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兩公一婆毛驢滾街 中國人訂歐洲酒店可能要改名了

西方國家的酒店,若當初把你當做有教養和尊嚴的人,但事後根據統計,凡某國人住過,喧嘩尚事小,房間總不見了電水煲和熱風筒,地毯印滿痰涎和香煙屁股踩滅的黑漬,甚或電視機也抬走,簡直血本無歸,自然也學乖了,電腦顯示某國的訂單,一概謝絕。

瑞典的兩公一婆毛驢滾街、夜梟嘯墳、白警鎮壓之驚魂巨案,還繼續發酵。維京人平時雖然很左,瑞典國內伊斯蘭難民犯暴力案,傳媒一旦如實報道兇徒種裔,也會被控“種族歧視”;但這一次,電視節目女主持人竟然公開反擊,嘲笑中國人喜歡在名勝景點大便,並模仿當夜中國大媽普通話喧喊之“救命啊”稱為Kill me now,盡顯瑞典白人幽默的一面,令人笑得打跌。當然,你也有權憤怒得七竅生煙。

歐洲日本城市的酒店,接待和見識過的,都在餐廳另開一個偏廳為中國旅行團專區,以免聲浪影響其他非中顧客食慾,不但越來越常見,一些香港朋友,在中國香港特區上網訂住法國五星酒店,被告知他要的那幾天已經客滿。

但當他第二天,先飛往荷蘭,在阿姆斯特丹上網再訂,同一家酒店,同那幾天,卻又有房了。原來酒店的電腦,你由香港傳出網訊,會顯示Hong Kong SAR,China之國家字樣,

答覆是一概客滿,沒有房間。

毛主席說得好: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世上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歧視。西方國家的酒店,若當初把你當做有教養和尊嚴的人,但事後根據統計,凡某國人住過,喧嘩尚事小,房間總不見了電水煲和熱風筒,地毯印滿痰涎和香煙屁股踩滅的黑漬,甚或電視機也抬走,簡直血本無歸,自然也學乖了,電腦顯示某國的訂單,一概謝絕。

最近一位姓陳的香港朋友,上網訂歐洲某城市酒店,遭到拒絕。我教他:試試將那個Chan字,改為英語人的姓氏:Chanty。因為即使Hong Kong SAR,也有幾萬英美澳洲白人僑民,那邊的酒店應該知道。到了Check in再算。朋友照辦,即如願成功。證明歐洲酒店業含蓄得很文明。

姓氏以XYZ開頭者,英美澳的僱主已經有了戒心,Ching Chong Wong等,難免殃及池魚。黃禍成形,排華日顯,沒有辦法。我只希望新加坡的什麼Tan呀,Lim呀,Teo的,不會也火燒連環船。

但看見荷里活電影Crazy Rich Asians如此賣座,不但看得快樂,戲中的新加坡豪門,又是如此氣派得有品味,楊紫瓊出場,更光芒四射,這就令人稍放心了。

我對擁有了一個新姓氏的香港朋友Chanty說:不是叫你皮膚漂白,也不必告訴我何謂火燒圓明園。Please save me all the bullsh*t。不,沒有那麼複雜,我討厭政治,身為朋友,哈哈,我只想幫你用最快捷的方式,憑常識,辦妥一件事。

益見一九二二年愛因斯坦游遠東回來之後,寫日記評論東亞民族優劣的愛因斯坦之目光如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