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曹長青:「巴西川普」當選世界矚目 8大指標性意義

巴西原來的左派總統盧拉,曾與共產古巴的卡斯特羅、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結成美洲的左派三角聯盟。這三國聯手把拉美左派風潮推向了高潮。後來卡斯特羅死了,共產古巴江河日下;查維茲也死了,委內瑞拉政權只靠中共輸血(最近又給50億美元援助)苟延殘喘;這次巴西又變天,極右派當選,不僅意味着這個左三角完全破局,而且標誌拉美的保守派勢力大增!

昨天巴西總統大選,被稱為極右派的波索納羅高票當選,從而終結了巴西左派的13年執政,使這個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邁向了親美、反共、市場經濟、強調道德信仰的保守主義價值之路。

巴西大選受到世界矚目,因為有幾個指標性的意義:

第一,巴西不僅是拉美最大國家,而且在全球人口排名第五(中國,印度,美國,印尼,巴西),領土也是全世界第五,是個舉足輕重的大國。

第二,巴西原來的左派總統盧拉,曾與共產古巴的卡斯特羅、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結成美洲的左派三角聯盟。這三國聯手把拉美左派風潮推向了高潮。後來卡斯特羅死了,共產古巴江河日下;查維茲也死了,委內瑞拉政權只靠中共輸血(最近又給50億美元援助)苟延殘喘;這次巴西又變天,極右派當選,不僅意味着這個左三角完全破局,而且標誌拉美的保守派勢力大增!

第三,巴西這場大選,不是勢均力敵,而是一面倒:在第一輪投票時,在有13名總統候選人競爭的情況下,波索納羅一人就拿到46%,第二名的左派候選人只拿到29%。最後兩名候選人對決,波索納羅以55.1%對44.9%贏了對方超過10個百分點,獲得壓倒性勝利!

第四,波索納羅被稱為“巴西的川普”,不僅他本人推崇川普總統,而且他的政見是典型的保守派價值理念。川普的競選口號是“重建偉大的美國”;波索納羅的競選口號是“巴西優先”,全面革新:在經濟上,要實行民營化,市場經濟,拒絕社會主義;在治安上,要強化警方權力,支持軍隊,嚴打犯罪,要啟用將軍們入閣擔任部長;在政治上,要強力反腐敗,清除前任左派政府的貪腐;在外交上,實行親美路線(他當選後,美國川普總統馬上打電話祝賀),兩個“川普”將使美巴關係一馬平川,進入新階段。同時,波索納羅曾多次批評中共,說中國人不是來買巴西的產品,而是要買走巴西;他誓言不再允許中共當局擁有巴西土地和關鍵工業。所以,“巴西的川普”當選,將導致中巴關係緊張,同時巴西和美國的關係拉近。而且波索納羅的抵制古巴、委內瑞拉的理念,將會增加美國在拉美的自由力量。

第五,波索納羅的競選口號不僅是“巴西優先”,還有一句:“上帝高於一切”,展示了他的保守主義道德觀。他捍衛基督教傳統的家庭價值;反對同婚,主張婚姻是一男一女;反對毒品合法化;支持死刑;強調信仰的力量。而且,他敢口無遮攔地公開表達這一切,成為全世界無人可比(在這一點上超過川普)的最大膽政治領袖!巴西保守派民眾認為,他是一個誠實的人,指他敢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

第六,“巴西的川普”當選,更展示近年的一個全球政治景觀:傳統政黨在大選中紛紛失敗,新崛起的小黨,因符合民意、接地氣而一炮打響,贏得大選。例如全球人口僅次於巴西的第六大國家(也是超過兩億)的巴基斯坦,在今年7月底的大選中,兩個傳統大黨都敗北,一個前板球國手領導的新政黨異軍突起,贏得勝利。7月初,拉美第二大國家墨西哥的總統大選也同樣,第一,第二,第三大黨等全部敗北,一個新的政黨領袖贏得了大選。據統計,過去16年來,拉美選民對傳統政黨的支持率下降,轉而支持獨立候選人和新的小型政黨,即更看重是否接地氣、符合民意,而不是政黨的資歷年頭。

第七,國際媒體和觀察家之所以看重巴西選舉,還在於它標誌着,整個拉丁美洲的保守派更加崛起,左派更為衰落。2015年,阿根廷首先變天,右派執政,結束了左派貝隆主義。2017年底,洪都拉斯大選,保守派總統連任;同時智利大選,前保守派總統再次回鍋,擊敗左派。今年4月,巴拉圭大選,執政的保守派總統勝選連任;6月份哥倫比亞大選,只有45歲的右派候選人杜克也是高票當選(哥國最年輕總統)。之前在秘魯的總統大選,對決的兩名候選人都是右派。目前,拉丁美洲的第一大國巴西,第三大國阿根廷,以及智利,巴拉圭,秘魯,洪都拉斯,哥倫比亞等,都是右派執政,標誌着,整個拉美,正在大幅向右轉。

第八,波索納羅雖獲得壓倒性勝利,但是他一路走來都遭到巴西主流媒體(也像美國一樣是左派主導)、更有全球左媒的圍剿。他被攻擊是種族分子、厭惡女人者,反同性戀分子,男性沙文主義者等等。而且不僅巴西媒體,全球左派媒體也都唱衰他,包括美國的《紐約時報》和CNN等。就在波索納羅當選前幾小時,英國左媒《衛報》還刊出大標題渲染(實質是誤導)說,波索納羅的對手微幅領先。但選舉結果卻是波索納羅大贏了對手10個百分點;全球左派的期待完全落空!近年有三件事讓全球左派痛心疾首、跳腳憤怒、甚至歇斯底里:一是英國脫離歐盟;二是川普當選;三是被稱為極右派的巴西川普勝選。所謂“極右派”是左媒給戴的帽子,其實波索納羅是典型的右派、保守主義理念的信奉者,有機會贏得了總統位置而已。

拉丁美洲的左派和右派,分野比較明顯。所謂左派,原來是共產黨和社會民主黨。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拉美就湧現出共產黨和由其變種的社會民主黨,兩者的政治理念大同小異,都是反資本主義,嚮往社會主義;反美國,親共產蘇聯或中國。後來共產黨式微,基本就是左派政黨(社會民主黨等)主導。與之對抗的,早期主要是拉美各國的軍方,很多國家的軍人面對共產黨和左翼勢力的興起,採取軍事政變來中斷這種朝向共產主義的趨勢。典型的就是智利的皮諾切特將軍(Pinochet,當時的陸軍總司令),採取軍事行動,中斷了當時要把智利變成第二個共產古巴的左派總統阿連德政府,從而使智利實行市場經濟和親美路線,智利也成為整個拉美最富有、經濟最有活力的國家。當然這些軍人政權最後都刺激了左派的回潮,遭到清算(被終結)。但這些曾經歷過軍人執政的國家,在選舉中,最容易右派當選,因為有過保守派的傳統。像巴西,阿根廷,秘魯,智利等,都曾經歷過軍人執政,也就是都有過右翼強大的傳統。

所以,這次巴西變天,右派執政,再次標誌着,整個拉丁美洲,自八十年代開始的左派風潮,更加落潮;保守主義更為興起,右派掌權的國家陣營進一步擴大。同時由於軍人出身的波索納羅是所有拉美國家,甚至是全球政治首腦中,最敢言的右派領袖,又跟川普總統一樣,最強調和堅持保守派理念,所以,分析家認為,他領導下的巴西,將會是拉丁美洲的市場經濟和道德保守主義的旗手。這將是巴西和拉美的幸運,也是世界的福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