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哈奇士:這樣的中國 多一個孩子就多一個奴才

筆者也曾聽聞當時有個女孩因為胖,領着親戚的孩子逛街,被當成非法懷孕,拉進路邊棚子準備給她做結紮手術,一看是處女就放了,當天那女孩就上吊自殺了…對中國大陸不少家庭來講,九十年代嚴極一時的計劃生育政策執行,與嚴打一樣,依然是民被視為草芥的極權回憶。

最近,強制繳納生育基金成為中國大陸民眾討論的熱點,這想法源於官媒《新華日報》在8月14日發了某位專家一篇《提高生育率:新時代中國人口發展的新任務》的文章,其中提出:

為了減輕國家財政的壓力,建議設立具有強制性和保障性的生育基金制度,鼓勵家庭生育,盡量實現二孩生育補貼的自我運轉。可規定40歲以下公民不論男女,每年必須以工資的一定比例繳納生育基金,並進入個人帳戶。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時,可申請取出生育基金並領取生育補貼,用於補償婦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斷勞動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損失。如公民未生育二孩,帳戶資金則待退休時再行取出。

此文一出,民間反應可謂惡評如潮,也許部分人開始聽到這新聞時以為是惡搞,但當有心人梳理分析了近年中國政府逐漸放寬並鼓勵生育的做法時,恐怕不能不令尤其是八九十後年輕人擔憂,因為他們可能會親身經歷過多生、少生、不生都要罰款的年代。國家權力將繼續直接掌管生育,我賣完身還要賣子宮?

另有一篇中國大陸大學教授的文章附和,不僅要設生育基金,還要對丁克(頂客族)徵稅。於是乎,民間反對聲音更盛,有人推薦重溫羅馬尼亞電影《四月三周兩天》,並關注起當年每月有權對女性身體檢查和盤問的“月經員警”歷史。如果憶起計劃生育時期的慘痛,很難想像作為人類的人們今次能無動於衷。

寧可血流成河不許多生一個

懷胎八九月被強行扎針流產,無數婦女被暴力與不規範的打胎傷殘身心,沒錢交罰款的人家被扒房牽牛搶東西,在雷厲風行之際,各地都曾有過類似“百日無孩”的運動,下死令三五月內一個孩子都不能出生,通常被強制引產的胎兒都扔到醫院附近一個大坑裡,有些沒斷氣的還會哭,正可謂宣傳標語“寧可血流成河,不許多生一個”。

筆者也曾聽聞當時有個女孩因為胖,領着親戚的孩子逛街,被當成非法懷孕,拉進路邊棚子準備給她做結紮手術,一看是處女就放了,當天那女孩就上吊自殺了…對中國大陸不少家庭來講,九十年代嚴極一時的計劃生育政策執行,與嚴打一樣,依然是民被視為草芥的極權回憶。

然而事實上,就算不去質疑當年制訂此國策是為了減輕人口壓力,幫助兩億農民脫貧的初衷,手法上也不必採取強制壓抑的措施。事因國際上早已有很多研究證明,一個社會要想長期有效地對生育實施控制,最文明有效的辦法是大幅度推動免費的基礎和中等教育,尤其是在農村和婦女中間。

世界上凡受過中等或更高教育的婦女,就會自願減少生育,這樣的控制人口方法可以避免人道災難和男女比例失衡。此做法在印度等國家地區已屢試不爽,之所以中國不採納,最重要當然就是強制計生已經造成了一個特殊的利益集團—全國至少有幾十萬的幹部,或者更多,就是靠着“計劃生育”當官、掌控錢和權。

中國連續五年(2011-15)的總和生育率TFR(指的是所有婦女終其一生育嬰數的總平均數)平均值為1.2,差不多只是是維持總人口平穩即零增長所需的長期基準數2.1的一半。即若這樣持續一代人的話,中國下一代的人口就只有這一代的一半。“人口紅利”的消失與勞動力的不足,迫使中國政府開始考慮增生的問題,但顯然地,計劃生育的殘忍不會被反省,而很可能是另一個強迫生育的國策時代開始了。

《第770號政令》

雖然目前官方還沒有具體行動,只流於某些官媒擦鞋專家掛在口邊,但若真的回顧如上有心人提過的羅馬尼亞強迫生育的歷史,恐怕很難讓人對務實的中共有任何幻想。

在羅共總書記齊奧塞斯古統治國家的年代,長時期推行粗暴橫蠻的強制生育政策。1966年,為了加強“反蘇防修”,齊氏認為必須提高整體人口數量三成,以提升綜合國力特別是戰爭動員能力,於是對全國人民下達了《第770號政令》(D770),開始實施一系列嚴苛的增生政策。

D770開宗明義,宣稱“有生育機能卻不生育孩子的人就是國家的叛徒”。據此,國家禁止離婚和節育、墮胎,每對夫婦至少要生四個孩子,才算盡了對國家的責任;生育五個或以上的婦女,國家授予不同等級的榮譽稱號,生產並育成十個或以上的,稱為“英雄母親”;不願生育的男性和不能受孕的女性,要額外交納最高30%的入息稅/罰金;替別人墮胎避孕及接受墮胎避孕者受牢獄之災。

為貫徹D770,除了在所有婦科醫院設立“國安政令督導組”,齊氏更命令政府里的共產黨員進駐機關、工廠、學校、街道委員會等,督促所有育齡婦女每月做婦科體檢以確保無使用避孕工具。當時羅馬尼亞人把這些臭名昭著的黨工稱為“月經員警”。

政令一出,立竿見影,1967年羅國嬰兒出生數字急升93%!(引自練乙錚文章《TFR低於1,中國必強迫生育》)也許諸位讀者看到這裡會覺得不可思議,如今中國多多少少也有個文明的外殼,不會這樣做吧?請記住,羅馬尼亞當年推行D770的頭兩個月也是很溫和的,中國八十年代初的計生政策開始也並不嚴苛,九月引產是後來的事。

在底下民眾輿論沸騰之時,有張被紛紛轉發的電影截圖可謂道出了不少今天在這片土地上仍對價值有追求的人的心聲,即電影《譚嗣同》里被捕前譚嗣同與妻子訣別,譚說“告訴後來的人們我為了什麼而死”,譚妻說“可是我們還沒有孩子”,一向強硬的譚嗣同一下子硬咽了,說出了最絕望的一句話“這樣的中國,多一個孩子不是多一個奴隸嗎”。

由於文章主題完整的原因,筆者不便再細加詳談,但想指出一點,上述這句話未必是最絕望的,更能準確的是,這樣的中國,多一個孩子不是多一個奴才嗎?因為儘管如上述所講的人道災難非常殘暴,但沒有人們長期以來以卑賤的苟活換出了默許,人類是不會墮落到這種地步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