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網控陡升禍內外 因習近平提拔林銳?北京政權時日無多?


 

中共當局近來大規模關閉近萬個自媒體賬號後,中共公安部門目前正進將觸角延伸到海外社交媒體,開展對推特的清網行動。有消息人士說,這一波針對境外媒體的大規模清網行動,與中共公安部門高層人事變動有關。近日原廈門市公安局長林銳,獲擢升任公安部主管網安的副部長。評論人士周曉輝撰文認為,中共讓道路以目成現實,則說明北京政權時日無多。

中共國家網信辦官網日前稱,自10月20日針對自媒體展開專案整治行動以來,至今已查封九千八百多個自媒體賬號,並對微信、微博等自媒體平台提出嚴重警告。近日,不少使用海外推特的大陸網民,被中共有關部門約談要求關閉賬號,甚至有人因發送推文而遭到拘留、逮捕。

網信辦官網11月16日再發消息稱,約談了10家客戶端自媒體,包括:百度、騰訊、新浪、今日頭條、搜狐、網易、UC頭條、一點資訊、鳳凰、知乎,網信辦要求平台企業切實履行主體責任,按照全網一個標準,全面自查自糾。

“為了活着就要閉嘴”

11月11日,大陸知名學者蔡慎坤在其推特上與大家道別:

做為一個實名寫作的時評人,過去十五年留下4000多篇時評,可是現在,為了自己能夠苟活下去,不得不放棄艱苦的寫作,不得不告別海內外千千萬萬讀者朋友,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在第一時間把最及時最準確的時評發出來,但願這個時間不會太長不會太長,但願黑夜快快過去。 pic.twitter.com/kODtmvdceX

— 蔡慎坤 (@cskun1989) November 11, 2018

同一天,大陸知名金融學家賀江兵在推特上說:“如果一個國家連金融都不能在牆外評論,你讓川普信你?服了你們了。”

有熟悉賀江兵的朋友告訴記者,中共讓放出來的人給賀江兵帶話,威脅要抓他了。

蔡慎坤在推特上回應賀江兵:“不擇手段恐嚇身邊所有的人,從而達到讓你閉上眼睛不說話的目的!”不擇手段恐嚇身邊所有的人,從而達到讓你閉上眼睛不說話的目的!

不擇手段恐嚇身邊所有的人,從而達到讓你閉上眼睛不說話的目的! https://t.co/nT34mnJ2xH

— 蔡慎坤 (@cskun1989) November 11, 2018

海外政論網絡雜誌《北京之春》的有關消息說,這場推特內容被中共當局刪除的人士包括,高瑜、陳永苗、記者文濤、律師覃永沛、網絡觀察員古河、劉強本、維權人士何德普等。

消息說,中共的推特清網能如此精確地鎖定推友賬號和密碼,顯示了當局對美國社交媒體,尤其是對推特的滲透和控制又升了一級。

維權網的消息說,據來自大陸多位人權活動人士的信息,北京、重慶、山東、湖北、福建和廣東等地的公安部門對擁有推特賬戶的活動人士進行約談,在約談過程中對他們進行恐嚇,並要求他們刪除推特帳號和所發佈的內容。

重慶的劉繼春、福建廈門市的潘細佃等,因為拒絕配合當局刪除推特內容,則被公安部門逮捕或扣押。在這場清網行動中受衝擊的人數還在不斷增多。

而被強行刪除的Twitter賬號,包括2015年已入獄的異見人士吳淦,其網名是〝超級低俗屠夫〞,他的推特賬號@tufuwugan,和他在推特上2015之前所發佈的全部內容,已於11月9日全部被刪除。

中國大陸經濟界消息人士曹山石11月13日在推文中寫道:

公眾號今晚陣亡了。6月、8月、11月,微博、微信、公眾號,應該屬於年內三封第一人吧。醫學談深了,就涉及法律;歷史談深了,就涉及政治;經濟談深了,就涉及政策;藝術談深了,就涉及價值取向;人文談深了,就涉及思想道德。還能談啥? pic.twitter.com/UU3fwvyij5

— 曹山石 (@caolei1) November 13, 2018

大規模清網行動與習近平提拔的人有關?

