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慎入!川普為何動軍隊力阻大篷車 看完你就明白了

——從躲避戰爭、背井離鄉到惡貫滿盈的黑幫「MS-13」

MS-13的成員從上到下都秉持了三條座右銘: 殺戮、強姦、控制 殺戮越多你在幫派內將獲得越高的尊重;強姦那些天真想要移民前往美國的女性,最終讓她們成為人口販賣的犧牲品;用暴力去控制一切你想控制的東西。

黑幫志:從躲避戰爭、背井離鄉到惡貫滿盈的黑幫“MS-13”

2018年8月,中美洲小國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也許很多人都是從這條新聞才知道世界上原來有這麼一個國家,而今天Kuma要介紹的幫派故事正好與這個國家有關。

提示:部分內容或引起生理不適

MS-13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開始,受古巴革命勝利以及尼加拉瓜革命勝利影響,薩爾瓦多,這個長期軍事獨裁的國家不可避免的爆發了全面內戰。

薩爾瓦多內戰中的游擊隊員 

題外話:對薩爾瓦多內戰這部分感興趣又不想看相關歷史文字記載的朋友,Kuma推薦可以看1985年拍攝的紀錄片《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以人民的名義,不是講貪腐的啊),拍攝者親歷戰場,深入當時內戰中的游擊隊員一方,與他們共同面對戰爭,該片也曾被提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畫質放到現在來看是粗糙了點,不過貴在真實。

紀錄片《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以人民的名義)片頭,來源:Youtube

戰爭最痛苦的無外乎就是手無寸鐵的平民,伴隨內戰的全面爆發,大批薩爾瓦多難民連同中美其他國家難民一起大批量湧向美國。(據統計,從80年代初到90年代短短十年間,美國薩爾瓦多籍難民從最初的94000人增加到465000人)

90年代薩爾瓦多的難民 

難民們的生活可想而知,即使避開了戰爭逃到了美國,但前途依然是一片黑暗,年輕人在學校、工廠遭到歧視和霸凌,貧窮和壓迫無處不在。

為了生存,在洛杉磯的難民中一些薩爾瓦多年輕人團結到了一起,他們建立了“MS-13”組織(Mara Salvatrucha),最初只是為了保護同胞免受欺負,之後大批尼加拉瓜、危地馬拉等其他中美國家的拉丁裔難民也加入了他們的隊伍。

洛杉磯街頭最早一批MS-13成員照片 

然而隨着成員越來越多,這個組織也變得越來越危險,他們開始將無處宣洩的怒火引向一個又一個街區,80年代中後期,當時的洛杉磯街頭幾乎每天都會爆發“MS-13”與當地其他幫派地盤之爭,戰火同時也開始向其他州蔓延,各州相繼出現了“MS-13”分部。

此時薩爾瓦多國內的一些游擊隊員相繼逃亡美國,一部分人選擇加入了“MS-13”,這些經受過戰爭考驗的年輕人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黑幫主力軍,在和墨西哥黑幫“Los Zetas”結盟後(以後專門抽一期講)“MS-13”的實力得到了全面補充,讓美國當局頭疼不已。

典型的充滿紋身的MS-13成員照片,來源:New York Post

時間來到了1992年,薩爾瓦多長達12年的內戰終於結束了,美國方面也開始藉機大批驅逐外來移民,到了1996年,美國政府全面出台“對非法移民採取強硬措施法案”,該法案允許將任何被判入獄一年或一年以上的移民罪犯驅逐出境。

1992年薩爾瓦多內戰結束,人民街頭狂歡 

一時間成千上萬的非法移民被驅逐出境,其中包括大批量的“MS-13”成員,然而諷刺的是,美國的這項驅逐法案反而刺激了MS-13之後的發展。

被驅逐出境的非法移民大部分在故鄉沒有犯罪記錄,且都是年輕人,很小的時候就來到了美國,許多人都不會說西班牙語了,他們只能和其他被驅逐出境者住在一起,回到薩爾瓦多面對陌生的故土前途依然是一片茫然。

在這樣的背景下,這些沒有未來的年輕人決心在薩爾瓦多建立“MS-13”的大本營,誓要重新奪回街頭,他們完善了整一個“MS-13”的成員構建,設立了著名的“九人委員會”平攤幫派內的權利歸屬,之後和美國支離破碎的“MS-13”成員再度獲得聯繫,在各州設立分部,分部領導各州所在的社區開展犯罪活動,建立了以人口販賣、武器走私、毒品買賣、殺手業務為主要犯罪手段的跨國黑幫。(毒品目前並不是MS-13的主要犯罪謀利手段,該幫派最為嚴重的是人口販賣問題)

