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在中國幻想破滅 美企業家將業務搬回家

十幾年前懷着“雄心大志”的美國人,到中國大陸想要“大展鴻圖”,現在他們的幻想破滅,紛紛出走,關閉在大陸的公司,轉移到東南亞等國家重起爐灶,或回到美國發展。

美企業家:在中國經營越來越困難

美國加州男子史蒂夫·穆索羅(Steve Mushero)15年前在其著作中預測,過去的“美國夢”,將只能在中國大陸實現。不久,他滿懷期待地移居到上海,遇到了未來的工作夥伴及妻子,開辦了一家公司。該公司被亞馬遜公司及阿里巴巴集團控股公司認證為合作夥伴,為互聯網市場提供雲端服務。

然而,由於中共政府的種種限制,公司由極盛時期淪落到負債纍纍,今年52歲的穆索羅計劃打道回府,因為在硅谷他看到了更廣大的雲計算市場,“未來不在這裡(上海)。”他告訴《華爾街日報》。

多年來,包括美國企業家的部分外國人看好中國這個新興經濟體的未來發展,離開祖國到中國尋求開辦企業的機會,他們創辦了科技公司、連鎖餐廳和工廠。許多人學會了普通話,在中國僱用及培訓數千名員工,並且成家置產,和中國配偶養育了會雙語的孩子。

然而近幾年,在中國運營事業的成本飆升、稅收不斷增加、中共政權的控制力度升級,以及反覆無常的監管制度,讓這些外國人無所適從,更無法與當地的中國企業競爭。他們的夢想開始破滅。

另一方面,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正在利用關稅、控制投資,以及起訴偷竊美國技術者等方式,向中共發出強烈信號,挑戰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多年來在中國大陸被強制要求技術轉移及遭遇不公待遇的許多美國企業,為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感到振奮。

移居上海13年的美國馬薩諸塞州法學教授史蒂文·伯恩(Steven Bourne)每年舉辦數次午餐會,受邀的當地外資企業家,在享受美食的同時交流在大陸的經營心得。伯恩告訴《華日》,最近的交流重心多數為在大陸的生活“越來越艱難”。

他說,在最近的一個星期五的餐會中,一家瑞典美容產品製造商表示將舉家遷移到香港,因為“那裡的法規更加清晰,稅收也更低。”

一位美國藝術品經銷商說,他的富裕客戶因中共控制貨幣而減少購買數量,他決定回到加州。47歲的、來自美國費城的傑克·董(Jack Tung)為好萊塢電影製作服裝,他說,目前在中國經營的成本太高,利潤低,導致運營壓力升高。他計劃將公司由上海轉移到泰國。

各項數據證實中國外資出走潮

國際搬家公司“聖達菲集團A/ S”(Santa Fe Group A/S)說,現在搬離中國大陸的家庭數量,高於遷入的數量。每年學費高達30,000美元的上海美國學校,今年的入學人數比五年前的高峰時期減少了近17%。

中國美國商會表示,75%的會員失去在中國大陸做生意的興趣。近幾年,其上海分會流失了六百多名會員。該商會組織對在廣東的美國企業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七成受訪者可能會推遲在中國的投資或將其轉移到海外。

中共不公對待外國企業

《華日》說,對於投資中國熱潮轉為出走潮的趨勢,許多人認為這個轉變始於2012年左右。當時中共政權面臨債務增加、產能過剩、普遍存在的腐敗,以及嚴重的環境污染等問題,決定加強外資審批並控制污染,以及提出了新的社會保障法,提高了工資水平以及解僱工人的難度。

與此同時,中共還加強了控制互聯網的防火牆,以及對外資實施一些限制,迫使他們向中國合作夥伴轉移技術。

這些措施增加了外資在大陸經營的難度。大約20年前來到上海的鮑勃·博伊斯(Bob Boyce),開辦燒烤餐廳,將美國蒙大拿的漢堡及啤酒引進當地。物美價廉的美國式餐廳立即受到中國人的歡迎。

博伊斯的餐廳後來在中國十個城市設立連鎖餐廳,共僱用了12,000人,價值7000萬美元。然而好景不常,中共監管人員開始注意外國餐廳,博伊斯說再怎麼深入中國市場,“你的外國人標籤一直貼在你的額頭上”。

博伊斯的連鎖餐廳遭到中共環境衛生檢查員幾近挑剔的檢查,加上時有“新規定”出現,讓他無所適從。例如中共官員要求他的餐廳設立一個8平方米的獨立空間,專門準備西式沙拉。另外,在一位退休的中共領導人搬到他的餐廳附近後,中共官員每晚來檢查噪音水平。

面對中共各項不合理的作法,博伊斯於2012年關閉餐廳,回到西雅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