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胡耀邦長子胡德平批新公私合營:後果很可怕

就“私營經濟退場、共享民企經營利潤”等言論引輿論反彈。日前,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刊文批評,在民有經濟遇到困難下,迫其走上公私合營之路,那後果是很可怕的。

近期,就“私營經濟退場、共享民企利潤”等言論,引發輿論反彈

在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民企日子艱難的時候,9月11日,大陸“資深金融人士”吳小平表示“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輿論嘩然。

近日,中共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在召開的全國“深化民營企業民主管理,增強創新發展內生動力現場會”上,要求“私企的黨組織要領導工人共同參與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此言一出,讓人瞠目結舌。

9月27日,胡德平在《中國民商》雜誌10月刊以“警惕打着共享的旗號搞新的公私合營”為題發文,炮轟中共黨內保守派。

就吳小平的“私營經濟退場論”,胡德平質疑,難道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發展,只是為了公有制經濟的發展嗎?為“協助公有制經濟發展服務”,公有制又是為誰服務?他認為吳小平似乎在“說反話”。

對於邱小平的言論,胡德平表示,某副部長說的“職工與企業機制共建,效益共創、利益共享、風險共擔”,這不是打着共享、民主的旗幟搞“大鍋飯、鐵飯碗、刮共產風”嗎?這和國有企業有什麼區別?

9月26日,大陸《經濟日報》刊文力挺國資進入民企。文章說,截至目前,已有40餘家上市民企發佈控股股東股權質押觸及或跌破平倉線的公告,其中10餘家公司採取緊急停牌的方式自救,部分公司則主動向國資背景股東“出讓”控制權自救。

文章說,緊急停牌可以說是權宜之計,而出讓控制權的做法,不但有利於補充流動資金,緩解質押平倉風險,而且這種高溢價的成功轉讓,往往會對股價形成利好,從根本上緩解質押平倉風險,延長企業存續期。

對此,胡德平批評,在一個非公平市場上,中共的主流媒體要正視民營企業遇到困難,“千萬不要拿民營企業被迫認可的辦法,當作成功的案例予以宣傳。”

面對反對私營經濟的聲音,胡德平認為,當今“仍用一條擠壓民有企業,迫其走上公私合營之路。如果形成一股潮流,無人敢提批評意見,那麼後果將非常可怕。”

從今年1月以來北京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導師周新城提出的“消滅私有制”,到吳小平、邱小平的言論,激起輿論的抨擊和憤怒,更讓所有民企如“待割的韭菜”。

不久前,中共社會科學院前副院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痛斥“國進民退”現象。他表示,現在民企生存艱難,到了不併入國企活不下去的地步。

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批評中共的經濟改革沒有完全到位。“今年年初說是要消滅私有制,最近又是要退出(即私有制退場論)。這都是一種不諧和的聲音。”

根據Wind的不完全統計,從今年初至今A股公司中,355家公司已經或計劃發生董事長變動(同期港股102家),95家公司涉及實際控制人變動,49家公司的企業屬性發生變化,企業屬性變化數量超過了2017年(47家)。

梳理數據可以發現,公司屬性發生變化的企業中,民企轉變為國企的佔比過半。今年公司屬性發生變動的49家企業中,民企佔比高達89%。其中民企屬性轉為國企的有26家,佔比53%。

面對夾縫中生存的民營企業,律師陳有西曾直言:“中國的民營企業永遠是會走在通往監獄的路上。”

大陸微信公眾號“獸樓的江湖”的文章說,“民營企業是私人企業,私營企業憑什麼要讓他人插手?你國企都做不到的事,憑什麼讓民營企業去做?”“私企老闆拼死拼活九死一生創下的企業。稍微用腦想想就知道,他們會自願獻給別人嗎?我辛辛苦苦耕田自己吃,你卻說要我們一起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