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崔士方:正部級鄭曉松跳樓 幕後黑手來頭大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鄭曉松背後那隻看不見的手,終有被揪出之時。此非中共反貪手段厲害,乃因神目如電。當年武長順雖然被周永康保下,但若干年後,不僅武長順,連周永康都被捕入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中共體制內助紂為虐、欺壓善良民眾的官員,都應記住這個現世報的明證。

中共港澳辦網頁公布鄭曉松死訊。圖為鄭曉松2018年5月參加澳門的媒體會議。*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在戒備嚴密的住處墜樓身亡,雖然中共十八大反腐高壓之下,老虎蒼蠅頻頻以自我了斷的方式衝擊大眾眼球。但除了張陽,他們都無法跟鄭曉松的死相比。

軍界高層自殺,因與政界歸屬兩個不同的圈子,這裡暫且不表。

在文革後,獲得中共官方確認自殺身亡的部級以上高官,數量並不多,達到正部級的更是“鳳毛麟角”,只有兩人,鄭曉松即居其一(另一人是天津市前政協主席宋平順)。

在中共官場,副省部級烏泱泱一大批,到了正省部級就少多了,中央加地方,在位掌權的總共也就兩百來人。這批人屬於中共的權力次核心層,如果沒有牽涉更核心層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能逼他們自殺的可能性相當小。

回看2007年6月的天津政法圈“大哥”宋平順之死,當時天津官場有“兩順一昌”的說法,兩順指宋平順和武長順,一昌是指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

宋平順被李金寶案牽出時,武長順被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周永康“撈走”。但是周永康為什麼沒有也拉陷在泥潭裡的宋平順一把呢?一個合理的推斷是,宋平順的主子另有其人,而且主子不想保他。

很多分析都認為張立昌是宋平順的老闆,沒錯,但張只是宋的小主子。張立昌半年多後也得病死去,這說明,當時同樣不利傳聞纏身的張也身心俱衰、自身難保。所以能強勢逼死宋平順的其實是宋的大主子、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

羅幹利用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設的“圍攻中南海”的局,就是宋平順(時任天津市委政法委書記兼市公安局局長)在天津無理抓人配合下才能達成,所以宋平順是知曉羅幹最隱秘機密的人。當羅幹發現宋平順已經甩不掉中紀委時,讓宋永遠閉上嘴巴,就是心狠手辣的羅幹最自然不過的選擇。

回到當下。因為“中央特派員”的角色,鄭曉松在澳門是真正的幕後大哥,澳門特首也要看其臉色行事。所謂“特區”“高度自治”,都是點綴的門面畫。

前澳門中聯辦主任李剛的倒台,據《蘋果日報》報導,是因澳門前特首何厚鏵向北京告狀所致。事由是不滿李剛高價出售字畫和在橫琴批地的問題上有斂財之嫌。

但為何是何厚鏵告狀,而不是現任澳門特首崔世安呢?那是因為崔世安也奈何不得這位“黨監軍”嘛,所以才要級別更高、位列“國家領導人”的何厚鏵(政協副主席)在北京出手,才能拿下李剛。

在澳門這塊彈丸之地,鄭曉松無疑是真正的“龍頭大哥”,他居然也要鬧跳樓,那背後巨大的壓力肯定不是來自當地,而在北京。

鄭曉松與宋平順案,在公布時機上有很大不同。宋案是在坊間傳聞滿天飛了5天後,官方才公布其“被中紀委調查期間自殺”。而鄭案,是次日即公布,並不與澳門司法系統打招呼,就搶先定性為“抑鬱症”。鄭曉松死後,也因而獲得中組部和港澳辦負責人前往澳門“慰問家屬”的“優待”。

之所以這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正在習近平南下的當口上,北京為了不煞風景,被迫給鄭一個“抑鬱症”的借口以解套。如果鄭曉松在縱身一躍之前,就對此結局有精確的預期,那這位老兄就真可算是官場的“算死草”。

然而,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鄭曉松背後那隻看不見的手,終有被揪出之時。此非中共反貪手段厲害,乃因神目如電。當年武長順雖然被周永康保下,但若干年後,不僅武長順,連周永康都被捕入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中共體制內助紂為虐、欺壓善良民眾的官員,都應記住這個現世報的明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