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金庸6次返鄉拒踏家門 同父異母弟故居守靈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本名查良鏞)今年10月30日逝世,享壽94歲,今(12日)將假香港殯儀館設靈堂,13日舉殯。香港“蘋果”記者特別遠赴浙江海寧,探訪金庸的故鄉。古時,從杭州到海寧,應搭船從錢塘江順流而下,半日可抵。如今則是從杭州蕭山機場出發,經由陸路全程高速公路,不消一個小時即可到達,那裡是金庸的故鄉但金庸離鄉之後六次回鄉,卻沒有到訪他出生的舊居;與他同父異母的弟弟查良楠,則在舊居「赫山房」為亡兄守靈。

寬闊的海寧大道往來六條線行車,沿路不少正在興建的高樓都隱隱暗示着這個城市的富庶。沿路整齊的樹木將我們一行引向袁花鎮的金庸舊居,金庸六次回到故鄉卻一次都沒有踏入舊居,與他同父異母的弟弟查良楠,一直居住在這裡。金庸去世一星期,查良楠沒有收到任何來自香港的消息,1

031日晚,他在金庸舊居赫山房的靈堂上,靜靜地守了一整夜的靈

查良楠是農民,與查良鏞白凈而豐腴的鐘形面龐毫不相像,他皮膚黝黑,身形有些佝僂,雙手布滿了老繭。1946年金庸回到袁花鎮,向家人告別後便轉赴香港,當年只有4歲的查良楠目送二哥的離開。1951年,查父被中共處決,金庸提及聽聞父親被共產黨殺害,在香港哭了3天3夜;而對於遠在家鄉海寧的查家卻幾乎是滅頂之災,查良楠的母親顧秀英要獨立撫養六名兒女。「家裡成份不好,哪怕是查氏同宗也不敢幫忙……平時幹活都要被分配重活,別人割稻子,讓我們去田裡挖泥。」回憶令查良楠悲從中來,眼淚奪眶而出,他便一邊哭一邊微笑,想要把淚止住,那樣貌是扭曲的。「他們(政府)原來也不讓我說,現在我自己也不願說了…85年以後就都好了。」

查良楠等待兄長的歸來並非什麼動人的親情守望故事,取而代之的是數十年空空的盼望。1981年7月,金庸偕妻兒首次返鄉,卻並未造訪查良楠家。1997年年查良楠家修房的時候,金庸曾經寄給他數萬元人民幣作為資助。其後查良楠的大女兒罹患腦瘤,需要做手術開刀施救,查良楠曾經多次通過姐姐查良琇(金庸親姐姐)向金庸求助,然而卻沒有任何迴音,查良楠的女兒最終還是回天乏術鎮上的人對此都頗有微詞:「良楠的日子過得這麼辛酸,回鄉六次,捐了那麼多款–。對自己家人,哪怕和良楠吃個飯見個面總是應該的吧」

查良楠也不知到為什麼直到哥哥去世,兩兄弟也不得見面他總會一直自責於在饑荒年代,沒有把父親的墳保護好。「那些年生存都成問題,誰還管得了祖墳啊!」他喃喃道,似乎是在默默對金庸告解。2002年,查良楠把祖父查文清墓遷到了自己家的菜園。

查家命運的轉折出現在了查良鏞離開故鄉後,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從書香世家一落千丈成為農民,生活的艱辛外人難以想像。查良鏞人如其名成為了一座文學的洪鐘,查良楠則如一棵大樹,在祖輩的土地上頑強落地生根,兩廂對比着實令人感到唏噓。

當被問及要不要去香港見哥哥最後一面,淳樸的查良楠只是說,「要等香港那邊發來訃告,(他們)要我去我再去,不要打擾他家的計劃。」

在金庸去世後的第二天晚上,自發前來舊居赫山房悼念的人們在廣場上圍成一個大圓圈,中間用蠟燭點起了一個巨大的「俠」字。穿過掛起黑紗的舊居大門,正面由康熙皇帝御筆親題的「澹遠堂」已經被布置成了靈堂供人憑弔。短短几日,已經有上千金庸迷從​​全國各地趕來祭奠,對着金庸的音容笑貌三鞠躬,默默將一束菊花放在供桌之上。而更有悼念者腳步踉蹌地跨過門檻,便雙膝跪地痛哭失聲。

1924年金庸在赫山房裡出生。海寧查氏,家世顯赫,文人輩出,算得上書香門第。查氏祖先為避戰火在元朝末年自徽州婺源縣遷往浙江海寧,其後海寧查氏在清代造就了「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的成就,更有康熙帝親自贈言「唐宋以來巨族,江南有數人家」。這個名門望族卻在清朝至今的近四百年間,不斷被動蕩的時局所洗禮,從祖輩兩遭文字獄衝擊,金庸出生時查家雖然已經不復當年繁盛,但仍有3600多畝土地,100多戶佃農,仍是富甲一方。而對年少的金庸來說,這個大宅便是他追逐嬉戲,也是對詩書文字耳濡目染的地方。1937年海寧淪陷於日本侵略,金庸全家離開赫山房逃難,金庸時年13歲轉赴省立嘉興中學就讀。查氏祠堂和藏書樓則在戰火之中付之一炬。金庸直到1946年才回到家鄉,在赫山房住了20多天,然後與父親,繼母和弟妹們告別,與新婚妻子到了香港。

隨着金庸在中國大陸知名度不斷提升,不斷有金庸迷來到海寧想要找尋金庸兒時的足跡,當地政府便萌生為金庸復建赫山房的計劃。查氏族人,海寧市前人大主任查建國指出1997年年當金庸第二次回到海寧時,他和市委副書記等領導一起拜會了金庸,並向他提出復建舊居的計劃「當時金庸先生楞了一下,但是當即提出三點建議。」金庸當時稱:第一,恢復舊居可以,建出來給人看看也好;第二,復建不是金庸本人提出的意願,是政府方面所提出的,但是重建要做的乾淨一點;第三,請向負責的書記領導轉達,請示查建國清清楚楚的向記者複述了這三點要求,他說金庸面對鄉人這突如其來的要求,他的回答既和氣,又有。智慧還通情理。

獲得了金庸的首肯,當地市政府憑藉查良楠的記憶,在1998年對金赫山房進行了全面復建,官方繪製赫山房五進大宅院的復建圖,白色的外牆則「被設計」成鋪滿琉璃瓦。當圖則到了金庸手上,他對着琉璃瓦的設計說「我家原來不是這樣子」,最終五進院落的規模在金庸的要求下亦被縮減成為兩進。

舊居中保留着金庸出生的房間。

在金庸的舊居,家屬特別設置靈堂,讓前來的金庸迷弔唁。

舊居中設有展覽,展示金庸的事迹。

海寧的查氏宗親,早前已為金庸舉行追思會。

金庸父親的墳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