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朱軍事件」牽黑幕:八成大陸女記者遭性騷擾

最近,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猥褻女實習生一事,牽出中國傳媒行業更大黑幕。廣州性別教育中心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報告顯示,超過八成的中國女記者遭遇過性騷擾。據知情人士表示,中共媒體機構缺失反性騷擾處理機制。

“朱軍事件”牽出中國傳媒行業更大黑幕。有調查顯示,逾八成中國女記者曾經遭到性騷擾。圖為央視大樓。

最近,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猥褻女實習生一事,牽出中國傳媒行業更大黑幕。廣州性別教育中心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報告顯示,超過八成的中國女記者遭遇過性騷擾。據知情人士表示,中共媒體機構缺失反性騷擾處理機制。

朱軍猥褻女實習生“弦子”(化名)一事9月6日再被曝光更多細節:2014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在沒有告知弦子的情況下來到位於武漢的弦子父母家中,向其父母施壓,並要求他們寫下保證書,承諾不再提及弦子曾經被朱軍猥褻一事。

防被刪用“區塊鏈”記錄

“弦子”的好友,也是最初爆料者“麥燒同學”整理出朱軍猥褻“弦子”的時間線。完整講述了“弦子”在2014年6月至2018年9月6日整個朱軍猥褻事件的遭遇。

“麥燒同學”表示,因為總是被質疑是否在潑髒水,所以梳理了一個時間線,剔除細節描述,只交代事實,並稱律師已經看過。

對此,網上引起很大的討論與關注。但在微博上,有關的討論卻被一刪再刪。

“麥燒同學”的微博再遭屏蔽後選擇了回擊,他稱作為受害一方在中國主流渠道得不到發聲,在社交渠道還屢屢遭言論管制,因此他們將使用無法篡改刪除信息的區塊鏈技術來完整記錄這一事件。

他在微博寫道:朱軍事件較為完整的記錄使用了區塊鏈,能看到已經被刪除的媒體報導和其他國內性騷擾案例。如果你也想講述被騷擾的經歷,也想寫在區塊鏈上,請發郵件給[email protected]

這條微博發佈後不久再次消失於公眾視野,9月7日,“麥燒同學”表示:我沒有刪微博的習慣,如果找不到了就是被屏蔽了。

性騷擾受害記者發起調查

弦子的案例並不是個案。廣州性別教育中心今年3月發佈的《中國女記者職場性騷擾狀況調查報告》顯示,在四百多名受訪的女記者中,83.7%的受訪者表示曾遭受過程度不一、形式不同的性騷擾,超過四成的性騷擾實施者是當事人的領導,其餘的實施者包括同事、採訪報導的受訪者等;近六成的受害者選擇沉默、忍耐或者躲避。

這項調查由中國記者黃雪琴牽頭髮起。她曾在微信公眾號上說明自己遭受性騷擾,並在媒體內部公開之後,被以冷處理的方式處理。此事促使她從事這項調查。

黃雪琴9月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一比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在正式推出調查報告之前,有詢問身邊的記者朋友,近20個同行中,只有一個女記者表示沒有遭遇過性騷擾。

黃雪琴說:“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記者這個人群,尤其在中國國內,其實還是相對來說掌握了比較多話語權的人,比較勇於發聲,比較敢發聲。很多人會覺得你強勢一點就比較難遭遇性騷擾了,所以沒有想到有那麼嚴重。”

媒體機構缺反性騷擾處理機制

黃雪琴說,在報告完成後,她寄給了中國30多家大型媒體,但大部分媒體都沒有作出反饋,只有一家在開會時提及了這一問題,可是之後也沒有制定相應的預防性騷擾的規章制度,而對報告進行報導的媒體更是寥寥無幾,這令她感到失望。

黃雪琴曾任職官媒和廣州當地紙媒,從業7年,她曾親身經歷過並多次目睹職場性騷擾,如美女主播被襲胸、記者被副主編摸臀、攝影記者被當地官員灌酒等。

她表示,性騷擾背後是權力、資源的不對等關係,而反性騷擾機制的普遍缺失又為性騷擾創造了條件,有許多職場都沒有建立一個公平且能有效預防的性騷擾防治機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