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原證監會最牛處長被查:低調下海三年 是聯想親密盟友

雖然早已離任證監會國際部處長一職,並在三年前下海組建私募創業的劉鑫最終還是未能逃過恢恢的天網。

日前,《財新》發佈報道稱,一位證監會前官員在深圳機場被帶走調查,帶走他的不是刑偵或經偵辦案人員,而是來自中央紀委的辦案人員。

這位被帶走的便是劉鑫。

隨後,叩叩財訊也從相關渠道證實了這一消息。

“或與在2006年前後的一樁舊案,涉及權利尋租等重大問題。”一位接近於劉鑫知情人士向叩叩財訊透露,劉鑫只是這一樁案件中的一環,是在有關辦案人員調查另一起重大案件時,牽扯而出的,或涉及到更大的權利人士。

劉鑫此次被帶走是發生在11月初。

公開資料顯示,在2006年至2008年期間,劉鑫在證監會國際部綜合處任副處長。

從五道口金融學院畢業後,1998年,年僅24歲的劉鑫便進入證監會工作,直到2015年6月底正式從證監會離職下海創業,劉鑫在證監會裡一共工作了整整17年。其中,從2005年開始,之後的十年時間,其皆在證監會國際部任職,從最初的國際部境外上市處處理調研員一路升遷至離職前的國際部監管合作一處處長。

2015年6月,在斯時證監會官員離職潮中,其也選擇了下海。

但令人意外的是,與從監管層出來的大多數官員選擇去大型商業機構不同,劉鑫選擇了創業,建立了自己的私募公司北京信宸投資諮詢有限公司。

“劉鑫當時從證監會離職,也非其自願,背後有更深層次的原因。”上述接近劉鑫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財訊補充道,而這與此次其被調查也或有關聯。

即便如此,三年過去了,該來的總會來的,因為“出來混的始終要還”。

1)最牛證監會男、女處長皆覆滅

相比起有最牛證監會女處長之稱的李志玲,劉鑫已經算是幸運的。

劉鑫,這位在多位與之打過交道的人口中被形容為“膽子大、官架足、脾氣爆”的前證監會處長,可謂是證監會最牛男處長。

李志玲於1999年進入證監會,晚劉鑫一年,也同樣和劉鑫一樣,研究生畢業後便進入證監會,最初也是從證監會基層員工做起,一步一步走上了發行部門處級幹部的崗位。

2015年6月19日,端午節小長假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上午,是人們在證監會的辦公室里最後見到李志玲的時間。

在一天之後的6月20日,證監會便正式宣布決定對李志玲作出行政開除處分,同時,因涉嫌職務犯罪,李志玲被移送司法機關。

李志玲被捕的十天後,也是人們在證監會辦公室中最後見到劉鑫的日子。

與李志玲不同的是,劉鑫在自己擔任了數年的處長位置上全身而退,正式從證監會離職,那一年,李志玲42歲,比劉鑫大一歲,劉鑫41歲。

說起來,這兩位最牛證監會處長有非常多相似之處。

李志玲擔任證監會發行部處長多年,跟她打過交道的投行人士都認為她“比較凶”,她很少願意與一線投行人員交流,“券商要攀上她的高枝兒,得很有辦法才行”,因為李志玲“只願意見相關上市公司的董事長”。

劉鑫同樣類似,因當時企業發行H股還需要向國際部報材料審核,時任證監會國際部處長的他,就直接把材料鎖在辦公桌柜子里,等着企業老闆親自去求他,才能放行以繼續後面的流程。

“證監會國際部從來沒有把企業能不能發行H股當成是一項自己手裡的權力,但是劉鑫就把這個權力用到了極致,官架子特別大。”一位劉鑫此前在證監會內部的同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此評價他。

目前H股主板上市公司有238家,劉鑫任職國際部期間,就有127家H股公司上市,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企業。

