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無聲的尊重(深度好文)

一個秋日傍晚,我如往常一樣加入候車隊伍,等待回家公交。

此時,一人牽着一狗,從遠處走來。

那身影被路邊的燈光鑲上一層金邊。

漸行漸近,只見年輕男子高大魁梧,腰板挺直。緊貼着他的德國導盲犬配有專業的拉杆——哦,是一位盲人。

男子在候車隊伍的不遠處停了下來。

沒人招呼盲人男子,我也正猶豫着是否上前領他過來。卻不知候車隊伍中為首的中年男子,已然大跨步走到盲人男子身後,其他候車人也陸續緊隨其後,沒有一絲騷動。

我身旁一個火紅短髮的朋克女孩,稍作遲疑便掐滅了剛剛點燃的煙,跟了過去。

一個新的候車隊伍,在一人一狗的身後.在無聲之中達成的默契,令我驚異。

沉默依舊,直到公交車的到來。

“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司機剛要離開駕駛座準備攙扶盲人男子上車,被他禮貌地回絕了:“謝謝,不用。”

盲人男子在導盲犬的引領下,自行上車,車上已滿是乘客。

然而,自那名男子上車後,人們在原本狹促的車廂里為他騰出了一小塊空間。

導盲犬抬頭看了一眼,便將主人引領到空座上,然後靜靜地趴在一旁。

這些過程,盲人男子全然不知。

“您好,您要去哪裡?”

“您好!我要去莫爾大街。”

“好的,陛下!”司機詼諧的回答惹得車內一陣歡笑。

汽車載着歡樂的人們繼續前行……

車上,人們都在默默地打量着憨態可掬的導盲犬:與平日里對待寵物狗的情形不同,沒有人試圖去撫摸它,或是用手機拍照。

我旁邊那位原先讓座的小男孩,啃了一半的麵包,想上前去喂它,被媽媽及時制止並悄聲耳語:“它在工作,有自己的職責,不要打擾它。”

聽到“工作”一詞,小朋友立刻縮手退了回來。

小城不大,男子很快到站了,與司機簡短道別後,與導盲犬下了車。

而此時的我,在沉默中體會到了無聲的關愛、深沉的尊重。

窗外,寒風習習。心裏,暖意融融……

特別喜歡寫下這個故事,並不僅僅在於人們會因為那位盲人的到來而自覺的在他身後排隊,也不僅僅是因為在車上有個小男孩給他讓位,我在意的是,所有這些舉動背後,無聲的尊重。

所謂愛,並不是要驚天動地大聲喧嘩,告訴被愛者說,“我們在尊重你,我們在關愛你”。

有時,愛也許就是這麼簡單平常,但是你能感受得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