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胡平:他們為咩對「翻牆」不感興趣?

翻牆
年輕人大多對審查漠不關心(Pixabay)

不久前,《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了袁莉寫的一篇文章“嗰啲和‘防火長城’一起長大的中國年輕人”。文章講,隨着中國年輕一代在經過審查的互聯網陪伴下長大,“防火長城”的作用開始顯現:這一代年輕人大多對審查漠不關心;他們不了解被屏蔽的網站;也沒有了解牆外信息的興趣,即便給了他們免費的翻牆軟件,他們也不肯使用,即便使用了,也很少花時間去瀏覽被屏蔽的外國新聞網站。有學者得出結論道:“我們的發現表明,審查制度在中國係有效的,不僅因為該制度使得敏感信息難以獲取,還因為它營造了一種環境,讓民眾首先唔好求獲取這些信息。”

這個結論十分令人驚詫: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對這一現象我們應該如何解釋呢?

我以為解釋這一現象並不難。睇吓今天留學生的情況吧。如今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多達30幾萬,問起“六四”,很多人都講不清楚。可係怎麼會不清楚呢?在信息自由的美國,要揾到六四的信息很容易,再加上異議人士年年舉行紀念“六四”的活動,講述“六四”真相,問題係這些留學生們很少來聽來看。可見,問題唔係他們不知道,而係他們不想知道;而不想知道係因為他們本來就多幾多少已經知道了。就像膽小的人遇到屍體扭頭不看一樣,他們不看係因為他們已經看見了。可見,這係迴避,係有意識的迴避。

為咩要迴避?因為不肯面對。因為“六四”太無恥太兇殘,一旦面對必然會激發起道德義憤,道德義憤會推着你站出來反抗;如果你好驚風險而不敢站出來反抗,那又勢必使自己陷入莫大的恥辱與羞愧。因此,對於嗰啲既不肯站出來反抗又想讓良心安寧的人,唯有迴避,唯有在無恥兇殘的“六四”面前扭過頭去——眼不見,心不煩。就像膽小的人不敢看屍體,因為他好驚看了會難受會做惡夢,為了避免難受避免做惡夢,所以他選擇不看。這也就係講,很多年輕人之所以選擇唔去看嗰啲被屏蔽的敏感信息,係因為他們好驚惹麻煩,係因為他們對黨國的打壓迫害深懷恐懼。

恐懼感當然係來自於迫害,來自於壓制。然而,當恐懼感強化到一定程度,當迫害和壓制持續到一定程度,人們常常會在自覺的意識層面上忘掉恐懼與壓制的存在。人心都有趨利避害的習慣。一旦人們意識到某種思想係被嚴格禁止的,我們就常常會置之腦後,不再去思考它。既然我們出於恐懼而不再涉入禁區,那麼由於我們不再涉入禁區因而也就不再感到恐懼。“六四”就係突出一例。“六四”屠殺給國人造成了強烈的恐懼,出於恐懼,多數人不得不遠離政治;而一旦遠離政治,他們似乎也就不再感到壓迫的存在,眼不見心不煩,因此他們就自以為生活得自在而瀟洒。這時候,你要係提醒他們講他們實際上生活在恐懼之中,許多人大概還會不承認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