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海那邊:硬造社會主義「天堂」 結果夢碎一地

——被玩壞的國家:75%的人餓瘦8公斤 民眾紛出逃

,「石油危機」不是第一次出現在委內瑞拉了,最近一次是上個世紀80年代。但歷史重演,是因為民眾在利益面前的健忘,和政客的短視。查韋斯是政客,政客只關心自己任期內的事情,只有哲學家才會關心幾十年幾百年後的事情。所以,查韋斯為了更高的支持率,他不惜拿着國家最寶貴的資源,竭澤而漁。2012年經濟危機爆發,2013年查韋斯去世,他死後,哪管洪水滔天。

2018年8月22日,委內瑞拉難民經由哥倫比亞前往厄瓜多爾與秘魯的邊境。

想要“人間天堂”,卻將國家拖入地獄

匈牙利小說《正午的黑暗》里,被拖上刑場的老警員面對着行刑的年輕警員,說了最後一句話:“小子,你們休想硬造一個天堂出來”。後來匈牙利在90年代初的那場劇變證明,至少在歐洲,那個想要“硬造天堂”遊盪着的幽靈是失敗了。

然而,人們從來都不吸取歷史教訓,或者以為自己是獨特的,“硬造天堂”這樣的事情,依然發生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往往也都是以失敗告終。離我們最近的一次失敗,就發生在南美洲的委內瑞拉

在新聞上,大家多少也聽過委內瑞拉這幾年發生的“經濟危機”,從一個石油資源不亞於中東土豪的國家,幾年來敗家敗到飯都吃不上,究其原因,前任總統查韋斯,這個國家的“偉人”,“功不可沒”。

自從1999年當選為總統以來,查韋斯就連任三屆,一直干到了2013年,直到病魔奪去了他的生命。十幾年的總統生涯,讓他在委內瑞拉獲得了不可置疑的權威地位。他令行禁止,實施了一系列雷厲風行的改革,徹底改變了這個國家的命運。

他也有一個夢想,就是在這塊土地上“硬造”一座天堂。

天堂是什麼樣子,沒有人見過,在查韋斯眼裡,天堂一定是一個沒有窮人的地方。他所有的改革計劃的目標其實也只有一個——消滅國內的窮人。說實話,委內瑞拉其實是有這個底氣的,因為他們的石油存儲量,排名世界第一,比中東的油老闆們還多。你看看中東那些國家,靠賣石油都過上了什麼日子,委內瑞拉當然也可以。

查韋斯一聲令下,全國掀起了一股給老百姓發錢發福利的活動,上學不要錢了,看病也免費了,連房子都按需分配,2007年3月30日,他還宣布實行“集體所有制”,將大型農場收歸國有及重新分配閑置土地給窮人。在他當政的前幾年,委內瑞拉人民可真是過上了好日子,許多地方的窮人收入幾年內上漲了55%,失業率下降了6.4%,貧困人口下降了10%。這讓查韋斯的聲望越來越高,簡直就是窮人的“大救星”。

可這樣短暫的“天堂”,靠的是出賣國家石油資源得來的。如果管理得當,那麼像中東土豪那樣的日子還是指日可待的,但偏偏委內瑞拉的石油公司里,基本上都是各個領導安插的親屬朋友,個個都只會搜刮油水,真正能幹活的,都被清理了出去。僅僅2002年到2003年,查韋斯解僱了18000名石油公司的員工,因為他們不是自己人,總是搞罷工。

當年油價高的時候,查韋斯和很多委內瑞拉人都覺得,“天堂”將一直存在,既不用這些錢去多發展其他產業,也不儲備大量外匯,而是繼續大把大把地花錢。

所以,當油價開始下跌的時候,查韋斯拿不出任何有效的辦法來挽回頹勢,眼看着自己“硬造”出來的天堂,一步步滑入地獄。

全國75%的人挨餓仍拒絕援助

“天堂”究竟是不是查韋斯硬造出來的模樣,沒人知道,但地獄是怎樣,看看現在的委內瑞拉就知道了。

從2012年開始,這個地獄就越來越逼近委內瑞拉。這場由於油價下跌引發的經濟危機,持續時間和嚴重性,超過美國大蕭條時期,也超過了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

這讓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曾經滿街豪車,坐着飛機去美國大肆購物的委內瑞拉人,一轉眼就從給“天堂”跌落到了“地獄”。

