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長平:新疆漢人與牢頭獄霸

網上有視頻把維吾族人發動、參與的暴力事件集納起來,其中不少無辜平民受害的鏡頭的確令人不忍直視。視頻得出結論說,這個民族需要改造。很多漢人看了,也許覺得非常有說服力,對中國政府正在新疆實施的拘押營政策也多了一些諒解。

我看了卻感到不寒而慄:假如有人把漢人社會的暴力事件集納一下,會發現大規模殘殺、慘烈的紅衛兵武鬥、打死老師、痛毆父母、人吃人、以坦克屠殺示威學生、刀砍幼兒園兒童、往嬰兒奶粉里下毒等等情狀。按照上述邏輯,很容易得出結論:這個民族應該被消滅。

這也正是恐怖主義的邏輯。有些恐怖主義宣傳只需要將人類在歷史上犯下的罪行羅列一下,就可以論證無差別屠殺乃是替天行道,勢在必行。

新疆的種族隔離政策

根據媒體報道,中國政府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至少有181座。中國政府在竭力否認之後,突然又改口承認這些關押中心的存在,但是辯稱其為職業培訓學校,學員們在那裡接受免費教育,學習普通話和專業技術。中央電視台甚至播放了維吾爾人在“培訓學校”用心學習、收穫頗豐的電視片。

中國政府的辯解中迴避了根本性的問題:那些高牆、鐵絲網和荷槍實彈的衛兵是怎麼回事?“學員”們是否遭到強制關押?如果是,世界上任何監獄都可以被稱為“職業培訓學校”,都可以拍出其樂融融的學習場景。

法新社透露的一份採購清單中顯示,負責管理營區的公部門購買了2768根警棍、550支電擊棒、1367副手銬,還有2792罐胡椒噴霧。還有一個營區請求購買“虎椅”,這種椅子一般是監獄裏面拷問犯人所用。

難以想像,這種赤裸裸的種族隔離政策,會在二十一世紀大張旗鼓地實施;更難以想像的是,整個世界對這種政策的反應,只有對中國政府來說無關痛癢的震驚和譴責。似乎這也並不妨礙人們繼續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歷史而痛心疾首,繼續深刻反思納粹慘無人道的集中營暴行。

大監獄裏的牢頭獄霸

可以理解,基於納粹暴行史無前例、駭人聽聞,受害者並不願意人們輕易挪用它來比較其他罪行。畢竟,新疆集中營距離焚燒活人還有很長的距離。不過,人們不應該忘記,當時的大多德國人也只知道它只是一個拘押營和“再教育中心”而已,戰後都為那裡發生的真相感到驚駭。

我並沒有暗示新疆拘押營里已經發生了類似事件。但是納粹並非從天而降,假如世界繼續綏靖縱容,更糟糕的情形並非不可想像。更何況,我們並不需要什麼比喻和暗示,現在已經足夠糟糕了。

漫畫家變態辣椒畫過一幅生動的漫畫:被關押在大監獄裏的漢人,對身處大監獄中的小監獄中的維吾爾人指手劃腳、幸災樂禍。它既指出了即便在同一座監獄中,種族歧視的存在令“犯人”受到不同的待遇;同時,它也道出了洗腦教育如何愚化“犯人”,以監獄大而自豪。

種族隔離政策還讓當局方便地使用了牢頭獄霸伎倆:在全面剝奪其基本自由之後,再給某些犯人一些欺負其他犯人的特權,讓他們去毆打、孤立和看管那些反抗者,從而實現秩序井然的管理。假如鬧出大事,頂不住外界壓力,牢頭獄霸也可以用作替罪羊。

正如阿Q誤以為自己也是趙家人,很多漢人錯把自己當作了獄警。其實,普通漢人能爭取的地位不過是當上一個牢頭獄霸而已,而且那也只是少數人才能得到的機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