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指示處死遇羅克的背後高層人物

——揭秘與中共有關的那些人和事

怨不怨

1959年廬山會議,陶鑄這樣勸說支持彭德懷仗義執言的黃克誠:“你我都讀過一點所謂古聖賢之書,一個人過身於世,不講究操守是可悲的。尤其我們作為一個黨員,對黨的忠誠等於舊社會一個女人嫁了人一樣,一定要‘從一而終’,決不可‘移情別戀’,否則便不能稱為‘貞節’之婦。”;1966年陶成為黨內“第四號人物”,但僅過四個月就被打倒,毛說:“陶鑄問題很嚴重...這個人不老實。”1969年陶慘死合肥。文革後陶鑄女兒問陶夫人曾志:爸爸死得那麼慘,你怨不怨毛主席?曾答:這是個很膚淺的問題。我跟隨毛主席半個世紀,並不是靠個人的感情和恩怨,而是出於信仰...我對我的指路人當然會永存敬意!不怨,主席晚年是個老人,是個病人嘛!

毛像

楊燁,翻譯家楊憲益和戴乃迭唯一的兒子。楊燁報考北京大學,因母親是英國人,過不了政審。文革中,為表示與父母劃清界限,帶着紅衛兵抄自己的家。後患上精神病,只說英文,不認父親。獲准到英國後,一見中國人就嚇得失控。1979年楊燁在家點燃汽油自焚。其遺物中有一幅毛像,上面被他戳滿了洞。

秘密會議

1975年1月,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在北京召開,此前全國人大會議已中斷十年。這次會議是一次“秘密會議”:代表不是選舉產生,而是由組織秘密指定,並要求嚴格保密;會議時間、地點、議程均保密;所有代表提前秘密集中,秘密隔離,會前由軍用飛機秘密運送到北京;到京後秘密入住指定飯店,會議當天由專車秘密運送至大會堂,再由秘密隧道進入會場;會議期間外國記者被特意“安排”到外地參觀。直到閉會後發佈了新聞公報,全國人民和國外媒體才知道大會的召開。傳達會議精神時,人們不僅沒因自己被蒙在鼓裡而不滿,反而由衷地欽佩黨中央、毛主席的英明、偉大,保密工作如此高明,讓美帝蘇修毫無可乘之機,覺得毛澤東思想真是戰無不勝...

國家主席

1959年毛提出不再擔任國家主席,只擔任黨的主席,雖然全黨都知道非欽定接班人劉少奇莫屬,但因毛始終未推薦提名,在中共八屆七中全會討論提名國家主席候選人時,會場無人答應,場面頗為尷尬,還是鄧小平站起來說:“都不提,我提,劉少奇!”於是劉被提名為國家主席,1964年劉連任國家主席,1966年劉作為黨內頭號走資派被毛打倒,69年慘死開封。1970年廬山會議,毛提議討論是否重設國家主席,林彪表示贊成設國家主席,由毛來擔任,卻被毛指責為“自己想當國家主席”,隨後毛、林矛盾越演越烈,71年林彪折戟沉沙,慘死蒙古。毛的兩任接班人皆死於國家主席的虛名。1975年四屆人大重新修訂憲法,國家主席一職被取消。

遇羅克之死

1970年3月5日,《出身論》作者遇羅克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被公審宣判死刑後處決。官方一直把遇羅克之死說成是“被林彪、‘四人幫’迫害而死”。1999年,當年發表《出身論》的《中學文革報》的創辦人牟志京在回憶文章中稱:“有內部消息講,羅克的死刑是經高層人物親自指示,重要人士受託辦理的。”究竟是何等人物讓牟在文革結束二十多年後還如此避諱呢?著名作家胡平在其《評“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披露:遇羅克是誰下令殺害的?據我一位北京的詩人朋友告訴我,他認識吳德的兒子,吳德兒子對他說,是周恩來說要殺的。周說:“這樣的人不殺,殺誰?原來指示處死遇羅克的高層人物是周,而受託辦理的重要人士是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吳德!

革命因果

江隆基,“解放”前任延安大學副校長,1952年起任北京大學黨委書記兼副校長。1957年反右,北大在江的主持決定下,據所謂“反黨言論”罪行,將數百名師生打成右派。但是江卻還被上級認為不夠嚴厲兇狠,改任第二書記,第一書記由鐵道部副部長陸平接任。陸隨後在北大划出了更多的右派,反右期間,北大共有1500人蒙冤遭難,全部送監獄、勞改農場等處勞教,很多人在勞教期間非正常死亡、自殺或遭處決。1966年6月,北大書記陸平被打成全國聞名的“黑幫分子”,在北京工人體育場遭萬人批鬥。而已改任蘭州大學書記的江隆基則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份子”,學生將其拖到操場,頭套十多斤重鐵籠子,跪在累疊的桌椅上接受批鬥,江最終自殺身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