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承山:老知識分子盼望美國幹掉中共

——網絡封鎖中 那些勇敢和快樂的人

「中國哪一個工地不死人?」,「一個小官家裡的紅木傢具就值750萬」,「某某高管的司機在xxx風景絕佳處購地,蓋了十套大別墅」……各地打工的人接觸社會更深入,他們甚至比記者了解的真相更多。這個群體里大部分工人都靠自己的本分勤勞養家,對中共貪腐邪惡的作風也是深惡痛覺。大部分都是年輕人,自發自願的互相傳播翻牆軟件。

中共網信辦11月12日晚稱,自10月20開始對自媒體亂象展開的專項整治行動,有九千八百多個自媒體賬號被封,並稱依法嚴管將成為常態。其實,據自媒體人自己的說法,網絡管控一直越卡越緊,近期被查封的賬號也遠不止一萬,被約談的個人很多。

中共在窮途末路之中越來越失去民心,它也要垂死頑抗針對反對它的聲浪下狠手,但是,這些年中國自媒體人並沒有完全屈服於惡政的暴虐,反而此起彼伏,綿綿不絕。微信微博已經很難看到真實的資訊,不能滿足人們對真相的渴求,所以,更加強了民眾想方設法去翻牆的動力。

網絡即便管控但是還是讓很多人清醒了、快樂了。僅舉幾例。

一、社會混混的質變

最近見到久未謀面的朋友,發覺昔日混世胡鬧的他已經成熟敏健起來,臉上是淡定和快樂,侃侃而談的都是獨立深入的見解。

之後與他微信溝通往來,發現他經常轉發敏感的信息和極易被查封的公眾號,以及被中共當局視為“洪水猛獸”的海外評論視頻,我既意外又為他擔憂。再次見面問及,他坦然相告,他已經被警方約談幾次,他的圈子裡的朋友們,以被請去“喝茶”為榮。他給我看了最近朋友圈的一條回復,“哥們,謝謝你這麼多年的堅持”,他笑道:這個回復他的人是前幾年瘋狂罵過他的人,這些年一直看他的轉發,慢慢的改變了。

回想他多年前的境遇,他的親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迫流亡海外,當時的他站在中共立場上不能理解,表現得玩世不恭和不屑一顧。現在完完整整的變了一個人,成為一個有思想有信心、對社會有責任的人了。

二、退休幹部堅決反共

也是一位很久不知動向的朋友,記得那時他在體制內當一個小幹部,渾渾噩噩,分不清好壞,對社會上的事件沒有興趣,他的女兒因為追星而差點失學墮落,他竟然也沒有能力指導孩子的人生。

現在退休了,一直以來他的朋友里不斷有人清醒,對他影響很大。現在他存着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跟一群錄製和轉發海外評論和新聞的群友們互相鼓勵,樂此不疲的反共,他們說不就是“喝茶”嗎?罵共產黨才能活得津津有味。

三、老知識分子盼望美國幹掉中共

一位八十多歲高齡的老知識分子,一直在中共政治運動中搖擺,大多數時間擁護中共,對習反腐寄予厚望。這幾年股票大賠,深受刺激,感覺到資訊封鎖的弊端。幾經研究,先買鍋收看海外電視,又打聽了VPN翻牆,就上了YouTube,這一下終於找到了‘家’,每天都在YouTube上享受自由,人也精神起來了,容光煥發。逢中美貿易戰,以前他一定痛恨美國“霸權”,可是現在他恨不能趕快終結中共,誰能夠解體中共誰是英雄。

四、昔日的網絡評論員今日信佛

“刀客”,一位八零後的網絡遊戲高手,曾經被中共的網絡審查部門收編做了網絡評論員,這幾年終於脫離了魔窟。再從新審視自己的人生,他感到不堪回首。

他作為一個網絡評論員為中共站台,抱定愛國反美才是正途的態度,可是這一行不好乾,因為處處都是反對的聲音,而且人家也是有理有據,他雖然氣勢洶洶,可還總是被駁倒,被罵作“腦殘”,“自干五”,那時候真的氣憤,想不通為什麼。但是慢慢的,他看他聽他自己思考,終於接受了真相事實,辨明了是非,想明白以往自己被中共洗腦中毒太深。現在他選擇信佛,信佛拜佛心無怨恨才能活得輕快,去五台山誠心敬香是他的心靈歸宿。

五、打工仔翻牆

“中國哪一個工地不死人?”,“一個小官家裡的紅木傢具就值750萬”,“某某高管的司機在xxx風景絕佳處購地,蓋了十套大別墅”……各地打工的人接觸社會更深入,他們甚至比記者了解的真相更多。這個群體里大部分工人都靠自己的本分勤勞養家,對中共貪腐邪惡的作風也是深惡痛覺。大部分都是年輕人,自發自願的互相傳播翻牆軟件。

這樣來看,中國老百姓對微信微博的信任、依賴也在慢慢的減輕,誰也不指望被監控的社交平台能夠有真相和有價值的信息。其實,中共封鎖再封鎖也不能改變民心向背了,只是更加暴露中共的愚蠢和走向完結的命運。現在的很多中國人不再被中共所迷惑,不再執迷所謂的大國夢。

隨着網絡自媒體平台多次被大清洗,也可以辨別出來,哪些平台是真正直指真相,仗義發聲,觸動中共統治的。有些也貌似犀利的評論時政的平台,其實為黨媒敲邊鼓的自媒體,從來沒有被封查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