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陳小魯:私下談話竟成趙紫陽罪狀

中共在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解決趙紫陽的問題。當時有一個19號文件,是關於「六四」的。據陳小魯回憶,其中多處提到政改研究室的事,都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來的東西。在19號文件中還引用了一段陳小魯與一友人的私下談話內容,這段對話在陳小魯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這位友人向上面報告了,而對話內容卻成了趙紫陽的罪狀。

“六四”過去以後,趙紫陽已經被罷官、軟禁了。中共在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解決趙紫陽的問題。當時有一個19號文件,是關於“六四”的。據陳小魯回憶,其中多處提到政改研究室的事,都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來的東西。在19號文件中還引用了一段陳小魯與一友人的私下談話內容,這段對話在陳小魯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這位友人向上面報告了,而對話內容卻成了趙紫陽的罪狀。本文摘自《回憶與反思——紅衛兵時代風雲人物》,由陳小魯口述,米鶴都整理,香港中國書局出版。

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圖源:Getty/VCG)

不再做違心的事

中共歷來的政治運動中,人們都是隨風倒,甚至於落井下石。

文革初期還好,我因為在基層,沒有官位無所謂,願意干就干,不願意干就算了。私下罵罵江青,罵罵林彪,也無所謂。但是到“批鄧”時候,我就不好辦了,因為我是團政治處主任了,你得執行命令,就是違心你也得說,沒辦法呀。所以我只好來了一個“道不同不相與謀”,溜之大吉,起碼躲開了風口浪尖。“六四”這樣一個大的風波,就不一樣了。儘管我們處於被攻擊的地位,但是我們畢竟所處位置不同,聽到和看到很多事情。另外在這件事情上,我自認為,我還是能夠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沒有隨風倒。這是我聊以自慰的。

“六四”過去以後,紫陽已經被罷官、軟禁了。然後中央開十三屆四中全會吧,來解決趙紫陽的問題。當時中央有一個19號文件,講動亂的。這個文件我看了,當然不是通過正式渠道看的。看完以後,這麼說吧,其中一半兒是不公正的,一半兒是假的。別的我不好說,就說其中多處提到政改研究室的事,都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來的東西。可能是有這個事情,有這麼點兒影子,事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

當時,工作組被派進政改研究室了。牽頭的老金,是中直機關黨委的老幹部。他人不錯,比較客觀。他們來了以後,就四下調查。當時,我們單位已經抓起來兩個,老鮑一個,高山一個。上面的確確認為我們是真正的“小艦隊”,而且“黑”得不得了,“深”得不得了,“壞”得不得了。但是調查完以後,工作組最終的結論是:政改研究室“基本上堅持了四項基本原則”。這個報告送上去以後,上面就翻臉了:怎麼會是這樣一個結論?!政改研究室這樣一個機構,跟趙紫陽那麼密切,老鮑直接抓的機構會沒事?那“六四”從何而來啊?然後上面就二次改派中直機關黨委的副書記親自來調查,同時還調查前任工作組。後來,工作組的人跟我說:你看看,我們搞了倆月,現在來查我們來了!當時情況就是這樣。

對中直機關黨委調查組,我說了三條。第一條呢,趙紫陽不支持動亂,他是反對動亂的。他是想用和平的方法,去平息、化解,但他並不支持動亂。第二條,趙紫陽沒有反老鄧。我當時原話就這麼說的。第三條,當然,背後的事情我不知道,因為整個運動當中,我沒有見過趙紫陽。我們一般是老鮑來傳達給我們一些東西,是不是欺騙?我不敢肯定。我舉個例子,就是耀邦下台後,左派們一度要批判這個、批判那個。比如關於在“經濟上反自由化”的問題,趙紫陽1987年5月13號有一個“剎車”的講話。老鮑給我們傳達完以後說,這個講話實際上是鄧看過的,是小平支持的。所以我的第三點說,我揭發:老鮑告訴我們,五一三講話是鄧講的。當時就有人說這是趙的右傾,所以你們可以調查,如果老鄧沒講,那說明老鮑給中央領導人造謠。其實,這些觀點就是老鄧講的!我就是“將”他們一軍而已。

調查的這些人也不是壞人,但是我真是有氣。我說,你們跟“四人幫”搞得一樣嘛。他們說,“哎呀,不能這麼說呀。”我說,我就是打個比方而已。還好,人家覺得我講話比較直,不和我計較。我說,這次動亂當中,我和室里一半以上的幹部談過話,不要上街。這你們可以查。他們查了確實如此。我又說,我們單位沒有上街的,個別人去,那沒辦法。就是說沒有以我們單位名義上街的。當時很多單位,打着團中央旗號,中組部旗號上街都有,我們有嗎?他們查了也沒有。那你還要怎麼樣?

捕風捉影的文革遺風

在對政改研究室重點審查期間,楊尚昆也找過我,也是要我揭發。中組部的一個領導先跟我談,他一開始還說,哎呀,你今後的工作問題,我們一定要好好安排什麼的。我心想,什麼安排不安排的?無非就是想要我講講“內幕”嘛。我們開會都是公開的,十多個人參加,另外全部有文件,我們的研討結果也都是有文件的。我們沒什麼內幕,有什麼內幕啊?

