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咄咄逼人!中共已全面影響和滲透新西蘭各個領域?

——揭秘中共銳實力(十)新西蘭

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滲透不僅引發當地輿論關注,也引發美國、加拿大等盟國的關注。新西蘭學者就中共影響滲透問題發佈報告後,遭遇入室盜竊和恐嚇,其背後是否有中共的身影?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滲透,是出於什麼目的?中共是否已經接近新西蘭的政治核心?在澳大利亞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後,新西蘭會不會針對中共推出類似法案?

新西蘭國會工黨華裔議員霍建強(Raymond Huo)。(推特圖片)

前工黨領袖和國會議員菲爾.高夫(Phil Goff)的籌款海報。(Public Domain)

新西蘭國家黨議員楊健(Yang Jian)。(Public Domain)

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滲透不僅引發當地輿論關注,也引發美國、加拿大等盟國的關注。新西蘭學者就中共影響滲透問題發佈報告後,遭遇入室盜竊和恐嚇,其背後是否有中共的身影?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滲透,是出於什麼目的?中共是否已經接近新西蘭的政治核心?在澳大利亞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後,新西蘭會不會針對中共推出類似法案?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和滲透。

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中共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去年9月發佈報告《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以新西蘭為例詳述中共如何在海外影響滲透,發揮政治影響力。其中,數名新西蘭國會現任華裔議員與中共的密切聯繫,以及來自中共富商、華商協會等統戰組織的巨額政治獻金,引發輿論關注。

新西蘭議員楊健隱瞞中共軍方背景遊說國防部長

據英國《金融時報》和新西蘭媒體披露,新西蘭國家黨議員楊健(Yang Jian)刻意隱瞞自己曾在中共兩所軍方大學學習、工作十幾年的經歷,其中解放軍洛陽外國語大學直屬中共總參三部,是專門培養中共軍方間諜的學校。楊健去年9月13日就此召開記者會,否認自己是間諜,說自己當時只是教英文。但面對新西蘭媒體的刨根問底,楊健不得不承認他在申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簽證的時候,使用了“夥伴關係學校”的名字,沒申報自己有軍隊背景和情報部門背景,並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員。

“Were you a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ember?(記者:你曾是中共黨員嗎?)Yes.(楊健:是。)”(2017年9月13日楊健記者會問答)

據《新西蘭先驅報》消息,除了在申請成為新西蘭公民時隱瞞自己的軍方背景,楊健還在2011年首次成為新西蘭國會議員後數月,幫一名未通過安全情報局(SIS)背景審查的中國求職者,遊說新西蘭國防部長等人,對其解除安全限制。

布萊迪教授認為,在正常情況下,像楊健這樣有中共軍方特工背景的人,除非官方特派,是不能出國的。而楊健自1994年離開中國後一直積極領導、推動中共在海外的統戰活動,他隱瞞中共軍方間諜背景並通過新西蘭國家安全檢查、進入新西蘭國會的核心機構——外交、國防和貿易特別委員會,直接影響新西蘭對中共的政策,非常令人擔憂。

公開擁護習近平的華裔議員霍建強

另一名新西蘭國會工黨華裔議員霍建強(Raymond Huo)公開跟中共在新西蘭的統戰組織合作,並用中英文宣傳中共政策,也引發佈萊迪教授的關注。布萊迪教授在報告中舉例說,在中共統戰組織新西蘭統促會2009年的一次活動中,霍建強說,作為“中國人”,他將在新西蘭國會推動中共的西藏政策。由霍建強拍板,2017年工黨競選口號“Let’s do it”的中文版本居然成了習近平提出的“擼起袖子加油干”。霍建強還與受中共統戰部控制的致公黨密切往來,和致公黨領導人一起推廣新西蘭一帶一路基金和一帶一路智庫。

2016年奧克蘭市長競選期間,霍建強組織慈善拍賣和華人社區晚宴,前工黨領袖和國會議員菲爾.高夫(Phil Goff)從中獲得了超過36萬紐幣的捐款。其中一筆5萬紐幣的現金捐款,來自中共全國政協委員陳麗華創辦的富華國際集團,該公司正在奧克蘭海濱建造五星級酒店,並與新西蘭一帶一路促進委員會密切合作。在這場慈善拍賣活動中,來自中國的投標人還以15萬紐幣的價格,買下了一本習近平親自簽名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公眾質疑難撼楊健、霍建強新西蘭政壇地位

媒體的關注、公眾的質疑並未影響到楊健、霍建強的仕途。兩人目前仍作為國會議員活躍在新西蘭政壇。現在奧克蘭的中文政論雜誌《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對這一現象評論說,

“本來楊健所在的國家黨以前是執政黨,在去年的大選中落敗,變成是工黨執政。那麼工黨作為以前的反對黨,為什麼對楊健的問題不抓住他窮追猛扣呢?本來是很好的一個機會吧?這裡面是因為國家黨有楊健的問題,工黨有霍建強的問題。”