“劉鑫,這還不僅僅是簡單的官架子問題。H股的審批過程中,可能涉嫌設租尋租的腐敗。”有分析人士認為。

同樣,在李志玲後來的案件中,也提到她正是其利用職務的便利與有關上市公司進行權錢交易,以幫助公司上市或再融資為名,收受巨額賄賂。

脾氣火爆也是兩人的共通點。

李志玲在證監會中,素來以爆脾氣聞名,即使其在被逮捕後,投行機構的人士一提到她,都還是對她頗為嚴厲的個人作風心有餘悸。

一位投行人員曾心酸地回憶其與她交往的細節:“陪投行大老總和某國企董事長在她辦公室被罵了半個小時”,雖然僅僅是一個證監會的處長,但就敢叫機構大老總站在過道聽訓。

劉鑫則比李志玲有過之而無不及。

其在國際部任副處長時,就曾因一言不合,在辦公室就直接動手將其頂頭上司一拳打倒在地。

有意思的是,在名利圈中,女性喜歡奢侈品,男性喜歡高爾夫,這一點也在這兩位證監會最牛處長身上得以體現得淋漓盡致。

李志玲鍾愛奢侈品牌服裝和包,劉鑫的愛好則是喜歡在飛到世界各地打高爾夫球。

權力在握之時,在多個公開或私人場合中,常常以一身奢侈品牌套裝現身的李志玲,那一身花花綠綠的明艷也正好和她那火爆的脾氣相得益彰,恣意而張狂。

劉鑫,則早在證監會任職期間,就經常飛到深圳、香港打高爾夫球,尤其離職後,在他的朋友圈中,他更是肆無忌憚地大曬其在世界各地打球的照片。

2017年,李志玲案一審宣判,據稱其受審期間態度惡劣,零口供,由此也導致其從嚴處罰,被判以無期徒刑,其不服,再次提起上訴。在近期,二審宣判依然維持原判。

李志玲也成為近年來金融反腐領域中,刑期最長的涉案者。

但就在其二審結果出爐的幾個月後,在2015年逃過一劫的劉鑫,也在最終還是步入其後塵。只不過也是晚到了三年。

不過據說此次劉鑫並未如李志玲般以火爆的脾氣負隅頑抗,而是已經交待出大量的違法事實,讓與之有關聯的人心之惶惶。

2)聯想的盟友

在劉鑫調任國際部之前,曾在證監會辦公廳秘書處工作過一段時間,擔任當時分管國際部等部門的證監會主席助理汪建熙的秘書。

2004年9月,汪建熙調往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擔任副董事長,其後,劉鑫則被正式安排進國際部工作。

2015年6月,劉鑫從證監會離職後,以其在監管層多年積累的人脈和資源,是完全有能力去市場中的大型機構一展身手。但其卻選擇了低調創業,成立了一家規模頗小的私募——北京信宸投資諮詢有限公司(下稱”信宸投資“),平靜地安於市場一隅。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信宸投資成立於2015年3月3日,最初註冊資本100萬元,2016年底,增資至200萬元,2017年6月5日正式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為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

信宸投資雖然已經成立三年,但在行業中,卻低調異常,網上也很少有其資料,目前也僅有一隻名為“北京信宸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夥)”的產品。

而該只產品除了現身港股大生農業,曾一度持有其3.3億股外,還在2018年3月,以5784萬元參與新三板企業納晶科技的定增,獲得其3.8%的股權。

“該基金還投資了一家目前正在申報A股IPO的企業,不日就即將上會。”上述接近劉鑫的知情人士告訴叩叩財訊,目前尚難判斷該次事件對其IPO是否會有影響。

顯然,該私募企業的風格似乎與昔日那個高調、張揚、膽大的證監會國際部處長劉鑫的性格已經截然不同。

在當日如此令人費解的選擇,如今回想起來,個中皆或有緣由。

叩叩財訊曾獲知一個有意思的細節。

在2015年李志玲案發之前,有關層面曾找李志玲談話,給她機會,讓她自己主動從證監會辭職走人,但其貪戀權勢,不肯離職。

劉鑫與李志玲則正好相反,其正在李志玲案爆發同期,選擇了急流勇退,悄然離開了其苦心經營經營十七載的權勢鐵飯碗。

信宸投資是劉鑫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找到相熟的民營企業出資為其創辦的私募。

令人驚訝的是,而就在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小投資企業中,聯想集團也悄然現身其中

據企查查工商資料顯示,信宸投資共有3名自然人股東和1名法人股東,分別為自然人鬍子和、瀋海鷹、胡方略和法人股東西藏東方企慧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東方企慧”)。

其中,東方企慧並非是其原始創始股東,2016年2月,東方企慧以受讓股權的形式入股,共獲得信宸投資4%的股份,至於其以多少對價入股,尚不得而知。

穿透東方企慧股權結構得知,其由融科物業投資有限公司和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聯想控股”)分別持股98.33%和1.67%,而融科物業的股東則是聯想控股和聯想投資,分別持有其75%和25%。

也就是說東方企慧為聯想集團全資持有的企業,而聯想集團旗下的H股上市企業聯想控股即為其控股股東。

在信宸投資管理的北京信宸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夥)中,東方企慧作為LP,持有其40%的股份。

有意思的是,聯想控股在2015年6月在H股剛剛上市,2018年4月20日,聯想控股成為首家H股全流通試點企業。

(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叩叩財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