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外媒:習近平政經三重危機疊加 地方債炸彈或釀金融危機

隨着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中國經濟形勢越發嚴峻。據中共最新的官方數據,投資成長速度降至19年新低,7月的零售銷售降至14年來新低,8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2017年來的新低。此外,有專家指中國廣義地方政府債務大約是60萬億元,負債率遠超60%的國際預警線,而中共為保經濟增長,仍在大規模發行地方債。截至8月底,地方政府債券累計發行約3萬億元。而地方債的加劇,導致中國經濟的泡沫隨時可能因倒債而破滅,釀成金融危機。

中共官方最新公布的中國經濟數據顯示,中國今年7月份中國工廠產量的成長率從今年5月的6.8%降至6%,工廠及其他固定資產的投資成長速度降至19年新低;而中國今年7月份的成長率更降至14年來新低。

稍早前公布的中國今年第二季度經濟增長速度為6.7%,這也是2016年以來的最差數據。而最近三個月來,中國經濟的各個方面不斷有〝麻煩〞出現——股市下跌,人民幣兌美元持續下跌,企業營收減少,經濟放緩跡象明顯浮現。

中國財新3日公布的8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顯示,8月的PMI下滑0.2個百分點至50.6。儘管這個指數仍處在50以上的擴張區間,但這是該指數連續三個月下滑,為2017年7月以來的新低。

針對上述情況,9月2日有外媒發文稱,北京當局今年夏天至少遇上三大麻煩:一是〝習危機〞,習近平因貿易戰進退失據和文宣系統對其過度宣傳,被黨內外批評,威權受挫。

二是貿易戰,北京當局現在被美國總統川普發起的貿易攻勢搞得〝束手無策〞。

三是經濟放緩,這是比貿易戰更麻煩和重大的問題。

文章表示,按經濟規律來看,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產生的後效應,實際上要到今年秋天后才會逐漸浮現。也就是說,當前中國經濟表現出的增速放緩,其實早在貿易戰未產生影響前就已出現,說明中國的經濟本來早就已經出了問題。

而中國經濟放緩起始於今年初開始的〝去槓桿〞政策。而中共之所以採取〝去槓桿〞政策,中央和地方的巨額債務一旦刺破,中國經濟有崩盤的危險。

據稱,早在2008年金融海嘯前,中國的負債總數(包括企業和地方政府負債)就已經是GDP的141%,到2017年第三季,則已增至GDP的266%。國際貨幣基金會和經濟學家們紛紛警告,中國經濟的泡沫隨時可能因倒債而破滅,釀成金融危機。在這樣的背景下,北京當局從今年初開始推行減少負債的去槓桿措施。

麥格理集團經濟學家胡偉俊表示,地方政府的債務總額相當於中國12萬億美元經濟規模的46%,但該統計數據未計入大幅上升的其它形式的表外借款。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的一位經濟學家預計,截至2017年底,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總計人民幣23.57萬億元(合3.45萬億美元),高於官方數據顯示的人民幣18.58萬億元。這位經濟學家研究發現,2016年地方政府表外債務增長近80%。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見習研究員韓金9月4日發表研究報告,對中國地方政府欠債規模作出估計。

報告稱,根據中國財政部公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中央財政國債餘額13.48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6.47萬億元,中國政府總體債務餘額是29.95萬億元。

根據中國境內學者的測算,地方隱性債務大約在20萬億到50萬億元之間,且主要聚焦於地方政府融資平台。

報告稱,根據其估算,今年7月底,隱性債務的規模達到了32萬億元。這個數目加上顯性債務,廣義地方政府債務大約是60萬億元,負債率遠超60%的國際預警線。

現在習近平當局面臨的難題是:是要繼續採取去槓桿改革來減少負債,以便能夠逐步拆解巨大債務的〝定時炸彈〞釀成巨災,還是為了遏制經濟放緩的趨勢又拿出投資基建的刺激經濟手段,以維持至少6.5%的經濟成長率?

目前來看,中共是先保經濟增長,債務炸彈留在將來解決。

北京當局近期明顯加大了對鋪路造橋等公共設施的基礎建設項目的投資,麥格理集團(Macquarie Group)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還說,中國本月的基礎建設債券增至2800億人民幣(約410億美元),超過今年前7個月的總和。

8月31日當天,浙江、山東、湖北就發行了超過1200億元巨額的地方政府債券,財政部政府債券發行系統客戶端一度出現故障,迫使湖北改用書面形式來公布債券發行應急投標書。

截至8月底,地方政府債券累計發行約3萬億元,按照年初設定的近4萬億元發行計劃以及財政部要求,還有近1萬億元的地方政府債券將主要集中在9月完成,其中專項債券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發行。

胡偉俊指出,但是這些措施並不足以激發中國龐大的經濟,特別是由於貿易戰帶來的經濟不確定性,它們只能有限度地遏制增長下滑的幅度。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