陳維健指出,楊健和霍建強積極幫助各自所屬的新西蘭政黨從中國富商、中資機構募款,這種經濟上的重要性,令兩人成為各自黨派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這也令新西蘭的兩大黨派迄今對中共滲透問題保持沉默。

“而且通過楊健,國家黨跟中共政府的關係變得非常輕鬆容易。通過這個霍建強,工黨與中共政府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因為兩黨都有這樣的問題,所以說兩黨對於中共滲透的問題都是一種非常曖昧的態度,所以至今為止兩黨都對這個事情,對中共滲透問題,都基本上是保持沉默。”

對新西蘭本土政客的利益輸送

除了幫助與中共政府過從甚密的華裔移民進入新西蘭政壇,中共還積極拉攏新西蘭本土政客:以極高禮遇接待 訪問中國大陸的新西蘭各政黨要員,高薪聘請很多新西蘭前政客在中資機構擔任要職,或通過其他方式對他們進行利益輸送。例如,新西蘭前國家黨領袖唐•布拉什(Don Bras)目前是中國工商銀行新西蘭分行的主席。前財政部長魯思・理查森(Ruth Richardson)和前國會議員克里斯.特雷蒙(Chris Tremain)是新西蘭中國銀行的董事會成員。新西蘭前總理詹妮•希普利(Dame Jenny Shipley)擔任中國建設銀行新西蘭分行主席,並在中國建設銀行董事會任職六年。

2017年9月,新西蘭媒體對前新西蘭總理約翰.基(John Key)的房地產交易提出質疑。約翰.基名下的一處物業,以2000萬新西蘭元的價格,賣給了未披露姓名的中國買家,遠高於該地區的市場價格。約翰.基拒絕回答有關交易的任何問題。

成功影響新西蘭政壇

陳維健認為,中共在新西蘭政壇下的功夫,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新西蘭這幾年來受中共的影響,對西方國家的態度也是有了一定的距離。每每在南海問題、各方面的問題上,都向中共示好。”

幾年前從中國移民到新西蘭的余先生,因懼怕中共政府的報復,不願透露全名。他認為,新西蘭是西方民主國家中,遭中共滲透最為嚴重的。

“主要是兩個原因。一個新西蘭是個很小的國家,相對容易。第二個,新西蘭政治制度比較特別,它是三年就進行一次選舉,然後他又有一個MMP(混合成員比例)的選舉制度。這個選舉制度就會使第一大黨基本上沒辦法過半數,那麼這時候少數族裔比如說華人群體的投票傾向就對這個政治走向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全面影響新西蘭各界

余先生認為,通過威逼利誘和洗腦宣傳,中共已全面影響和滲透新西蘭各個領域。

“這些政治、文化、宗教包括智庫的精英,都會自覺不自覺的去服務於中共的利益。因為他已經被對方接待了、滲透了、影響了嘛。不管是你自我屏蔽了還是被中共官方屏蔽了,然後你就會美化中共政府和中國共產黨。而且你也開始對中國共產黨不喜歡的團體不再友好。比如說新西蘭已經很多年拒絕達賴喇嘛的訪問了。”

余先生說,新西蘭華人教會也遭中共影響滲透。今年4、5月份,奧克蘭恩泉靈糧堂華人教會牧師周斌在敬拜活動中為一帶一路禱告,為中興禱告。

“他們禱告這些東西,這種對於稍微有一點民主自由思想的華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對於那些相對年級大的,或者說不太(關心)的,慢慢就落入了這種宗教的滲透。”

言論自由遭侵蝕新西蘭高校自我審查

言論自由遭侵蝕,華人和新西蘭本地人紛紛自我審查,不討論不接觸中共不喜歡的團體和話題,也令余先生擔憂。余先生舉例說,今年7月26日,新西蘭奧克蘭大學取消了原定於當天下午4點鐘放映記錄片《假孔子之名》的活動。

“奧克蘭大學臨時通知,因為不方便的原因這個紀錄片不可以在我們大學播放。因為這個紀錄片是揭露孔子學院的真相。孔子學院實際上是一個中共的滲透工具。奧克蘭大學他本身自己有孔子學院。也就說你跟中共開始合作以後你就被這個病毒感染了,你就要進行自我審查,你就要限制自己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中共在新西蘭影響滲透的目的

中共對新西蘭的影響和滲透的主要目的是什麼?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約書亞•科蘭茲克(Joshua Kurlantzick)對此分析說,

“我認為這個目標可能是在政府高層和退休官員中獲得更大的影響力,並影響當地華人社區,以便推動中共在該地區的經濟和安全利益。”

