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王滬寧隱身有因 仕途待定

王滬寧連續一個月未公開露面,引發揣測。(WANG ZHAO/AFP/)

最近有來自北京的消息稱,中共主管文宣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近日被要求在家反省。該消息尚待證實,但跟不久前關於其可能“被打入冷宮”的傳聞一致。據報,自7月6日王滬寧參加中共深改委會議且沒有出境鏡頭後,迄今已近一個月未公開露面。

更為蹊蹺的是,在7月12日召開的中共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政治建設”會議上,作為主管黨建的高官的王滬寧居然隱形,出席會議的乃是習近平一手提拔的親信、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此外,他也少見地沒有陪同習近平出訪中東、非洲。

外界因此揣測,王滬寧隱身或與近期文宣系統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有關。這包括:

一、在中美貿易戰的開打前後,文宣過度渲染“厲害的國”,並以叫囂、謾罵、挑釁、歇斯底里的方式攻擊、對抗美國和川普政府,使中共談判官員面臨尷尬局面。隨着川普(特朗普)的不斷加碼,北京業已意識到了上述攻擊、對抗方式不僅沒有奏效,而且也讓自己在國內外丟醜。在降低“厲害的國”的宣傳的同時,商務部、外交部、官媒針對貿易戰和美國政府都降低了調門。

顯然,造成當前局面的文宣主管王滬寧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7月上旬曾有台媒在刊登的社論中援引中共“圈內人士”稱,王岐山、劉鶴、汪洋等務實派深知國力疲憊,不堪一戰,但“不諳實務的黨務大員”和“居心叵測的保守派”極力鼓吹民族主義情緒,鼓吹與美開戰。而“不諳實務的黨務大員”正指向王滬寧。

二、近期文宣系統過度宣傳習近平,被疑似“高級黑”,而王滬寧難辭其咎。中共十九大推出王滬寧操刀的“習近平社會主義新思想”後,習被打造為新的“核心”。去年自由亞洲電台評論文章曾透露,王滬寧在出任政治局常委後的第二天,就在審閱新華社文章時表示,對習近平的宣傳可以用“領袖”和“統帥”的稱謂,但不要使用“偉大”之類的形容詞。

在十九大後半年多的宣傳中,習近平被捧上了“神壇”,吹捧其的歌曲、研究課題、書籍相繼出爐,更有多地開始懸掛其畫像。然而,7月的北京上海先後出現詭異事件:上海習近平畫像4日被潑墨,12日央視新聞出現“黑衣人”,11日官媒曝出“華國鋒認錯”文章。對此,掌控文宣的王滬寧同樣需要承擔責任。其也正是在這些事件後隱身。

也正是在這些事情發生後,來自高層的命令要求各地撤下習畫像,叫停“梁家河大學問”項目和各地的“習思想研究”,而這顯然與王滬寧此前的文宣指令背道而馳。

或許,此時北京最高層最需要評估的是曾經信任有加的王滬寧,出現如此“錯誤”,是有意為之,還是誤判形勢、揣摩上意而為?

曾在上海復旦大學任馬列教授的王滬寧,可以說是三朝“不倒翁”。在江澤民時期,他為江炮製了“三個代表”;在胡錦濤時期,則推出了“科學發展觀”;而到了習近平上台後,王滬寧又拼湊了“習思想”。這樣的見風使舵的能力在中共黨內也的確是罕見。或許正是由於其筆杆子和這種見風使舵的能力,在江、胡、習三朝,其都受到信任,這說明其也着實不簡單。

十九大時,王滬寧攀上了權力的頂峰,成為政治局常委,並為習倚重,出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秘書長和深改小組辦公室主任等重要職務。習近平出訪或在國內調研時,王滬寧也時常陪伴左右。

習近平賞識王滬寧,或許不僅僅在於其筆頭功夫,至少從其公開的早年的《王滬寧日記五則》中,可以看到二者在某些理念上的近似。王認為,社會現代化的過程,就是法制化的過程,沒有法治不能說是現代化;認為“反腐敗的重點之一應該是反‘超腐敗’”,副部級以上幹部的高層腐敗應是反腐敗的重點;喜歡讀書,認為《舊制度與大革命》值得一讀等。

而習近平上台後,在反腐的名義下抓了不少高官,一再傳遞要“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信號,其臂膀王岐山兩次推薦《舊制度與大革命》,意在暗示最危險的時刻通常就是“開始改革的時刻”。這些都與王滬寧早期的思想相契合。2016年3月,習近平讓王滬寧牽頭召開了主題為民主制度和機制改革問題的研討會,王滬寧在會上和盤托出了高層分裂、憲政實施等問題,這說明習對其相當信任。

詭異的是,中共十九大後,中共不僅高調宣傳“習核心”,而且走上了“不忘初心”之路,還抬出了死去多年的馬克思為其招魂,中共文宣系統更是開足馬力宣揚“紅色基因”,宣傳馬列。與十九大前所宣傳的不盡相同的轉向,讓許多人大跌眼鏡,而王滬寧在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很令人好奇。

一路走來,中共十九大後的轉向,不僅證明最高層錯過了大力推進改革的最佳時機,其接連不斷出現的惡性事件、群體抗議和洶湧的民憤,以及包括經濟危機在內的各種危機相繼來臨,也在昭告此路不通。

此番王滬寧不管是“軟禁”或是“被打入冷宮”,都似乎在表明北京最高層意欲評估王滬寧所建議的或所主導的文宣系統所帶來的危害,究竟是其有意為之,還是誤判形勢、揣摩上意而為?如果是前者,而且是與江派勾結,那顯然問題相當嚴重。

在筆者看來,能在官場浸染這麼多年並最終攀上權力高峰的王滬寧,為人應當十分小心謹慎,精於算計,並擅長見風使舵。從其主動否定“三個代表”看,在習當政下,其主觀與江派勾結的意願未必有多強,除非有把柄落在對方手中。

因此,筆者認為最大的可能是其有限的能力使其誤判了國際國內形勢,而且揣摩上意,利用人掌權後的特殊心理,意欲打造一個“大國領袖”的形象,但結果卻是適得其反。而王滬寧的仕途走向何方,取決於其背後是否有陰謀存在。

《易經》中有言,到了一個朝代即將滅亡的時候,小人得志,奸臣當道,他們的狡詐和陰謀就呈現出來了。小人好自結朋黨,排擠正人君子,心甘情願地說一些假話,一切都順從陛下的旨意。反觀當今中南海,早已不見了君子的影子,自然更少了諍臣。身在局中的最高層,不妨聽聽中共圈子外的諍言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