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中產階級:我們正在被政府割韭菜

 本文譯自《CNN》11月3日的報道。29歲的金融專業人士Spike Wang正在艱難地實現“中國夢”。他是在中國高速經濟發展中長大的中國中產階級中的一員。現在,租金飆升,股市暴跌,他們發現日子越來越困難。

過去的一年尤其艱難。

與許多中產階級投資者一樣,王的股票在短短兩年內虧了40%之後,他賣掉了他在中國股票市場中的大部分股票。

由於無法承受37%的房租上漲,今年他離開了在北京的舊公寓,搬到了上海更便宜的公寓。但他仍然難以維繫在中國的生活成本。

“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生活用品更貴了,尤其是今年下半年”,他說。

在中國國民當中,經濟困難問題是如此的普遍,王說,“在股市、租房市場及作為一名消費者,我就是一顆被割的韭菜”。

中國的中產階級消費者稱自己是“韭菜”,表達了他們對中國經濟和金融問題的擔憂。這個自嘲的術語暗示他們正在被大公司和政府“收割”,特別是在美中貿易戰升級和經濟放緩的情況下。

被遺忘的人們

近幾十年來,經濟的蓬勃發展為該國公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財富,中國的中產階級迅速擴大。

在生活水平迅速提升的同時,習近平提出了“中國夢”的願景,這是一個承諾生活繁榮、輕鬆富裕的宣傳術語。

但在美國的壓力下,中國經濟放緩和不平衡已引起全國許多人的擔憂。

在一年內,北京一些地區的房租上漲了至少40%,居民們告訴官方媒體房租佔去了他們一半以上的薪水。

消費物價指數(CPI)自5月份以來每個月都在上升。

最近的中美貿易戰只會給中國弱勢的中產階級帶來更多不確定性。9月份,摩根大通的經濟學家們估計,貿易戰可能使中國至少損失70萬個工作崗位。

中產階級投資者把他們辛辛苦苦掙來的錢投入了股市,而中國股市自1月份以來已經下跌了超過25%

最初,“韭菜”一詞是指中國股票市場中數量龐大的個體投資者。當環境有利於增長時,眾多渴望的投資者會像韭菜一樣成長和蔓延。而當股市下跌時,主力會生存下來,而普通投資者會失去一切。

當“被割掉的韭菜”被迫退出市場時,新的經驗不足的投資者(新的韭菜)將在很短時間內重新佔領市場。

在貿易戰爆發後,為加強國家經濟控制而採取的兩項新法律,被網絡評論員視為“割韭菜”,激起了中產階級群體的憤怒和恐懼。

一項是新的電子商務法,對中國利潤豐厚的在線業務徵稅,例如一些中產階級人士從中獲利的淘寶網,而強制性的收取社保費增加了小企業的財務負擔。

在北京為一家互聯網初創公司工作的Chris Xing表示,新政策導致勞動力成本上升,而他的公司正在苦苦掙扎。

他說,為了挽救中共政府免受貿易戰的影響,正在犧牲中產階級的利益。

“案板上的肉”

儘管割韭菜一詞最初與金融有關,但中國的互聯網用戶已將其擴展到政治領域,以發泄他們對政治和社會控制的挫敗感。

今年8月當國家媒體出社論,對少於兩個孩子的家庭予以罰款時,社交媒體用戶嘲笑政府迫切需要更多的韭菜。

“中國的中產階級……缺乏改變法律或遊說利益集團的權力”,獨立評論員張林(音)說,“沒有權利,資產不受保護,中產階級必然面對更多的不確定性。”

由於擔心即將到來的經濟冬季,許多人都在努力省錢,引發“消費降級”現象。

最近幾個月,一篇題為《這屆年輕人,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吧》的文章在中國互聯網上廣為流傳。作者麻寧表示,自“消費升級”的概念提了好幾年之後,“事情開始起了變化”。

她在文章中說:“以往以‘年度’為單位計費辦卡的健身房,越來越多地改為月卡小面額開卡;二手物品交易的App迎來了一波小高潮;涪陵榨菜股價一年內漲了200%;就連三源里菜市場的牛油果,賣得都不那麼走俏了。”

中共官方媒體聲稱沒有“消費降級”這樣的事,稱消費者只是“更平靜,更精緻”。

但是在中國冷卻的經濟中,像Spike Wang和Chris Xing這樣的普通中產階級消費者對CNN表示他們正在悄然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

王說,他會在外出就餐之前三思,他會選擇批量購買雜貨和在家自己做飯。

Xing雖然說他現在能夠承擔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但他可能會推遲一些大額的購買。他要避免的支出包括再生一個孩子。他說,太貴了。

“我感覺自己不是韭菜,更像是案板上的肉’”,Xing說。“我們對稅收、政策的制定和現實沒有任何影響力。”

原文China's middle class:We're being picked like leeks by the government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博談網記者周潔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