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朱軍性騷擾案首次開庭 受害女生接受採訪

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10月25日首次開庭,當事人弦子庭審結束後,接受了媒體採訪。(@弦子與她的朋友們)

10月25日,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首次開庭,並進行證據交換。當事人弦子(化名)現身,但朱軍並未出現。庭審結束後,弦子和好友“麥燒”一同接受了媒體採訪。

朱軍起訴弦子和“麥燒同學”(微博名)的名譽權糾紛案,25日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首次開庭。據悉,當日主要進行證據交換流程。弦子她們也提交了補充證據,關於正式開庭的時間,法院還沒有說。

“四年前是被動放棄”

庭審結束後,弦子和麥燒向等候在外的媒體表示,已向法院提交了對朱軍的“反訴”,法院會針對證據和證據內容情況來看朱軍能否出庭。

弦子被問到為何四年前不去處理這個案件,反而四年後來處理。弦子本人回應說,四年前不是她不想解釋這個事,相反她反覆地去派出所,但並沒有得到任何一個回復,一個書面的說明都沒有。

弦子表示,“公眾一直在說是我自己主動放棄的,並不是這樣,我是被動放棄的,沒有得到回復,只能放棄。四年前,如果朱軍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這件案子可能是另一個走向。”

弦子表示父母非常支持她,也相信她能得到一個公正的對待。最後她們表示希望最後能贏,告訴大家這是怎麼回事兒,以及女性在這個社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位、應該得到什麼樣的尊重……

“證人很多”

雖然弦子同宿舍的室友拒絕出庭作證,但是弦子及好友麥燒說對他們有利的證人還是很多的。第一個就是在事發後,弦子第一個傾訴對象——她的同學,這位同學是願意出庭作證的。包括她的老師,她當時打電話聯繫她的老師問該怎麼辦,她老師和她老師的朋友都是律師。他們都願意出庭作證。

弦子及麥燒當然也尊重那位不願意出庭的同學。因為那位同學現在在日本,她如果要出庭的話還是挺麻煩的。

庭審結束後,朱軍的代表律師離開法院時遭到大批媒體圍堵與追問,但均以“不方便”為由拒絕回答。

網民支持

弦子與她的朋友們10月25日更新了微博:“今天第一次出庭,比想像中難,但能堅持住,非常感謝大家。”並附上了接受媒體採訪的視頻。

“弦子與她的朋友們”微博網頁截圖。

網民紛紛為弦子打氣:“弦子是最棒最勇敢的姑娘!!!加油!”“支持你!打趴下那個道貌岸然的混蛋!”“這一路必然艱辛,我們都在為你加油。”“不要怕,你的身後站着正義!!!”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個人的一小步,對中國女性爭取權益來說,可能會是一大步。”

“你和麥燒在視頻中最後的相視一笑,很溫柔、很強大。希望女性在這個社會中能夠被理性地、公正地對待。”

“向司法求一個答案,如果沒有,那就向歷史求一個。”“謝謝弦子與麥燒走出這一步,太不容易了。”

“你們兩個都是勇敢的姑娘,會一直支持和關注你們的,好好努力吧,善良的人聯合起來,就可以擊敗罪惡。”

朱軍猥褻女實習生醜聞於7月26日曝光,受害人弦子在微信朋友圈裡揭露,四年前她在央視《藝術人生》節目組實習,在一間化妝室里,她準備採訪朱軍時,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被朱軍隔着衣服猥褻、強吻,直到有嘉賓進來,她才得以逃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