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澤民遺丑外交

跟朋友到奧地利薩爾斯堡遊玩,站在莫扎特故居前不禁想起了江澤民在這所故居的醜事。

1999年3月30日,江在奧地利總統克萊斯蒂爾的陪同下到此參觀。故居內最有價值的收藏品係莫扎特1785年在維也納購買的一架鋼琴,據講除他本人,世界上還沒有第二個人彈過。鋼琴前掛着“禁止觸摸”的德英文告示。邊個知,在奧地利總統介紹完這架鋼琴後,江一屁股坐低來,開始彈奏“洪湖水,浪打浪”。

江的突發舉動讓在場熟知奧地利文化背景的中國大使館陪同人員大為吃驚和羞愧,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而奧地利總統則有心阻止江,但又顧及外交禮節,表情十分尷尬。

原來,莫扎特在奧地利人的心目中的地位就像聖人一樣,對莫扎特文物的褻瀆,就係對整個奧地利的羞辱,江的行為無異於當眾給奧地利總統耳光。第二天,奧地利媒體鋪天蓋地頭條報導此事,所使用的大標題全都係“醜聞”等,《多瑙日報》更係刊登了一幅漫畫:江拿着鎚子和鐮刀彈鋼琴。再過一天,歐洲很多報紙電台都轉載了這幅漫畫。

話題談到呢度,居然有位同行的朋友講:“那年我正在德國進修,剛好在電視里看到他彈琴了,實在覺得太丟臉啦。德國報刊和電台都在以醜聞來報導這件事。”

回眸一笑鬼魅生,歷朝漢奸無顏色。

近百年來中俄邊界紛爭不斷,包括滿清皇帝、中華民國總統和中共歷代主席們,邊個都沒去觸碰領土爭端,一直擱置未決。然而,鮮為人知的係,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如此重大事件,12月11日《人民日報》第一版中只有一個一百字的簡短介紹。為咩中國媒體不敢全面報導?為咩江要刪節歷史、刻意迴避這次“大國領袖”會晤呢?

原來,這係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條約,中間隱藏着驚天黑幕。江澤民背着全國人民,將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拱手奉送給了俄國。圖門江出海口也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江在出賣了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總和或40個台灣的領土之後,摟着葉利欽的脖子撒歡獻媚。其醜態在外國記者的鏡頭中一覽無遺。

江澤民也許係國際上媒體的“最愛”,每當其出場,都讓記者們興奮不已,抓住機會狂拍,因為江提供的“精彩”鏡頭實在太多。

在冰島總統舉辦的宴會上,江突然跳起高歌,王冶平哭喪着臉,一旁的中方人員對江投去不屑目光。冰島總統則目不斜視,表情尷尬。讓國際媒體好一頓挖苦。

1997年江去法國,走到電梯口,突然抓住法國總統夫人的手要求跳舞。總統夫人雖然大吃一驚,但出於禮貌沒甩開,勉強陪江跳了一曲。

在西班牙受國王接見時,江把公共場所當洗手間,掏出梳子當眾梳理,搔首弄姿,西班牙國王驚訝地張着合不上的嘴在旁觀看。

在國際上江澤民因愛搶風頭出盡洋相。一次在俄羅斯開會,規定每位只給15分鐘發言,但江竟全不顧在場各國首腦,用中文發言在沒翻譯的情況下,滔滔不絕講了一個多小時,以至講完時竟有人禱告“上帝啊,他終於講完了。”在土耳其,當總統向江授勛時,還沒等人家動手,江就自己拿過勳章掛在脖子上,令在場人目瞪口呆。

在古巴,江怪胎似的表情,連卡斯特羅都快看不落去了。

2002年江在布殊農場吃烤肉,下車後不顧老婆王冶平,獨自揚長而去,不等主人邀請,率先登門入室。無奈布殊夫婦只得一邊一個安慰王,攙扶着王跟隨其後。

同年,布殊訪問北京,江本該將王冶平介紹給布殊夫人,邊個知反而一把把她攔在後面,另一隻手推開布殊,讓準備上前去與布殊夫人握手的王冶平措手不及、臉色大變。布殊緊皺眉頭,低頭思索,表情痛苦。

同年,布殊訪問北京,江本該將王冶平介紹給布殊夫人,邊個知反而一把把她攔在後面,另一隻手推開布殊,讓準備上前去與布殊夫人握手的王冶平措手不及、臉色大變。布殊緊皺眉頭,低頭思索,表情痛苦。

當晚,江澤民在宴席上為布殊演唱《我的太陽》,還邀請布殊一起同唱,被布殊笑着拒絕。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江不顧顏面,戲子似地為別國總統獻唱,實在有辱中華。

江澤民到國外訪問,每次都會遇到受中共迫害的各個團體的抗議,每次都不敢從正門走,總係挑後門、偏門甚至垃圾道走。江就係咁個喪盡天良、到處丟中國人臉和污辱中華民族威嚴、出賣國土的東西。有消息透露,據記者們私下講,拿出來發表的這些圖片,噁心程度還只屬於中等,最噁心的嗰啲還沒拿出來呢。

怪不得當香港媒體報導江死亡的消息後,那麼多國人跟着樂,放鞭炮歡慶,滿天下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江澤民這樣的妖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