MS-13紋身圖像,惡魔角是受金屬樂影響,參考AC/DC 

幫派的發展需要人員的補充,對於未成年人來說,入幫規則很簡單,只要你拋開良知和幫派成員參與幾次犯罪活動就算是MS-13成員了,這樣你就能在社區得到庇護。

未成年MS-13幫派成員, 

而對於成年人來說想要加入“MS-13”就不是一件易事了,根據一些冒着生命危險棄惡從善的前“MS-13”成員描述(退出就代表了終生會被追殺),新人會被安排去無差別挑選路人毆打或是進行謀殺,這有點像是“投名狀”,這些僅僅只是初試,初試之後,男性新人還得接受入幫儀式——遭受幫派內成員連續毆打,且不能吭聲,而女性新人則會被安排和十幾個幫派成員發生性關係。

入幫的毆打儀式, 

“MS-13”成員最早以大面積的紋身來區別於其他街頭幫派,醒目的紋身一度是鮮明的標誌,曾經只有成員才有權紋上“MS”的標誌。

大面基紋身的MS-13成員 

而目前“MS-13”為了躲避各國打擊和識別也改變了策略,他們盡量避免成員紋身,而之前那些熱衷於面部紋身的成員也在慢慢被驅逐出幫派。

沒有面部紋身的6名涉案MS-13成員,來源:WMAL

2008年時,美國FBI曾專門就MS-13組織出具過一份調查報告,報告稱“MS-13”成員數量遍布美國42個州,全球成員數量保守估計大概在5萬名左右,到了2017年10月,美國司法部正式將“MS-13”組織定位為重點打擊目標。

暴行

MS-13的成員從上到下都秉持了三條座右銘:

殺戮、強姦、控制

殺戮越多你在幫派內將獲得越高的尊重;強姦那些天真想要移民前往美國的女性,最終讓她們成為人口販賣的犧牲品;用暴力去控制一切你想控制的東西。

這部分Kuma會介紹一些和MS-13有關的犯罪案例,內容或引起生理不適。

殺戮—

長島連續謀殺案以及危地馬拉羅斯福醫院襲擊案

2017年7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視察長島時發表演講,呼籲美國各界以及中美洲其他國家一起打擊黑幫組織“MS-13”。

特朗普發表演講, 

此前的一年時間裏長島地區接連發生十幾起起與MS-13有關的青少年被殺案件,死者生前均遭到殘酷虐待,其中一些面目全非,屍體不同程度遭到毀壞。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件發生在2016年9月,兩名女高中生的屍體先後在街道上被人發現,死因皆為暴力毆打,根據警方調查,兩名女高中生曾在網上與MS-13成員發生爭執,隨後便遭遇了私刑。

兩名女高中生死者, 

而當特朗普發表完演講後,“MS-13”並沒有收斂自己的行為,而是在美國以及中美州各國開展了一連串的報復性行為。

其中最為嚴重的案件發生在2017年8月,在特朗普首次在長島發表演講後短短一個禮拜左右,危地馬拉市(危地馬拉首都)羅斯福醫院遭遇MS-13成員持槍襲擊,造成7死13傷。

現場死難者照片,來源:egypttoday

民憤被點燃到了極點,當局加大力度搜捕,直到2017年10月,危地馬拉當局終於抓獲了主犯,28歲的有着綽號“白色天使加百列”之稱的雷耶斯(Angel Gabriel Reyes Marroquin)。

 

 

雷耶斯(Angel Gabriel Reyes Marroquin),來源:telegraph

雷耶斯是危地馬拉地區的MS-13負責人,曾在2004年被捕,後於同年成功逃獄,據說他還是“九人委員會”領袖之一,當局保守估計他至少與當地287起謀殺案有關。

雷耶斯(Angel Gabriel Reyes Marroquin),來源:telegraph

抓到了一個大頭目振奮了民眾的決心,然而它是否徹底打擊到了MS-13黑幫內部?

