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淫僧」釋學誠強姦尼姑性醜聞曝光後 家鄉影響力依舊

中共前佛教協會會長、淫僧釋學誠發送情慾短訊騷擾女弟子、大額資金去向不明以及龍泉寺違章等問題今年8月被曝光後引發軒然大波,同時令外界意識到當前社會道德下滑時的宗教已經淪為政治和金錢的工具。釋學誠雖然在壓力下辭去了佛教協會會長的職務,但港媒近日走訪釋學誠的發跡地福建福州、莆田,發現他在當地的影響力仍不可小覷。報導稱,釋學誠以「佛法」為名義對女弟子灌輸性愛思想,挑起女弟子的慾念,更有令其死心塌地現身的精神控制方法。

今年8月清華大學兩位女法師向中共官方發出96頁舉報信舉報釋學誠網絡圖片

中共前佛教協會會長、淫僧釋學誠發送情慾短訊騷擾女弟子、大額資金去向不明以及龍泉寺違章等問題今年8月被曝光後引發軒然大波。釋學誠在壓力下辭去職務被送回老家。

香港《蘋果日報》26日報導,釋學誠雖然犯了佛家最不可饒恕的色戒,不過他在家鄉的影響力依舊,福建的極樂寺和莆田的龍泉寺都被稱作是釋學誠的家寺,裏面的女尼眾多,多是20歲出頭的小姑娘,這些小姑娘心甘情願出家,雖然釋學誠強迫多名女弟子和他發生關係的醜聞曝光,但這些女尼仍對釋學誠深信不疑。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佛教經典中規定,女僧尼必須跟隨女法師出家,男法師不得做女信眾的師父。基於“非親相攝”--師父有義務與弟子共住、親近,但男法師決不可能如此攝受女弟子。

但釋學誠則反其道而行之,根據清華大學兩位女博士釋賢佳、釋賢啟對釋學誠的實名舉報信顯示,釋學誠為了與女弟子發生關係,淫亂宗教,他在2013年先後將7名在北京龍泉寺(龍泉寺為男眾寺廟,不收女弟子)的專職女義工,調配到其家鄉福建仙游極樂寺,訛報她們已滿足出家女眾“式叉摩那六法”中學戒二年的規定,讓她們成為“冒牌比丘尼”。這明顯是違背戒律的,但女眾卻認為“那是師父對自己的無限慈悲”。

緊接着釋學誠收下第一批女弟子,2014年約有30名女弟子受戒;2015年有47人;2016年有78人;2017年有100人,“龍泉系”尼姑日益壯大。而舉報文章指出,這些極速出家的女弟子,約有一半被陸續派到國內外近20個分院,出家女弟子亦成了釋學誠弘法的主力。而舉報文件中所指的6名受不同程度性騷擾的尼姑,都在國外弘法,都是釋學誠嚴選出來的。

然而,龍泉系弟子中不乏男眾,釋學誠卻不選派遣資深男弟子開闢海外道場,他說:“男眾不穩定,很容易亂跑;女眾比較穩定,不會亂跑。”其實是女弟子被釋學誠用情慾短訊進行精神控制,而男弟子自然不在釋學誠的控制範圍內。

在舉報信中,釋學誠還被揭向女弟子錯誤灌輸“男女雙修”觀念,挑起女尼慾念,進一步鞏固精神控制,也是釋學誠的妖術之一。

“男女雙修”(又名“雙喜法”、“歡喜禪”),這是佛教密宗的一種修煉方法,據說真正的修法已經失傳已久。男女雙修對修持者的修煉層次有很嚴格的要求,加上不能廣泛的流傳,因此被世人看作很神秘。也正因如此,釋學誠向女尼們提出發生關係這樣的要求時,一些女尼雖覺不妥但還是乖乖就範。據舉報信稱,有女弟子覺察出釋學誠所要求犯了最基本的色戒,因此不從,就被釋學誠說成精神病,並讓所有的女尼排斥她,將其邊緣化。

長達96頁的舉報信中還說,龍泉系寺院監控嚴密,更加鞏固釋學誠的精神控制。龍泉女弟子出家後,被要求斷絕與親友接觸,弟子的個人證件也由寺院統一管理,變相控制人身自由;手機要上繳、上網受限制、寺內的新聞時事經過濾才下放。

有知情人士指出,釋學誠近年在寺內大搞個人崇拜,規定弟子每日對他相禮拜,學習其語錄。在封閉的環境生活、遠離僧團的情況下,女弟子更見寂寞。此時釋學誠“乘虛而入”,長期以短訊挑逗女弟子,借“修法”談“淫慾”,挑起女弟子慾望,令釋學誠成為出家女弟子信仰和情感上唯一依靠,讓女弟子願意獻身,再以“性”深化精神控制,最終構成影響深遠的精神迫害。

資料顯示,今年52歲的釋學誠是大陸佛教界最高領導人,他除了主持龍泉寺,還擔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中共宗教界和平委員會常務副主席、中共福建佛教協會會長、福建佛學院院長、福建莆田廣化寺方丈、陝西扶風法門寺方丈。

2008年,釋學誠當選中共政協常委並連任迄今。2018年3月,他還升任中共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有報導說,釋學誠和中共某些高官聯繫緊密,多為副部長以上官員。甚至他請假都要向中共中央統戰部請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