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古玉文:中南海政令混亂 危機重重

獨裁與民主、專制與自由如同水火冰炭,向來不能兼容。在一個極權專制政治制度下實行自由的開放的經濟運行體制,就如同把水火放置同一容器,不是水撲滅火,就是火燒乾了水。蘇歐共產解體已經見證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公有制「人間天堂」違背了人類社會發展基本規律,是人類有史以來危害最嚴重的巨大謊言。

中共在歷史上曾經有過幾次搞自力更生度過了難關,但是這一次中共無論怎麼樣搞自力更生也在劫難逃了

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夕的一周之內,北京當局突然拋出系列不同尋常的動作,中共政局也出現讓人猜測的一些狀況,引外界關注,這給貿易戰衝擊下本來就已經風雨飄搖的中共政局憑增幾分詭秘。

中共三個方面動作引人關注

一是,中共給民營企業紓困,派發“定心丸”。

10月31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在經濟問題方面討論了經濟下行壓力和給民企紓困。北京當局11月1日召開高規格的民營企業座談會,會見數十名民企代表,稱民企是“自己人”,承諾給民企減稅費,保護他們及家人的財產與人身安全。外界評論北京當局是在給民企吃“定心丸”,以消弭前一段時間外界放風中共欲收割民企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二是,北京放軟姿態,川習通電話貿易。

美國東部時間11月1日早上,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披露他與習近平進行了長時間通話,貿易問題是重中之重。並稱會談朝G20川習議題方向奠定良好基礎。與此同時,中共官媒以較大熱度報道了川習通電,言辭中少了火藥味,多是些中美關係應“健康發展”、“深入交換意見”等辭令。

G20川習會談是否會帶來建設性結果,目前外界尚不太看好。習川通話,是誰主動?外界不得而知。但外界解讀北京通話本身這一姿態表明當局處於內政外交困局,即便是川普發出的通電邀約,給足了北京的面子,但大國之間的博弈結果,最終靠的是實力,而非外交身段。

11月5日,中共在上海召開“進博會”,以展示其向世界開放的決心,但中共的開放仍然是停留在花錢買人心的層面,而不是從戰略體制上革命,國際社會對這樣的戰術“手筆”反應冷淡。G7的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無一赴會。

三是,政治老人“亮相”,鄧朴方講話外傳透中共內鬥激烈。

在上個月初前後,中共7名已退政治老人以不同方式現身,在放風即將於10月底前召開的四中全會前夕,老人現身被人們視為中共政局的一大看點。如今,四中全會日期仍懸而未決。借中共前天津市長王光榮和文政商三棲一身的金庸去世,中共兩朝政治老人們再次“亮名現身”,使得北京當局政壇更加撲朔迷離。

近日,網絡流出鄧小平之子紅二代鄧朴方,於9月16日在中國殘聯換屆大會上,發表“改革開放”的一段講話。講話數次給予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高度評價。而對北京當局的新時代思想一筆帶過。講話並暗指北京當局“妄自尊大”,背離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目前這篇講話被曝已被封殺,殘聯官網整體休克。

海內外中共政局分析家們紛紛推測,中共當局內部的派系與路線鬥爭水深火熱,達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政令走出中南海走不出中共

在胡溫時代,因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幕後操縱,胡溫國策政令很難走出中南海。政治局常委“九龍治水”,江派人物占多數。胡溫在黨政軍三方面都受到江派的深度掣肘。江澤民的貪腐治國、情色治政、敗壞法治、壓制人權、打擊信仰在胡溫時代很難得到遏制。經濟上處於虛假的GDP高峰,債務被隱藏。

北京現當政2012年上台後,用打擊貪腐的手段打擊江派集團,一時間,民意高漲,中共內部的腐朽與邪惡勢力暫時得到了遏制。十八大以後,北京當局漸次結束政治局常委治國模式,啟用各類治國理政小組,十九大以後發展為各類委員會,架空了政治局常委。北京當局黨政軍大權在握,九龍治水的格局被徹底改變,政令走出了中南海。