其實,“石油危機”不是第一次出現在委內瑞拉了,最近一次是上個世紀80年代。但歷史重演,是因為民眾在利益面前的健忘,和政客的短視。查韋斯是政客,政客只關心自己任期內的事情,只有哲學家才會關心幾十年幾百年後的事情。所以,查韋斯為了更高的支持率,他不惜拿着國家最寶貴的資源,竭澤而漁。2012年經濟危機爆發,2013年查韋斯去世,他死後,哪管洪水滔天。

油價暴跌,物價暴漲。據“委內瑞拉生活狀況調查”(ENCOVI)統計:全國有75%的人吃不飽飯,因為長期飢餓,體重平均下降了8.7公斤。

由於經濟停滯,很多廠家沒有足夠的錢購買原材料紛紛停工,導致超市貨架經常空空如也,有人告訴《衛報》的記者:“我們以前還能一次買夠15天的食物,現在只能買一天過一天。”

買不到食物,只能勒緊褲腰帶了,有人說:“我們吃得越來越少了,因為找不到食物,就算有時候食物出現了隊伍太長,輪不到我們買。現在沒有一日三餐,如果有吃的,就吃兩頓。”

大家都餓成這樣了,當然要開始走上街頭抗議了。一系列的抗議示威活動,幾乎每天都在委內瑞拉發生。這裡的治安也每況愈下,各大超市門前不得不派士兵持槍把守,否則飢餓的人民會瞬間搶光超市。

那些沒有士兵把守的動物園,連動物都被人偷去給吃了。隨之而來的就是犯罪率暴增,2015年,這裡有27,875人死於謀殺,即是每10萬人有90人,遠高於國際平均水平,每10萬人有9.35人。

就在人民水深火熱的時候,查韋斯可能過於心急,癌症發作去世,接替他的馬杜羅,依然拿不出什麼好主意來挽救人民與水火。馬杜羅能想到的,竟然是繼續印鈔票!這導致委內瑞拉的貨幣系統徹底崩潰,100萬在這裡連半個雞蛋都買不到。

憤怒而無奈的民眾,有的竟然把鈔票拿來做成各種工藝品,偷偷買到鄰國哥倫比亞,幾億委內瑞拉玻利瓦爾做成的工藝品,在哥倫比亞賣2萬比索,相當於45元人民幣。

儘管如此,委內瑞拉政府依然拒絕了國際人道組織的援助。接替查韋斯的馬杜羅,接下的是一個爛透的攤子,他本人既沒有查韋斯的個人魅力,也談不上多高明的改革手段,他能做的,是更為徹底的高壓威權。他把批評和反對者關押為政治犯,把不聽話的公務員清除出體系,並把大部分公安機關軍事化。查韋斯去世時,監獄裏關着十幾名政治犯,如今,全國有100多名。

移民潮洶湧,希望越來越渺茫

“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委內瑞拉的混亂,讓這個國家開始了巨大的移民潮。自從查韋斯當政以來,直至2018年初,共有400萬委內瑞拉人“用腳投票”,移民去了其他國家生活。

當查韋斯宣布要將財富重新分配,將富人的錢分給窮人的時候,富豪們開始移民了。當查韋斯宣布,將私營企業國有化,實行外匯管制,對生活必需品進行價格管控的時候,中產階級開始移民了。當接任者馬杜羅宣布,印鈔機開足馬力的時候,窮人們也開始想盡一切辦法,逃難去別的國家。

這些有能力移民的人,大多都是委內瑞拉中產以上階層,他們的流失,帶走的是最後的財富和智慧,留下的,只有貧窮和愚昧。

委內瑞拉的希望,越來越渺茫。這裡有着全球最豐富的石油資源,卻因為管理腐敗,沒人懂得經營,更沒有資金來把閑置的設備再運轉起來。因為查韋斯“硬造天堂”的理想,將至少1147家私營企業被徵收為國有,民間經濟徹底失去了活力,也讓許多外資紛紛撤離。

因為“硬造天堂”的理想,查韋斯帶領着自己的民眾做着“大躍進”的幻夢,最終夢碎一地。委內瑞拉的教訓告訴我們,即使你擁有再好的資源,也別想“硬造”一個天堂出來。

更何況,這個“天堂”的門口,充滿着專權和腐敗、愚昧和黑暗。這樣的“天堂”,不過是通往地獄最近的路。

40年前,委內瑞拉外交官、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創始成員胡安・阿方索就說過一句“盛世危言”:“十年後,二十年後,你等着瞧;石油會帶給我們毀滅……這是惡魔的排泄物。”

自從查韋斯宣布解散獨立媒體以後,這樣的“盛世危言”,就已經聽不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