跟楊尚昆談話時候,我也講上面說到那三條。首先,我認為趙紫陽並不支持動亂。你要是說,他處理動亂不力,這可以,但是他絕對不支持。支持動亂,就等於反黨啊,他顯然不屬於反黨。其次,趙紫陽沒有反對老鄧。他可能對老鄧的某些看法,提出自己的意見。主要是他的“五四講話”。他提出,學生有愛國主義熱情,是愛國的。他這是一個詮釋啊。這個詮釋對不對另說,你不能就因為這個說法可能跟老鄧的初衷不一樣,就說他反對鄧小平。不能這麼說,對吧?再次,我說,趙紫陽我很長時間就沒有見到他。後來的事情,都是老鮑傳達的。如果老鮑傳達的有什麼問題,那是老鮑的問題,我不知道趙紫陽本人怎麼說,我沒法評論。但是我所得到的信息,正式交代過的,是上面要求我們“不要介入這個漩渦”,“不要去支持學生,不要跟學生接觸”,“遵守黨的紀律”。後來楊尚昆還找我談過話,主要是要我揭發鮑彤。我們談了一個小時,他介紹了一些情況,說老鮑有“情婦”。我說,據我所知那個女的無非就是陪老鮑去養蜂夾道遊了兩次泳。這些事,反正你們有“手段”嘛……楊尚昆沒有表態。事後有人傳給我一句話,說楊尚昆“很失望”,白費了一個多小時。我說,那沒辦法,我只能講我知道的。後來聽說有人杜撰我在這次談話時痛哭流涕什麼的,我一不利欲熏心,二不賣主求榮,有什麼可哭的?無稽之談。

但是,在19號文件當中,卻實實在在地利用了我跟一個朋友聊天的一些內容。那還是1989年5月8號,我在中南海里遇到他。當時的局面是學生又開始絕食,矛盾趨於激化。這個朋友就問我,怎麼樣啊?我說,形勢不太好。他問我,紫陽倒不了吧?我順口就說,難說,紫陽手上不過就“三、四張牌”。第一張牌,說紫陽是“大管家”,他雖然不當總理了,但他還是中央財經小組組長,這點與耀邦不一樣。這是老鄧給他的任務,還要管經濟。可是現在通貨膨脹這麼厲害,大家搶購。你看,起碼他沒管好經濟,他這張“牌”沒了吧?第二,說他政治上比較穩定,這是跟耀邦比較。現在“穩”什麼呀?27萬學生大遊行,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這張“牌”也沒了吧?第三呢,就是用人的問題上,趙紫陽沒有自己的人啊。誰是紫陽的人啊?人家耀邦還有“團派”呢,紫陽有什麼派?他現在等於是孤家寡人。我說,現在唯一的,就是他能夠和平地平息這次學生動亂,也許才能保住自己。我說,現在必須得和平地平息這個事,否則就是動了武平息,他也得被人當作替罪羊踢出去。所以這時候呢,他可能在策略上,需要在一些地方和老鄧保持點距離呀,或者怎麼唱個白臉紅臉的。因為大家是很熟的朋友啊,大致就聊了這些內容。後來,這個朋友就給上面報告了。

人家“通天”啊,這些話就讓上面抓住了。這倒沒成為我的罪狀,跟我倒沒什麼關係了,他能拿我怎麼樣?這卻成了趙紫陽的罪狀!19號文件上面講了:“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高參”給趙紫陽出主意,要反對老鄧。後來我說,我人在北京呢,你們至少可以到我這兒來核實這件事呀,怎麼能就這樣寫入中央文件了呢?這件事,就是議論趙紫陽要下台,我沒有、也不敢跟鮑彤說,鮑彤都不知道這個事,更何況趙紫陽呢?怎麼是給趙紫陽出主意?說我“犯自由主義”,這我承認。我在政改研究室,跟少數人說過,跟幾個朋友說過,確實也不該這樣議論中央領導。可這跟趙紫陽有什麼關係啊?你怎麼能把這個作為趙紫陽、或者我們政改研究室的罪狀呀?這個文件,大多數是這樣的內容,捕風捉影。我當時就覺得,真沒多大意思。何必呢?

我跟楊尚昆談話中也說了這件事。當時我聲明一點:“三張牌”的話是我說的,沒錯。這是我要檢討的,自由主義、妄議上面。但這個話,我從來沒跟趙紫陽講,也沒跟鮑彤講過。很明顯,我沒傻到那個程度,趙紫陽還沒出事、還是總書記的時候,我去講這個?我就是私下議論了而已。我說,中央可以調查。但這個東西,不足以變成趙紫陽的問題吧。這是我負責任的話,不能像文件上寫的,好像是政改研究室研究了這麼一個策略,建議趙跟老鄧保持距離,絕對不是這麼回事。

不過,楊尚昆也好,特別是老鄧,可能真是認為“六四”的內幕非常“黑”。當然我不能確定老鄧是不是,但是清查的時候,就是奔着這個方向去的。最後處分我們室的幾個人,都是非常簡單的問題。有個同事就是跟一個朋友發了幾句牢騷,就給個處分。還有個同事在福建私下說了幾句話,無非就是說這個形勢啊,趙紫陽怎麼怎麼樣啦。中央不表態,大家都上街遊行了,思想比較混亂。這種話,在別的單位太普遍了。但是他被人揭發了,在我們單位就責令他做檢討。很能幹的人,後來在使用上始終被壓制。

當時,我的態度很明確,我說,要說有錯誤,趙紫陽肯定有錯誤,下台都應該。這麼大的事兒,你總書記要負政治責任嘛。但是你不要給他編造別的東西。我就是這個觀點。比如後面那個工作組找我談話,我就公開說,聽說有些人要批趙紫陽的經濟政策?趙紫陽的經濟政策哪裡來的?不就是老鄧的改革開放嗎?誰批,誰將來要負這個責任,肯定是錯誤的。

現在想想,他們也沒別的辦法。我們沒有法律上的手段來解決問題。而且老鄧有個講話嘛,沒有這個講話,還有退路。紫陽講話無非就是說,學生是愛國的,你的動機是愛國的,但是你的做法不對。但是老鄧講了,這就是動亂,就沒有退路了。那是很關鍵的一個東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本文摘自《回憶與反思——紅衛兵時代風雲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