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屠殺》3書信再現柯文哲勇氣:曾想辦法解決中國摘取法輪功器官

——《屠殺》3書信曝光:柯文哲非器官仲介、曾想辦法解決中國摘取法輪功器官

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曾鬧得沸沸揚揚的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著作《屠殺》(The Slaughter)一書,再度引發爭議。台灣出版社“蝴蝶蘭文創”3日刊登全版報紙廣告,摘錄部分內容指控台北市長柯文哲帶病人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時,確知所有器官都會來自法輪功學員。

柯文哲

《上報》調查發現,伊森.葛特曼早在2014年12月、台北市長選舉結束後,就曾以文字、影片訪談方式,在自己個人網站上(ethan-gutmann.com)完整還原這起爭議。伊森.葛特曼明白指出,他在書中,並沒有描述柯文哲是“器官仲介(organ broker)”,而是一個“非凡的勇者(singular courage)”;另對於柯是否曾表示有興趣購買人體器官或實際參與中國器官買賣?他說,“有任何器官仲介者曾接受我的訪談嗎?當然沒有。”柯文哲只是單純關注他的病患權利。

不過,伊森.葛特曼說,柯文哲當年為了調查移植病患的照護品質赴中國,卻意外得知一件可怕的事,那就是,“至少一家醫院的中國醫師為了取得器官而殺害法輪功。”他在影片提及,當時柯被告知,“會給你們病人一個‘中國價碼’,差不多是外國人的半價”,還要柯不用擔心器官的品質,因為這些都來自法輪功,他們不煙不酒,還練了健康的氣功。

伊森.葛特曼早在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結束後,就曾以文字、影片訪談方式,在自己個人網站上完整還原這起爭議。(取自end organ pillaging官網)

柯曾獨創醫療表格嘗試讓中國器官移植過程透明化

他表示,但柯與其他醫師不同的地方在於,柯試着讓器官移植的過程透明化,並單獨創建了一個標準化的醫療表格,讓中國醫師必須確認並填寫器官移植的“捐贈者”身分。柯沮喪地告訴他,這樣做可以讓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地下化”,但也只能解決95%的問題。柯多年來嘗試讓中國醫師採用這個表格,最後仍被拒絕,所以柯才決定告訴他這個故事。

伊森.葛特曼還強調,他訪談柯文哲的內容,事後曾有3次書信往返(書信原檔)確認內容。2013年6月,他徵詢柯的同意,以匿名方式呈現一篇名叫“2位台灣外科醫師”的故事,當時柯回復,“這故事看起來還OK(the story seems Ok.)”;2014年1月,他再次問柯,希望用柯的真名在當年8月出版這本書,柯文哲回信說,“OK,我可以為我說過的話負責(OK, for what I say I can be responsible.)”;之後一次書信往返,柯還應要求寄了大頭照給他。伊森.葛特曼說,這三次回信中,柯大可以退縮並說“再等一下”,但他並沒有。

2013年6月,伊森.葛特曼徵詢柯的同意,以匿名方式呈現一篇名叫“2位台灣外科醫師”的故事,當時柯回復,“這故事看起來還OK(the story seems Ok.)”(取自伊森.葛特曼官網)

伊森.葛特曼是在自己個人官網上,以文字Q&A以及影片的方式,完整闡述當時引發台灣政壇軒然大波的《屠殺》一書,包括書中為何提及柯文哲的來龍去脈,甚至兩人的書信往返紀錄檔案。根據影片上傳的時間可知,他是在2014年12月19日、也就是當年台北市長選舉結束之後才發表這些內容。

4年前幫柯解圍:沒人解讀他是器官仲介

伊森.葛特曼表示,在《屠殺》一書中,柯文哲描述自己拜訪了中國醫院,目的是為了台灣病患而去調查器官移植的品質,但當他發現,器官移植的來源是法輪功,柯文哲曾悄悄地嘗試替中國介紹更透明的器官捐贈機制,最後他失敗了,因此他在書中把柯形容為是一個“非凡的勇者”。

伊森.葛特曼說,當年10月,柯文哲選舉的聲勢看起來不錯,但有政黨人士利用了這本書來指控柯文哲是一個“器官仲介者”;利用對他著作“不準確、斷章取義”的翻譯,這個議題佔據了台灣媒體版面近一個禮拜,最後,柯文哲在一場記者會上否認了這項指控,並稱書中這部份的描繪是不準確的、且未經授權。而就像他的律師所言,“沒有任何英語系讀者曾經將柯文哲醫師解讀為器官仲介者。”

儘管伊森.葛特曼強調他的書並未把柯文哲描述為器官仲介者,但他表示,兩人確實討論過有關中國摘取法輪功器官的事情。

他表示,“對於部分訪談內容,兩人完全可能有不同的記憶”,或許柯是代表醫院而非病患跟中國談判、或許柯與外科醫師從未去過卡拉OK吧、又或許柯未曾替台灣病患到中國預約移植,關於這些柯文哲可能會在意的部份,他會在《屠殺》中文版的序裏面交代、甚至加註;但儘管兩人對於部分訪談記憶可能有不同,這都不會改變他的論點:“當時我們正在討論來自法輪功的器官移植”。

作者:選戰白熱化讓柯選擇保持距離

伊森.葛特曼說,他仍相信,願意以真名出現在他書中的柯文哲是個有倫理道德的人,他已盡自己的力量去終止殘害人權之事。不幸的是,當選戰白熱化之際,柯文哲認為有必要讓自己與所說過的故事保持距離。他還認為,柯文哲是個誠實的人,尤其是在2014年1月的時候,柯還是個政治新手,對於伴隨着選戰而來、對他偏激的人身攻擊都還沒做好準備。

對於2014年選舉期間的爭議,當時伊森.葛特曼曾由安世立律師事務所回函替柯澄清,指柯文哲從來不曾執行器官仲介,也從來不曾透過中國器官市場進行獲利。此律師回函並由柯辦在當年11月27日公布。

伊森.葛特曼在自己官網的訪談實錄也說,中國共產黨本樂見柯文哲會跟他撕破臉,但最後並沒有,因為他律師的回函替柯解圍了。他仍希望柯能進一步致力拯救中國的無辜生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