顯然答案是不,隨意的GOOGLE一下,截止目前,隔三差五就會有新的關於MS-13的報復性的謀殺案出現。

幾乎每天國都會出現有關MS-13的新案件,來源:Google

強姦—

“兒童賣淫圈”

長期的貧困和國內動蕩不安的局勢導致許多中美洲國家居民希望前往美國以及歐洲其他國家尋求發展,而MS-13正好利用了人們這個心理,開展起了人口販賣業務,MS-13認為人口販賣是最為安全且最容易控制的。

MS-13的聚集點,來源:BBC

這裡舉一個典型的案例,2009年,美國馬里蘭州、弗吉尼亞州和哥倫比亞特區三地警方同時出擊搗毀了9處“兒童賣淫窩點”,救出大批未成年少女,大多在12-14歲左右。

9處窩點此前均受MS-13控制,同時警方以此線索一舉抓獲了佛吉尼亞州MS-13小頭目——21歲,綽號“謀殺者”的阿瑪亞(Rances Ulises Amaya)

阿瑪亞(Rances Ulises Amaya),來源:insightcrime

根據阿瑪亞交代,這些女孩都是從薩爾瓦多以及其他一些中美洲國家誘騙過來的,先答應女孩送她們去美國發展,通過各種方式到了美國後馬上沒收她們的一切證件,然後幫派成員們對其輪姦、注射毒品,接着拉去賣淫窩點淪為妓女。

被拯救的部分女孩,來源:inquisitr

通常一個女孩每晚會接待7到10名客戶,每次收費100-200美元,根據一個受害女孩描述,阿瑪亞還制定了一些規則,其他一些涉案成員們戲稱這些規則為“十誡”:

客戶必須使用安全套,如果懷孕你就沒有了價值,下場就是死

不能透露真實年齡和姓名,不然下場還是死

女孩們在性交易過程中必須大聲喊叫,這樣客戶就能快點結束

客戶提出的任何要求都要滿足,前提是他必須加錢

......

2011年,阿瑪亞受到了法律的審判,被判刑十年,再過3年他就自由了......

阿瑪亞(Rances Ulises Amaya),來源:insightcrime

對於美國警方來說,這是一次振奮人心的打擊黑幫色情的制裁活動,對於MS-13來說,只是損失了一小部分微不足道的生意而已,而對於一些受害者來說,她們可能失去了自己的一生。

那些沾染毒品遭受百般凌虐的女孩一部分被遣送回國,一部分被送進了戒毒所,她們又該何去何從?而那些尚未被人知曉,正在地獄遭受煎熬的女孩兒們她們又該何去何從?

控制——

聖安娜監獄大屠殺

與其他幫派爭奪地區控制權是黑幫中恆久不變的一個主題,而對於橫行霸道的“MS-13”來說他的死對頭就是有着和他一樣邪惡作風的幫派“Mara18”(全名:18th Street gang,18街區)組織了。

Mara18的面部圖騰,來源

“Mara18”也是以移民者為主的黑幫,成員大部分來自薩爾瓦多、危地馬拉、洪都拉斯等中美洲國家,同樣在96年美國驅逐外來移民者後得到迅速發展,發展至今僅美國境內成員保守數量估計就在30000到50000名左右。

為爭奪地盤,“MS-13”和“Mara18”經常爆發大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事件發生在薩爾瓦多聖安娜監獄(Santa Ana)。

2017年1月5日,聖安娜監獄“Mara18”成員與獄警發生爭執,之後引發了和“MS-13”成員的百人大混戰,所有的東西都被拿起來作為兇器,獄警們紛紛逃到安全處觀看,根本不敢插手,最終在這場混戰中21名囚犯被斬首肢解、數百人受傷。

諷刺的是,這些人的犧牲並沒有讓哪一方獲得勝利,出於利益考慮,2013年,“MS-13”和“Mara18”握手言和,簽訂休戰協議,得益於這份休戰,中美洲兇案率乃至美國境內都得到了改善。

然而短短一年後,又因為利益考慮,兩方再度在薩爾瓦多開戰,短短一個月內,薩爾瓦多平均每天有16個人死於這場幫派大戰,然後還是因為利益,兩方又休戰了。

大批被捕的MS-13成員,來源:Reddit

仔細想一想,那些奮戰在第一線的幫派成員的價值究竟是什麼?

尾聲

目前,特朗普隔三差五在公開場合表示要嚴懲MS-13,當局聯合中美州各國到處抓捕MS-13成員以及地方領袖。

而MS-13也積極發展年輕人加入幫派,甚至全面拓展墨西哥犯罪網絡,各地每日不間斷製造謀殺流血事件。

FACEBOOK上的MS-13幫派成員合照,來源:Facebook

這場幫派與幫派,幫派與國家的戰爭仍在進行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獵奇症候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