美國民運網站《北京之春》介紹說,中共公安部負責網絡安全的副部長林銳畢業於中國人警察官大學的計算機專業,長期從事網絡安全工作。福建“三網友案”就是他製造的以言制罪的一個案件。

維權網說,有消息人士指出,中共當局這場針對境外社交媒體的大規模清網行動與公安部內部高層的人事變動有關,習近平的親信,原廈門市公安局長林銳本月晉陞為公安部主管網絡安全的副部長。消息人士說,在中共19屆四中全會即將來臨之際,習近平的親信們試圖通過控制民間思想輿論來製造出一個誓死忠於習近平的氛圍。

11月7日被任命為中共公安副部長的林銳畢業於中國人警察官大學的計算機專業,長期從事網路安全工作,福建〝三網友案〞就是他製造的以言制罪的一個案件。

圖為林銳

早在2015年,中共軍報就曾刊文稱,一個國家的傾覆,始於思想的瓦解。報導稱,突尼斯、利比亞和埃及等國家政權,都是被〝推特〞推倒,一夜之間垮台的值得深思!

軍報還稱,〝網路時代的敵人,手中拿着的可不僅是刀槍劍戟,還有滑鼠鍵盤!〞並指自媒體網路言論從根本上動搖中共的執政地位云云。

“你封社交媒體,是你恐懼”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表示,如果中共都不敢讓老百姓講話,那說明這個政府知道它不能代表人民。“政府如果認為人民是不可靠的,那麼這個政府自己一定是靠不住的。”

他說:“我認為,不讓老百姓講話,這個國家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這個國家如果有憲法保障言論自由,而政府壓制言論自由,這個政府一定是違反了憲法;如果有哪個政黨不讓老百姓說話,這個政黨一定是違反了憲法。這個政黨就不是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這個政黨等於自己宣布自己是非法的。”

網民“土地”在推特上發文:“任何一個國家,當有人直登天堂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在墜入地獄。當有人宣揚正義的時候,也一定會有人在製造邪惡;而我們能做的就是站在正義的一方。不要讓邪惡的思想滲透了我們的靈魂。”

更有藝術家追魂自拍視頻,對鏡頭喊道:“為什麼你要封殺微信號,因為你恐懼,為什麼恐懼?因為你要完了啊……!”

周曉輝:道路以目成現實北京政權時日無多

評論員周曉輝18日撰文表示,中共當下的網絡禁言,令他不禁想到了西周末年厲王統治時期民眾“道路以目”的場景。

文章說,為了控制社會的言論,厲王從衛國請來巫師,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發現了後就來報告,立即殺掉。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相見也只能互遞眼色示意而已,這就是“道路以目”的由來。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

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就告訴他的大臣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召公卻說:“這只是把他們的話堵回去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但是厲王根本不聽勸阻,繼續一意孤行。

厲王三十七年(前842年),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摺磨下,西周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不可一世的厲王,被國人暴動嚇破了膽,逃奔於彘(今山西霍縣),結束了其殘暴的統治。

兩千多年後的中共統治與厲王何其相似?中共建政後,發起了一個個運動,迫害各界精英,摧毀正統文化,並且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而近三十年間發起的鎮壓學生、鎮壓法輪功運動,更是泯滅了民眾的良知,使其善惡不分,社會道德急劇下滑,甚至面對中共強摘器官的罪惡也無動於衷。中共之殘暴遠超厲王。

今天前所未有地嚴控網絡,令人窒息的恐怖氣氛瀰漫大陸,被沉默的國人此時為了苟活,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歷史早已告訴北京的當權者,堵住人們的嘴巴,並不能維持多久,反而在加速自己的滅亡,因為此法完全是本末倒置。試想,一個不願傾聽民意,不願切實解決老百姓問題而為維持自身利益、不惜以暴力相向的政黨,能維持多久呢?是順應天意民心,還是重蹈覆轍,兩條路一生一死。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