布萊迪教授在報告中分析說,新西蘭目前負責庫克群島、紐埃島和托克勞三個太平洋島國的國防安全和外交事務。這可能意味着中國在國際組織中獲得四票。同時,新西蘭和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同屬國際情報分享組織“五眼聯盟”(Five Eyes)。中共想讓新西蘭遠離其傳統的合作夥伴,或者至少讓新西蘭同意停止對中共進行五眼監視,以實現成為世界大國的戰略目標。新西蘭相對便宜的土地價格和未被開發的石油資源也吸引着中共。

美、加關注新西蘭遭滲透

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和滲透不僅引發新西蘭媒體關注,也引發美國、加拿大等新西蘭盟國的關注。在今年5月舉行的一場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參議員塔蘭特(James Talent)表示,中共已經非常接近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政治核心。美國中情局(CIA)前分析師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在聽證會上建議把新西蘭踢出“五眼聯盟”。加拿大特別情報局今年5月發佈的一份報告認為,中共政府對新西蘭社會各個層面的滲透已達到了非常危險的級別。

布萊迪教授遭入室盜竊、恐嚇背後之手是中共嗎?

布萊迪教授發佈有關中共在新西蘭影響滲透的報告後不久,去年12月,她的大學辦公室遭入室盜竊。中國大陸跟她有聯繫的人也遭中共國保人員盤問。今年2月,布萊迪教授家又被盜,丟失的電腦、手機和內存卡都跟她的研究工作有關,而其它更貴重的物品則安然無恙。家中失竊前,布萊迪教授還收到一封匿名警告信,信中詳細列出了對那些沒有按照北京官方路線走的人所進行的報復措施,並警告她說:“你就是下一個。”

新西蘭媒體今年9月報道說,目前,新西蘭警方仍在調查布萊迪教授遭到的入室盜竊,新西蘭安全情報局和國際刑警也參與了調查。

美國《紐約時報》9月21日引述前中情局分析師、彼得•馬蒂斯說,入室盜竊以及之前的辦公室闖入事件,意味着“只有一個可能的罪魁禍首”,那就是中共。他表示,布萊迪在中共影響全球問題上的高調,意味着對中共來說,“恐嚇她閉上嘴巴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重大勝利”。

不過,新西蘭懷卡託大學(University of Waikato)講師、國際關係學者魯本.什泰夫(Reuben Steff)近日向本台記者表示,布萊迪教授家和辦公室被盜,人們目前仍不知道是誰做的,有人認為是中國人做的。無論如何,布萊迪教授的遭遇,的確在新西蘭學術界引發寒蟬效應。魯本.什泰夫說,

“我想很可能會有一些新西蘭學者在發佈研究報告前考慮:這對我個人來說要付出任何代價嗎?如果他們判斷個人生活、職業生涯可能受到某種干擾,(他們就不發佈研究報告。)一些學者可能認為任何風險都過高,因為中國是一個非常強大和有影響力的國家。”

魯本.什泰夫說,他更擔心中共未來的動向。

“當一個像中共這樣崛起的專制國家在世界某些地區變得非常重要,能夠果斷改變安排或欺凌某些國家,引發的問題令人擔憂。它會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它會以合作、良性的方式使用力量,還是利用其力量強迫其他國家做事?”

過去幾十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但人權遭打壓,公民社會、言論自由受到限制。魯本.什泰夫說,這種國內模式將如何影響中共在國際上的行為,引發人們的擔憂。

新西蘭會跟着澳大利亞出台反中共干預的法律嗎?

新西蘭會不會跟隨澳大利亞腳步,出台反中共干預的法律?曾在新西蘭外交貿易部任職的魯本.什泰夫對此分析說,

“我可以理解澳大利亞的立法,但我認為新西蘭比澳大利亞更脆弱,我們是南太平洋的一個小國,依賴國際貿易來維持我們的生活方式。在某種程度上,這意味着不反對中共、現在不通過法律可能(對新西蘭)是合適的。”

新西蘭國防部長羅恩•馬克(Ron Mark)今年7月6日發佈戰略性國防政策聲明,批評中共的南海政策,對中共挑戰既有國際秩序表示擔憂。這份聲明還說,無論是在國內層面還是作為國際參與的基礎,中共對人權和信息自由持有的觀點,與新西蘭的觀點截然相反。

陳維健認為,過去二十多年,特別是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西方國家以為讓中共加入國際社會,會改變中共,使中共與國際社會接軌,走向文明,但現實令它們失望,於是西方國家紛紛開始遏制中共的影響。

“但是這20幾年以來,西方看到的不但中共沒有跟西方文明接軌,反而通過西方接納他,使他經濟政治各方面都強大了。這個強大的過程,使他跟西方社會搞對抗。那麼現在西方覺得,必須到了改變的時候了,不會像以前那樣縱容中共對西方進行咄咄逼人的那種滲透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