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悶聲發大財 宰牛作坊給活牛注水120斤 牛流淚下跪

知情人告訴記者,流水通常在屠宰之前12小時就開始了。注水分成幾次,前後注水大約120斤,以此來達到給牛增重的目的。 記者在現場看到,這些牛肚子已經被撐得滾圓,身上還出現了浮腫。就在記者拍攝時,一頭被大量注水的牛承受不住而跪倒在地牛,眼中流出了痛苦的淚水。

編者按:“活牛注水”,被注水的牛因承受不了痛苦而“下跪流淚”這些字眼重重的撞擊着讀者的心靈。更令人震驚的是,屠宰場老闆竟然還能說出“並不痛苦”這樣毫無人性的話!這不禁讓人追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是什麼讓原本善良的中國人變成了這個樣子!

十幾年前,江澤民面對香港記者的追問,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悶聲發大財”,於不經意間道出了他陰暗的心理。也於不經意間,道出了薄熙來、徐才厚、谷俊山、郭伯雄、周永康不斷升官發財、最終鋃鐺入獄的“秘密”。

正是江澤民的以“悶聲發大財”治國,十幾年來,催生出無數的貪官污吏,一時之間“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道,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

上樑不正下樑歪,延伸到社會的各個行業中,也就出現了充斥一切行業的黑心現象。為了“發大財”,出現了各種毒奶粉、毒煙、毒酒、毒大米等等喪盡天良的怪現象,當然,也就出現了本文中的“活牛注水”。

原文報道:

以往荔枝新聞曾經報道過,在南京有一些宰牛作坊,採用給活牛注水的手法增加牛肉的重量。最近又有知情人向我們提供線索,由於南京周邊查得嚴,這些注水牛作坊轉移到了臨近南京的安徽全椒、來安兩縣,注水手法更加殘忍,注水牛肉主要銷售地還是南京。記者對此事進行了半個多月的跟蹤調查。

10月底的南京凌晨,因為冷空氣的到來有些寒冷,但是南京潤恆肉類凍品交易市場內的許對對牛羊肉批發部卻是熱火朝天。凌晨三點多鐘,一輛牌照為蘇A2W8T5的貨車將一整車的牛肉送到了許對對牛羊肉批發部,等待多時的客戶們開始按照自己的需求購買。

現場準備購買牛肉的商戶告訴記者,他們之所以到許對對家來買牛肉,是因為便宜。這家的牛肉價格一斤在28到30元之間,要比其他家便宜3塊錢左右,如果要得多,還能再便宜些。

不過,便宜的背後,卻隱藏着殘忍的黑幕。

黃牛的慘叫徹夜不停

在隨後幾天,記者對這輛牌照為蘇A2W8T5的貨車進行了跟蹤拍攝,最終找到了位於安徽省滁州市全椒縣高橋村的一處屠宰點。

11月1日晚上8點左右,記者來到了這家屠宰點附近,黑漆漆的夜空中不時傳來牛的慘叫聲。附近村民告訴記者,這樣的慘叫聲每天都有。透過屠宰點的窗戶,記者看到四頭待宰的黃牛被拴在一個圍欄上,而在這幾頭牛的鼻孔上,都插着一個塑料水管。幾頭牛不停地通過這個管子對外噴水,其中一頭牛鼻孔上的管子連接在水管上。

知情人告訴記者,流水通常在屠宰之前12小時就開始了。注水分成幾次,前後注水大約120斤,以此來達到給牛增重的目的。

記者在現場看到,這些牛肚子已經被撐得滾圓,身上還出現了浮腫。就在記者拍攝時,一頭被大量注水的牛承受不住而跪倒在地牛,眼中流出了痛苦的淚水。

從晚上七點鐘開始,一直到凌晨,這個屠宰點一共屠宰了七八頭黃牛。直到被宰殺的時候,屠宰場的工人才會把插在牛鼻子裏面管子拔出。這時,牛的鼻子里就會不停向外噴水。

記者在長時間的跟蹤調查過程中發現,向南京銷售注水牛的屠宰點不止全椒這一處。在安徽省來安縣水口鎮,同樣有一個注水牛屠宰點。

多部門配合跨省查處注水牛作坊

記者將這一情況向南京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環境犯罪偵查支隊進行了反映。

11月16日,對位於安徽全椒、來安的兩個注水牛屠宰點進行突擊查處。

當記者將前期拍攝的注水畫面拿給老闆和工人看時,這裡的工人不得不承認給牛注水的事實。

一位工人告訴記者,給牛注水是老闆授意的,為的是給牛增加重量。而老闆知道這樣的行為違法,因此特意交代,在注水時要把大門緊鎖、禁止陌生人進入。

現場工人告訴記者,他們一般是從早上七八點開始給牛注水,過程長達10多個小時。記者注意到,現場每頭牛鼻子上的塑料管都被一個木塞子堵住。工人說,這是為了保證灌進去的水不會噴出來。工人稱確實殘忍,作坊老闆認為“不痛苦”採訪過程中,當記者問到現場的工人對給牛注水的感受時,他們都表示這樣的行為的確殘忍。

但是老闆許某卻表示,進入屠宰場的牛反正是要宰殺的,有沒有注水等待他們的結果都是一樣的。而他給牛注水,實際上並沒有增加多少重量,因此不算什麼大事。

在整個查處過程中發現,這個屠宰點不僅給牛注水,還違規使用生石灰浸泡牛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荔枝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