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經濟學家茅於軾退黨 大陸民間反響熱烈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近日公開表態退黨,並認為大陸很多知識分子都有同感。大陸多名律師、作家對茅先生的舉動表示讚賞,並以親身經歷佐證其觀點。

大陸知名經濟學者茅於軾透露,中國很多知識份子跟他一樣,不想再留在黨內。*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近日公開表態退黨,並認為大陸很多知識分子都有同感。大陸多名律師、作家對茅先生的舉動表示讚賞,並以親身經歷佐證其觀點。

近期,中國自由派經濟學者茅於軾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表示,中國的市場化“需要政治上的清明,言論的自由,老百姓的監督,強調獨立的司法”,這些不能做到,市場的發展就會受到阻礙。

茅於軾直言,“現在這個時代,共產主義的思潮已經過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黨內了。知識分子中間很多這樣的想法。”

他說,“黨章上是可以退黨的,實際上是不允許你退黨的。所以想退黨的想了一個辦法,我不交黨費,那你可以把我開除了吧。所以就多少年不交黨費。”

茅於軾曾經兩度獲得過國際褒獎,包括2012年的米爾頓·弗里德曼自由獎、2014年的英國知名雜誌評選的“2014年世界思想家”稱號。

他公開表明“退黨”,引起外界輿論的極大反響。不少網友讚譽他是大陸最著名的、最清醒的知識精英之一,“老而清醒,老而彌堅”。

大陸的維權律師謝燕益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茅於軾先生的事實判斷在經濟領域是比較正確的;價值判斷方面,他有是非之心,站在人道立場上,有責任感和使命感。”

“他也認為自己有這個責任說話,自由主義的這些知識分子都願意聽他的話。都很認同他的觀點和對事實的判斷。”謝燕益說,“茅於軾先生是一個習慣說真話的老知識分子,也是中國大陸經濟學家的良心學者。他的話可以說是代表了老一代良心知識分子的心聲。”

中共不給退黨試圖不交黨費退黨

大陸作家荊楚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共產主義在全世界的實驗,那就是給人類一本反面教材。這本反面教材是用無數的血淚和白骨寫成的。”

荊楚表示,自己曾“誤上賊船入了黨”,“我也採用茅於軾先生的辦法,入黨以後始終不交黨費,也不參加任何的活動,他們就不給我辦退……我聽到共產黨三個字就像吞下蒼蠅一樣噁心。”

大陸前檢察官沈良慶表示,中共尤其在“八九六四”以後,不讓人退黨,只允許開除出黨,就像黑幫清理門戶那樣。“我有一個姓朱的學長及一位姓張的學弟,他們出於對中共六四鎮壓學生運動的義憤,公開聲明要求退黨。按道理這是黨員的權利,可以選擇退黨,但結果就不行,最後結果是被開除出黨。”

中共黨媒2016年的報導披露,僅天津的66家國有企業、12萬餘名黨員幹部,欠交少交黨費高達2.77億元。

退黨是知識分子選擇良知與勇氣

對於很多知識分子都想退黨的現狀,荊楚說,“我認為在知識分子群體中,他們有信念,從靈魂深處抵制共產主義的理論。知識分子是講良知的,講內心深處的認同感的。”

著名的環保維權人士和網絡作家譚作人也表示,“大多數中國知識分子普遍存在是否有良知、有勇氣的問題。在利益面前,他們主動或者被動作出了選擇,放棄良知和勇氣,選擇了利已。而茅於軾先生和其他優秀的知識分子,主動選擇了擔當社會責任,而放棄了利益。這是十分了不起的。”

荊楚表示,像全國2,000多名人大代表,一個個就像木偶一樣虛耗納稅人的血汗,不為納稅人說話,那麼多禍國殃民的政策出台,他們全部是一致舉手、鼓掌通過。

他還表示,像茅於軾這樣勇敢的人多了,那些獨夫民賊就變成過街老鼠了。如果眾人一個個出於恐懼,不敢發聲,那些獨夫民賊就會無所顧忌地危害國家、殘害百姓。

八千萬黨員是毫無意義的數字

茅於軾在美國之音的訪談中還談到,“這個世界在變,國內國外,各方面的力量,它的方向是朝着民主、法治、憲政、人權,朝這個方向”,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對此,荊楚表示,共產黨政權現在已經毫無底氣,毫無信心了,走到今天已經天怒人怨,處於風雨飄搖之中。“我曾經做了個評估,所謂共產黨宣稱有八千萬黨員,我認為一個黨員都沒有嘛。因為共產主義的那套意識形態,那套理論都遭到整個社會、人們的抵制,根本就不信它。從這個意義上,沒有一個共產黨員。”

他說,“八千萬黨員”這完全是一個可以忽視的毫無意義的數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