2017年年初以來,北京當局重祭馬克思主義大旗、到上海中共一大地址朝拜,此後的政治路線一路左轉,中國的大街小巷,中共新時期的戰天鬥地標語鋪天蓋地,輿論鉗制前所未有的嚴重,人權危機與事件有增無減。

十九大以後,中共文宣系統迅速左轉,言論自由再次成為奢談,北京當局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緊緊地捆在了十四億百姓與自己的頭上。這無疑給江派可乘之機,江派殘餘勢力利用北京當局保黨思維加劇製造社會不穩定,製造經濟紊亂局面。為轉嫁國內危機,中共又不得不加速向外輸出共產經濟模式,同時在南海和台灣問題上製造軍事強硬態勢,煽動民眾民族主義情緒。

這種當局走出了中南海而走不出中共的政令,帶給國家和民族的將不會是希望,而是混亂與絕望。

貿易戰下的北京當局危機重重

今年下半年開始延燒至今的中美貿易戰,使北京當局已經認識到,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發端於經濟與貿易,但絕不僅止戈於經濟與貿易。但北京當局如若想實現中美貿易及兩國關係的真正雙贏,除了從根本上改變政治體制,使中國擺脫中共的統治危局,像個正常的國家站立在國際舞台上之外,別無他路。

當今體制內外的多數人士,都已經明確意識到共產主義帶給人類的只能是災難和毀滅。中共自建政以來,無論是毛澤東的極左路線,還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韜光養晦,其根本的着眼點是維護中共政權,而非還政於民,造福大眾。中共留給後來當政者的所謂政治資產是八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國家資本主義、貧富差距的巨大溝壑、你死我活的內鬥、民眾對中共政府的極度不信任。中共在國際舞台樹立的“大國”形象,也難以令人苟同:從毛時代的一窮二白、核恐嚇,到鄧小平時代的改革開搶、六四劊子手,再到當今的國進民退、黨文化式的戰狼姿態。

在美國中期選舉結果揭曉之前,中共對外放軟身段、對內紓困民企,不排除其仍寄希望於美國左派重新抬頭之後,在與美國談判中可以添籌加碼的權宜估量,但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北京當局對貿易戰已毫無信心,第三季度GDP增長達到了2009年來的最低,房市、股市長期低迷徘徊,經濟下行壓力驟增。

這可以從北京當局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表述中看出:“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隱患有所暴露。”北京當局已經北上南下,欲提振經濟,同時訪以邀日助陣,央行持續放水,但上述種種舉措,對緩解經濟壓力收效甚微。

另一方面,中共地方債務壓力增大,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今年8月底,廣義地方顯性債務合計存量接近25萬億元。另有陸媒披露,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高達20~50萬億元,是顯性債務2倍。11月2日,網絡披露四川自貢銀行三大股東捲款,引發大批儲戶涌到銀行的十多間分行提款擠兌現象。中共政府債務、財政、金融模式其實是一個“連通器”原理,都連通到黨那兒,歸黨調控,黨再把所有債務轉嫁到百姓頭上,勢必引發大規模的社會動亂,再來維穩,如此惡性循環,控制社會的成本越來越大,天怒人怨,最後崩盤。

與國於民,金錢都不能說是財富的全部,權力也不是幸福的源泉。富而無德,將人人為敵,社會大亂不治。權不為民,將滋生派系紛爭、朝野傾軋,禍及百姓黎明。而中共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邪惡大全,反天反地反人類,實施專制極權統治,壟斷一切社會財富。無論是歷史還是今天,仍在不斷的變換著欺騙的招數,作最後的掙扎。

獨裁與民主、專制與自由如同水火冰炭,向來不能兼容。在一個極權專制政治制度下實行自由的開放的經濟運行體制,就如同把水火放置同一容器,不是水撲滅火,就是火燒乾了水。蘇歐共產解體已經見證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公有制“人間天堂”違背了人類社會發展基本規律,是人類有史以來危害最嚴重的巨大謊言。這種體制下的改革開放也好、自主創新也罷,最後都將會成長為共產主義體制下的經濟怪胎,異化於普世價值,無法存活,且導致民不聊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