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高調提倡偉大鬥爭 聯合國和中共苟且 川普可能要踢開!

中共《中國紀檢監察報》近期發表署名文章,提出要統攬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將“四個偉大”作為一個完整體系提出。其中“偉大鬥爭”排在首位。16日,美中兩國駐世貿組織大使在日內瓦激辯,雙方在能否給中共差別待遇、改革全球貿易體系方向上再次表達相反立場。另外,法媒報道,如果聯合國堅持不改革,繼續和中共苟且,那麼美國就會組建新的國際聯盟,讓國際政治出現新的格局。

“四個偉大”偉大鬥爭打頭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中共中央級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微博帳號“學習小組”本周一(10月15日)向讀者推薦名為“深刻把握偉大鬥爭的政治內涵”的文章。其中提到,中共十九大要求,要統攬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將“四個偉大”作為一個完整體系提出。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偉大鬥爭。

該文發表在《中國紀檢監察報》,署名為中央黨校文史部張城。文章寫道,習近平總書記說,“黨的十八大報告有一句話,我主持起草工作時就主張要寫上去,就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項長期的艱巨的歷史任務,必須準備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這句話涵義是很深的。”

熟悉中國文革歷史的獨立學者查建國表示,當前提出“偉大鬥爭”,說明高層的政策,遭遇阻力:“現在提倡偉大鬥爭,提倡鬥爭精神,說明黨內上層政策往下推行,阻力很大,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所以要展開黨內的鬥爭來消除阻力,把上層的精神推下去”。

中共機關刊物《求是》雜誌、中共中央機關報《光明日報》等媒體,均轉載了這篇三千多字的文章。

法媒:川普正構建國際新秩序;退出聯合國不是夢話

法廣撰文表示,多年來,聯合國違背了創建宗旨,墮落成中共等專制國家的反美俱樂部。中共在聯合國安理會常務理事國中擁有的一票否決權,使得貫徹聯合國宗旨的任何決議都不能通過。

聯合國下屬的人權委員會成了幫助專制國家侵害人權的機構,該委員會從不譴責中共、委內瑞拉這些國家的侵害人權行為,十年間卻譴責以色列68次;

聯合國的教科文組織至今不批准把六四屠殺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記憶名錄》;

聯合國難民公署竟然與中國政府合作在泰國阻截和遣返中國政治難民;

世界衛生組織支持中共的“九二共識”打壓台灣,把有2300萬人口、全民健保全球第一的台灣排除在外;

而聯合國數以萬計的冗員無所事事,耗費各國納稅人支付的會費。

這樣的聯合國對於世界的和平、民主、人權,只能起負面作用。由此美國已經退出了教科文組織與人權委員會。

如果聯合國堅持不改革,那麼美國就會組建新的國際聯盟,讓國際政治出現新的格局。

美國構建國際新秩序的另一個重大戰略就是揚棄世界貿易組織(世貿組織),營造新的國際自由貿易體系。

9月30日簽署的年貿易額1.2萬億美元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新的由貿易協議(USMCA),便是營造未來國際貿易新秩序的開局。

美墨加貿易市場,加上未來形成的美國與歐盟、美國與日本、美國與韓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後形成的市場,GDP總量佔全球70%多。中共被排除在世界經濟總量70%的貿易市場之外,一個沒有了中共的世界貿易新秩序於是便形成,世貿組織也必然解體。

中共政權已成為世界公害,它破壞世界政治和經濟秩序,毀掉了聯合國和世貿組織。重建沒有中共的國際新秩序,人類社會將獲得一個自由與公平的發展環境。人們應該感謝特朗普和他的政府,他們正為構建國際新秩序而努力。

美中駐世貿組織大使再激辯;貿易戰無緩解跡象

10月16日,美國駐世貿組織大使、美國副貿易代表謝伊(Dennis Shea,中文名習達難)表示,世貿組織必須面對中共貿易濫用行為,並重新考慮把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進行差別對待是否合適。

而中共駐世貿組織大使張向晨說,不應該把中國單列出來,雖然他沒有點名美國,但仍充分暗示中共將反對美方的世貿組織改革。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謝伊不認同中共當局自稱是“發展中國家”,並在7月的世貿組織總理事會上就提出審議中共的世貿組織會員資格。

當時,他發表了題為“中共破壞貿易的經濟模式”的演說,抨擊中共標榜是自由貿易和全球貿易體系捍衛者,實際上卻是世界保護主義和重商主義色彩最濃厚的國家,自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共未執行以市場為導向的政策和措施。

與中共強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最近一次世貿組織貿易政策審核會議(Trade Policy Review)上,中華民國承諾在未來談判中將以“發達國家”身份參與談判,過去中華民國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參與。謝伊公開讚賞說,美國希望看到更多像中華民國這樣的例子。

謝伊周二表示,世貿組織成員應該達成“新的諒解”,使各國能夠在志同道合的成員之間進行多邊貿易談判,而不是獲得所有164個世貿組織成員的共識。

目前,美國、歐盟和日本已進行多次三方會談,11月並將在巴黎就世貿組織改革議題展開最終協商。一旦美、歐、日達成共同協議,三國將和其它世貿組織成員協商。

“對於規則可行性和其是否能確實顯著改變中共的行為,我們或許有點懷疑,但不意味我們不該採取行動”,謝伊周二在日內瓦說。

外界解讀,謝伊的意思可能是撇下中共,另起爐灶,這是中共最害怕的情況。中共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之前曾撰寫報告,將此列為最糟糕的情景。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