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靠印鈔解決經濟和財政問題 只能步委內瑞拉的後塵

次貸危機,說到底是全球經濟模式的不可持續,以及由此帶來的經濟內生性增長動力下滑。

需要秋後算賬的不止土耳其一家,印度三哥、印尼、阿根廷等國都在加速還債。

如果舊債沒還完又欠新債,繼續靠印鈔解決經濟問題和財政問題,那就只能步委內瑞拉的後塵了。

進入本世紀以來,新興國家的經濟大多風風火火,一片風景這邊獨好。出現這樣的好局面,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由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各國商品和服務市場邊界的擴張。

遺憾的是,這些新興經濟體的“偉大”人物,為了彰顯自己的牛X,像約好了似的都採用了印鈔的手段來推動經濟發展。

可實際上,經濟增長的本質,是科技進步、管理效率提升和市場擴張共同作用的結果。通過貨幣超發推動的增長,不過是利用貨幣泡沫帶來一時的繁榮,這種繁榮的本質是借貸,通俗點說,就是透支未來,但借貸是要秋後算賬的。

印鈔,埃爾多安的“絕世武功”

眾所周知,次貸危機,說到底是全球經濟模式的不可持續,以及由此帶來的經濟內生性增長動力下滑。

每每危機發生的時候,央行肆意印鈔形成的債務,便無法通過利潤的不斷提升來化解,由此造成債務的不斷累積;而當債務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企業和個人負債高企,需求(資產需求和汽車、電器等工業品需求)就會劇烈下滑。

走到這一步,就意味着還債的時間到了,種種跡象顯示,對不少新興經濟體來說,現在這個時間點又來了。

作為新興市場國家經濟發展典型的土耳其,除去上一輪次貸危機時期,在2003-2017年長達15年的時間段里,整個經濟都處在中高速增長之中,這樣的成績令全世界艷羨。土耳其的人均GDP也是快速地達到了1萬美元以上,儼然正在逼近發達國家的水平。

韭菜們不明所以,當然會歡呼埃爾多安先生的“豐功偉績”。他們不知道的是,土耳其經濟高速增長的背後,是過去15年的時間裏邊,其M2增長了24倍,印鈔成為埃爾多安建立“豐功偉績”的絕世武功。

不過,進入今年以來,因為暴跌,土耳其里拉(以下簡稱里拉)成了亞洲貨幣的“明星”。可以預見的是,若以美元核算,土耳其這個新興經濟體,無論GDP總量還是人均GDP都會大幅跳水,接近發達國家自此夢碎。

事實上,從上圖可以看出,從2013年開始,土耳其就開始在為無度印鈔還債了,以美元計算的經濟總量和人均收入雙雙走了下坡路。今年,隨着里拉匯率的跳水,這兩個數據想必會更加慘淡。

土耳其秋後算賬近在眼前

韭菜們會說,以美元計算的收入購買力跳水與我何干?咱在土耳其生活,不去美國就是了。但是,你可以不關心它,它卻會主動關心你啊。

與無節制印鈔同時發生的事情,是土耳其通脹率的居高不下。以2017年為例,其經濟增長速度是7.4%,但其通脹率則達到11.92%,假定個人收入增速與經濟增速一致,那麼個人收入的實際購買力約下降了4%。

也就是說,雖然韭菜們兜里的錢多了,但可購買到的商品和服務卻少了。

而到了今年,路透社報道,土耳其9月CPI環比上漲了6.3%,同比則飆漲了25%。這意味着一月之間,韭菜們同樣收入的購買力下降了6.3%,按年度計算則下降了25%,只剩下四分之三,希望韭菜們不要哭泣。

這就是土耳其濫發貨幣之後所進行的秋後算賬的過程。算賬的結果,自然是生活水平的快速倒退,常言道由奢入儉難,對土耳其的韭菜們來說,這個難關是近在眼前了。

可能有人會說,土耳其繼續保持經濟高增長不就解決問題了嗎?比方說,要是今年土耳其的經濟增長速度能達到25%,那相應地土耳其老百姓收入也會以近似的速度高增長,這樣就可以彌補通脹帶來的收入購買力損失啊。

但我要說的是,在如此高的通脹之下,這種想法屬於典型的“土雞夢”,完全沒有考慮到惡性通脹對經濟的毀滅性破壞。9月20日土耳其財政部長公布新經濟計劃,下調2018年、2019年經濟增長率為3.8%和2.3%(後一個數字估計比較樂觀,因為惡性通脹對經濟帶來的副作用一般在第二年開始顯現),土耳其人收入的實際購買力出現大幅倒退的基礎是扎紮實實的。

埃爾多安先生不斷吹噓在他治下土耳其經濟繁榮,人們越來越幸福,但2013年以後,他只能用里拉為基礎說事,因為一旦用美元說事(近似於用人們收入的實際購買力說事),瞬間就會被打臉。

埃爾多安並不寂寞

用科技進步和管理進步來推動經濟發展,很費勁,而且各國大人物中的多數對此一竅不通,所以他們只能選擇最簡單易行的方式——也就是印鈔(借貸)。

在這個問題上,埃爾多安先生並不寂寞,多數新興國家在2008年以後都在幹完全一樣的事,有些國家的M2快速躥升至世界領先水平,所以,需要秋後算賬的可不止土耳其一家,印度三哥、印尼、阿根廷等國都在加速還債。

在秋後算賬的過程中,很多人會一夜回到過去。或許有人說,最多咱回到2000年就是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這樣想,您可能還是太樂觀。因為當時多數人沒有負債或債務很低,市場再動蕩,最多讓我們回歸赤條條,然後還可以靠勞動吃飯,確實沒什麼了不起。可今天呢?多數人可是債務纏身的,一旦回去就不是赤條條,而是負家翁,需要靠勞動還債。

以往到了這種時候,磚家會急呼央媽,可今天,不要再期盼央媽了,因為2008年之後央媽不斷印鈔救援,帶來的結局是債務不斷高壘。債務不斷高壘的終點就是需求下滑,眼下房市和車市銷量的下滑,便是最好的例證。

也就是說,央媽繼續大肆印鈔,只會進一步推動通脹,讓需求消失得更快……這就是在真實地演繹本人在以前經常談到的信用緊縮:央媽越印鈔,信用緊縮就越嚴重,外在的反映便是通貨膨脹。

這個時候,人們最大的希望是央媽趕緊改嫁,不要在家裡繼續撒毒。可是央媽改嫁了,國內財政該怎麼辦?要知道,一旦這些國家不能控制財政,採取切實的貨幣緊縮措施,還債的過程就會極其漫長。

央媽終於到了討人嫌的時候,現在她只剩下一個最親的親人,那就是財政。

無論“土雞國家”還是“土磚國家”,要是能在十年內把債還完,那就謝天謝地了。如果舊債沒還完又欠新債,繼續靠印鈔解決經濟問題和財政問題,那就只能步委內瑞拉的後塵了。

總之,大家是時候醒來了,因為,秋後算賬的時刻到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