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陶傑:都是這老頭累事 世界才變成這樣!

老布殊在尼克遜訪問北京之後,曾擔任美國駐中國聯絡處主任,兩公婆學着北京人一樣,衣裝樸實,騎單車。中方一眼看出這種人的心理弱點,向老布殊招手,誘以龐大的市場。老布殊派出特使卲格羅夫秘訪北京,又模仿當年基辛格鬼鬼祟祟的行藏,與中國破冰,代價只是救出了一兩個方勵之這類的自由知識分子。

老布殊是美國現代史上一個典型的“力小而位尊”的總統。

其人可以上位白宮,因為列根的餘蔭。老布殊在任內,世界發生了兩件足以改變人類歷史的大事:一九八九年的北京天安門事件,以及隨之而來的蘇聯共產帝國崩潰。

這兩件大事,若遇上一名雄才偉略的領袖,即如米開朗基羅,無意中得到了一塊上佳的大理石,會雕刻出美垂久遠的作品。

但老布殊沒有這種歷史的觸覺和運籌帷幄的能力。中國的天安門事件,激發西方文明世界予以經濟制裁。鄧小平雖然嘴巴硬,但內心知道,中國有求於西方,多於西方有求於中國,企圖打破圍堵,向老布殊拉衣袖攀舊交情。

老布殊在尼克遜訪問北京之後,曾擔任美國駐中國聯絡處主任,兩公婆學着北京人一樣,衣裝樸實,騎單車。中方一眼看出這種人的心理弱點,向老布殊招手,誘以龐大的市場。老布殊派出特使卲格羅夫秘訪北京,又模仿當年基辛格鬼鬼祟祟的行藏,與中國破冰,代價只是救出了一兩個方勵之這類的自由知識分子。

老布殊之笨,在於他本來可以趁這個機會叫高一點價,但他沒有。對於中國,他像大多數美國人一樣,有一種婆婆媽媽的感性的認知。

然而對待蘇聯崩潰之後,俄國冒出了兩位認同西方民主自由的領袖:戈巴卓夫和葉利欽。這時布殊是美國領袖,他應該主動一點向告別共產極權、新誕生的民主俄羅斯伸出友誼之手,包括將俄羅斯趁機回拉入北約。

但布殊沒有。他對俄國人有偏見和西歐人帶有的傲慢。戈巴卓夫的政治和經濟改革,美國的態度很冷漠,美國的資本沒有趁機大舉進入俄羅斯市場。葉利欽很失望,臨死前將權力交給對西方有疑懼而強硬的普京。但中國的鄧小平,本質上是一名老共產黨,老布殊卻天真地相信這個中國老人有可能將中國帶上一條民主之路。

老布殊拒絕了後共產的俄國,卻繼續擁抱天安門屠殺之後的共產中國。此一雙重誤判,為西方留下今日普京和習近平雙重的威脅。

加上老布殊發動海灣戰爭,埋下了伊斯蘭國崛起的種子。今日全球伊斯蘭恐怖勢力之蔓延、伊斯蘭化入侵歐洲,老布殊難辭其疚。

最搞笑的是老布殊以為自己為萬世開太平,想玩家天下,總統位置傳給兒子,大兒子之後還讓小兒子接位。老布殊教壞了克林頓,何德何能的克林頓,也想自己的老婆甚至將來女兒來繼位。列根建立的一點點基業,被這個平庸的老頭開始敗壞。

What a mess。但美國人不傻,民主發揮了威力,終於由川普出來,撥亂反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