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張荒唐:因為北京的房租太貴 我不敢分手

那時候,我一個月的實習工資是六千,但還是東拼西湊借了兩萬二,一次性付清了隔斷間一年的房租。還記得付完錢那刻,我看着幾乎清零的銀行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好像那就是我在北京最後的退路一樣。

誰都不知道奇仔曾‌‌“秘密‌‌”分手了3天。

剛決定分手時,她搬出來的決心堅如磐石。

但在周末看了7套房子後,她覺得相比昂貴的房價和糟糕的居住環境,還是前任的壞毛病更容易接受。

第3天,她就把前任約出來,結束了這次短暫的分手。

而見面後的第一句台詞,從‌‌“沒有你我也可以過的很好‌‌”,替換成了‌‌“我還是想和你在一起。‌‌”

前男友聽到後如釋重負地說:‌‌“好,我也捨不得你。‌‌”但奇仔猜想,昨晚他可能也看了房子吧。

她感慨說,因為北京高昂的房租,估計有很多情侶都還在被迫同居。

住望京的朋友

‌‌“我用兩萬二,為自己買了隨時可以走的底氣。

(但這個底氣真的很貴)‌‌”

房租2000(不常住的隔斷間)

同居時長1年

來北京,剛開始我住一間兩千塊的隔斷小卧室,隔音差得都能聽到隔壁室友的呼嚕聲。

一個月後,男朋友來北京工作。他花掉了一半積蓄,租了一間200平米的大房子,邀請我同住,我同意了。

同居後,我們的感情比之前更好,但從前那間小小的隔斷房,我卻遲遲沒有退租。

因為我害怕,如果一個不慎我們一拍兩散,那我就會立刻無家可歸。

而保留那間小小的隔斷房,卻可以讓我在這段感情里底氣十足,每次吵架,我都會第一時間想到它。

有一次,男朋友因為遊戲冷落了我,我們因為這個事情吵了起來。一邊吵架,一邊收拾行李。收拾行李的時候,我還蠻感慨的,至少我還有離開的選項。

北京的房租很貴,但我還是繼續保留着那個小小的隔斷房,因為那是我在北京唯一的避難所和防空洞了。

那時候,我一個月的實習工資是六千,但還是東拼西湊借了兩萬二,一次性付清了隔斷間一年的房租。

還記得付完錢那刻,我看着幾乎清零的銀行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好像那就是我在北京最後的退路一樣。

住雙橋的朋友

‌‌“只有坐在浴室的馬桶上,

我才真正意義上的能在自己的私人空間里喘口氣。‌‌”

房租2900元

同居時長6個月

和女朋友大吵了一架後,我躲在狹小的浴室里,將手機通訊錄翻到底,才猛然發現,在北京我根本沒有摔門就走的底氣。

只有坐在浴室的馬桶上,我才真正意義上的能在自己的私人空間里喘口氣。

有次吵完架,我像往常一樣躲在廁所里。

過了一會兒,女朋友來敲浴室的門說:‌‌“出來談談。‌‌”

我對着鏡子調整表情,上拉嘴角。因為如果真正想解決問題,所有的情緒必須瞬間歸零。

我說:‌‌“今天到家後的2個小時里,你有3次讓我感到不太舒服。接下來,我依次列舉了她今晚對我釋放的所有冷漠暴擊。‌‌”

女朋友平靜地回答我:‌‌“你昨天也是這樣對我的,我不過是在學你的樣子。‌‌”

那天,我們用1個小時的時間,高效地解決了一整月積攢下來的矛盾。完全沒有戀愛時預留的那些‌‌“我不說,但希望你懂‌‌”的灰色地帶。

能夠養成這樣高效的模式,是因為在北京,生活和時間成本都實在太高。其實我們連吵架都要分配時間,考慮效率。

不管吵得多難堪,我們都必須在12點之前和好或者休戰,因為第二天,我們都要忙着去趕早8點的14號線。

住十里堡的朋友

馬賽克

‌‌“分手那天,我們冷靜的簽了一份合租協議。‌‌”

房租3600

同居時長2年

在一個毫無記憶點的星期二,女朋友撕掉敷了15分鐘的面膜,然後輕描淡寫地提出分手。我敲鍵盤的手停頓了片刻說:‌‌“嗯,那就分手吧。‌‌”然後繼續噼里啪啦地打字。

實際我們早就沒那麼愛對方了。之所以一直拖着沒分手,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都疲於處理分手後搬家的瑣事。

女朋友打開睡前面霜的蓋子,一邊往臉上塗抹,一邊問我:‌‌“你覺得我們還可以繼續合租嗎?‌‌”

分手後繼續合租聽起來氣氛就很詭異,但是我們已經同居一年了,生活習慣磨合得恰當好處,總比和陌生人做室友輕鬆。

於是,我暗中鬆了口氣回答她:‌‌“可以啊。‌‌”

剛來北京時,和同事無意間聊天,發現她正在和前男友合租。那時候我還暗自在心裏驚訝,竟然還有這種操作,沒想到不過是一年的時間,我已經坦然接受了這個詭異的設定。

在達成繼續合租的共識後,我和女朋友簽了一份合租協議:

1.我承諾一年內不搬走。

2.我承諾如果必須搬走,需提前三個月告知對方。

3.我承諾不對彼此有超越室友關係的任何過分要求。

4.我承諾有新戀情後,不可以帶戀人回家。

5.我承諾不帶‌‌“前任‌‌”的有色濾鏡去差別對待彼此。

我們將這份合租協議打印出來,認真而鄭重地簽上了各自的名字。

簽完之後,看着紙上的5個‌‌“我承諾‌‌”,我突然有點難過。好像我們談戀愛的時候,都沒對彼此許下過這麼多的承諾。

最後

最近女朋友和我抱怨:‌‌“現在北京的房租漲的太快了,5月份到現在,整體房租漲了快要一千塊。‌‌”

我暗暗吃驚,本來我們還有搬家的計劃,看了一圈租房app後,我們兩個都慫了。

我們和北京的其他情侶一樣,在高昂的房租面前,不論對待感情還是生活質量,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前兩天,北京的長租房被推上了熱搜,當大家都在討論《中產難以續租》的時候,我想到了我身邊那些為了留在北京,拼盡全力的朋友。

茶茶在北京生活了6年,因為分手搬了5次家,搬到最後,她對北京不同區域房子的性價比已經了如指掌。

朋友中有誰失戀了要搬家,都會去問她,最近她給朋友們的建議都是:去東壩,離798近,屬於剛開發的區域,房價便宜。‌‌“

雖然她現在已經居住穩定,但她還是保持着有空就刷租房app的習慣,因為她害怕,有一天無家可歸,遇到突發情況,她必須隨時都能立馬找到落腳處,這可能就是北京留給她的後遺症。

看到茶茶紙片人一樣的身材,我很難想像她失戀後,扛着大包小包智斗黑中介,識破二房東的場面。

有一次她失戀後租房遇到黑中介,對方死活不給她退定金,她都是拉着金鏈子大哥的胳膊,死磨硬泡硬生生把定金要了下來。

她說:‌‌”當我遇到黑中介時,失戀的難過瞬間被拋到腦後,還有什麼比無家可歸更嚇人的呢,北京讓我看到了生活的全貌。‌”

聽到這句話後,我很心疼她,但這也是每一個生活在北京的年輕人,正在學習的一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我要WhatYouNee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