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戴河會議必不可缺議題 唯一解法竟是長期毒藥

貿易戰背景下,中國頭號大豆進口商申請破產,董事去年列胡潤富豪榜。港媒分析今年北戴河會議將有三個議題。其中之一是中國經濟出了問題。另外,就中共政府用給貨幣放水的手段來刺激經濟,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認為,綜合分析過去三輪放水的經驗看,這種方式改變不了經濟增速長期回落的趨勢。同時會導致貨幣越來越多,債務率越來越高,股市牛短熊長,催生了長期的地產泡沫,加劇匯率的貶值壓力。放水就是飲鴆止渴,短期有效長期有毒。

中國經濟回落與北戴河會議三大議題。大陸媒體近日普遍報道,山東有個小縣城叫莒縣,不大為人所知,但其裁定破產重組的企業卻有點知名度,因為這個"晨曦集團"是山東省重點工業企業,是中國頭號大豆進口商,又進入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現已形成石油化工、糧油加工、國際貿易、文化旅遊四大主營業務,員工有6000多人,曾經號稱資產有人民幣400億元,其老闆邵仲毅又以人民幣190億元財產成為《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上的山東首富。

這麼一個山東首富的企業,居然走向破產,其導火線卻是多家金融機構向其追債,包括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交銀金融租賃有限責任公司、農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等。在今年貿易戰的背景下,導火索隱約閃現。

這間公司的破產重組只是典型個案,而非唯一個案。中國近期企業走向困局的不少,都顯示中國經濟出了問題。

港媒經濟日報報道稱,每次中國經濟出現下行,正在進行的宏觀調控或結構調整就會半途而廢,而代之以官方放水式的大刺激。李克強上台當上總理後就表態不再搞"大水漫灌式"的刺激,但國務院最近的常務會議,被指是"新4萬億計劃"、新寬鬆措施。

雖有種種議論,北京經濟界跟眾多官員相似,這時都持觀望態度,觀望的是北戴河的水情和溫度。今年的北戴河相信有三大議題,首先就是這世界格局陡變,會否由中美貿易戰變出一個新冷戰;其次就是不管是戰是和,或戰起來是什麼戰,總得有個應對之策;三是傳說中的政爭,總要有個說法,來決定未來中國是怎樣一個政治生態。

中共三次放水飲鴆止渴加劇人民幣貶值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

華爾街見聞日前刊登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的文章。文章匯總了中共政府面對經濟危機時的三輪放水動作。

第一輪放水始於08-09年,當時我們恰好碰到了美國次貸危機,次貸危機引發了全球經濟危機,經濟不好當然有必要放水了,所以從08年9月開始降息降准,那一輪我們降息5次降准3次,把存款利率下調了1.64%,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了1.5%。

第二次放水始於11-12年,好不容易美國經濟好了,歐洲經濟又因為債務問題出事了,我們又受到影響,經濟不好嘛,再放水也可以理解。那一輪我們降息2次降准3次,把存款基準利率下調了0.5%,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了1.5%。

第三次放水始於14-15年,這一回歐美經濟都好了,但是我們自己的經濟不太好,遭遇了三期疊加,包括經濟增速換擋、結構調整陣痛、還有消化前期刺激政策,這麼多壓力導致經濟增速下滑,調控政策上表示“不搞大水漫灌”,就是搞搞“噴灌滴灌”,結果是6次降息5次降准,把存款基準利率下調了1.5%,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了3%。

姜超說,雖然每一次的放水都以穩增長或者保增長為核心理由,但是經濟反彈的效果卻是越來越弱,從長期來看甚至是無效的。

首先,從季度經濟增速來看,第一輪放水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從6.4%最高反彈至12.2%,反彈幅度接近一倍;而第二輪放水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從7.5%最高反彈至8.1%,反彈幅度大約是10%;而在第三輪放水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從6.7%最高反彈至6.9%,反彈幅度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其次,每一輪放水以後經濟反彈的持續時間都不長,只有1年左右有效期,過了1年以後經濟增速就開始重新掉頭向下。

最後,從年度增速來看,放水沒有改變中國經濟增速長期下行的趨勢。第一輪放水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從08年的9.7%降至11年的9.5%;第二輪放水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從11年的9.5%降至14年的7.3%;而第三輪放水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從14年的7.3%降至17年的6.9%。

同時,在經歷過三輪放水之後,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中國的貨幣越來越多;中國經濟的債務的累積越來越高;債務越來越重,意味着其索取的回報越來越高,與之相反股權的回報就會越來越低,體現為中國股市長期低迷,牛短熊長;房地產成為最大的受益者,房價越來越高;外匯儲備由升轉降。

姜超說,如果還繼續放水,那麼就不僅是國內資產泡沫的問題,對外貿易、匯率等壓力也會越來越大。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