,親耳聆聽毛澤東的聲音,這是這些普通大中專學生做夢也想不到的呀!七時十六分,毛澤東單獨會見了聶元梓為首的北京大學四十名師生代表,和他們一一握手。這些造反師生則以“毛主席好!”“毛主席萬歲!”的歡呼聲表達自己受寵若驚的心情。

七點三十分,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會正式開始。會議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主持。陳伯達在開幕詞中首次稱毛澤東為“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舵手”。接着林彪做了充滿火藥味的講話。林彪說:

我們要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要打倒資產階級反動權威,要打倒一切資產階級保皇派,要反對形形色色的壓製革命的行為,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們要大破一切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要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我們要掃除一切害人蟲,搬掉一切絆腳石!……

林彪的講話不斷為廣場上一遍又一遍的掌聲和歡呼聲所打斷。

周恩來也在大會上講了話。他講的主要是造反的政策問題,希望革命小將既造了封資修的反,又能保持整個社會的穩定。

在大會進行之中,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中高三學生宋彬彬跑出人群。向走到跟前的毛澤東熱情地獻上了一個寫有“紅衛兵”三個字的紅袖章。毛澤東欣然接受,在宋彬彬同學把紅袖章系好以後,毛澤東奮力揮起那隻戴上了袖章的胳膊,雙目緊緊注視着廣場上的漫天紅旗。新華社攝影記者立即按動快門,給後人留下了這一不可多得的歷史瞬間。

毛澤東在記者照完相後,回過頭來問給他獻上紅袖章的女紅衛兵:“你叫什麼名字?”

“宋彬彬。”女學生激動得雙手有些抖。

“是不是文質彬彬的彬?”

“是。”

毛澤東微笑着連連搖頭,說:“要武嘛。”

宋彬彬好像明白了主席的意見,不停地點着頭。

還有一個紅衛兵小將在見到了主席以後,激動地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一個勁地喊:“祝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萬壽無疆!”毛澤東含笑地望着這個紅衛兵,連說:“好,好!”這紅衛兵更有些慌亂,不知道該怎麼跟毛澤東回話。倒是毛澤東微微一笑,轉個話題問:“你們是哪一個?”

周圍的紅衛兵小將一齊回答:“我們是清華附中紅衛兵!”

上面那個紅衛兵緩過勁兒來了,擠過來拉着毛澤東的手說:“我們永遠做你最忠實的紅衛兵,我們要革命到底,要造反!”

毛澤東笑了,笑得那樣開心,那樣快活。毛澤東大聲地說:“我堅決支持你們!”

正是在煽動學生揭發老師的惡浪下,全國凡是在校內有一定成就的老師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過批判甚至毆打。不僅大學,中學紅衛兵更加兇殘,1966年8月初開始的紅八月把學生迫害老師的殘暴行動推向高峰,在八一八紅衛兵被接見後,第二天的八月十九號,北京女三中校長沙坪就被活活打死了,第三天八月二十號八中的黨支部書記華錦,也是女的,也被活活打死了。沙坪死之前被紅衛兵逼得喝痰盂中的水。華錦的屍體被掛在暖氣上。這真是慘無人道、慘絕人寰!這個北京女三中就有一名校長加四名教員被害死,還有一名教員被迫害成瘋子,七名家屬被害死,至少兩名校外人在校中被打死(該校紅衛兵在外面打死的北京居民還未知)。還有北京女十五中校長梁光琪被學生紅衛兵活活打死,北京匯文中學校長高萬春被逼從4樓跳下身亡。短短十幾天北京的學生把老師迫害致死的超過百名,可見,文革引導學生對老師造反無異於大規模的傷害和殺戮!

“八·一八”,成了號召青年學生造反的動員和誓師大會,它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從此以後,以紅衛兵為主的革命造反運動波瀾壯闊地在整個社會、整個中國展開了。

2016-08-18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