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政變流言始於江曾小嘍羅?地方大員首表態支持「定於一尊」

自習近平7月4日首次喊出“定於一尊”後,除了習的幾名親信表態外,地方大員遲遲沒有表態。日前,中共江西省委書記劉奇率先喊出〝定於一尊〞。中共體制內挺習學者辛子陵表示,反習流言的根源絕非來自江澤民及曾慶紅勢力的“江家衛士”或“曾家保姆”,而是“青萍之末,來自基層”。港媒報道稱,十八大後北戴河會議的經濟功能,已經轉移到7月最後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

北戴河博弈在即地方大員首表態支持〝定於一尊〞

7月23日,中共江西省委書記兼省長劉奇在省委常委會議上表態,要堅決維護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權威。此時距離栗戰書首次喊出〝定於一尊〞,已過去一個星期。劉奇似乎是第一個跟進表忠的中共省級官員。

劉奇被指〝習家軍〞的一員。在習近平任中共浙江省委書記期間,劉奇也在浙江任職。兩人曾有長達5年的交集,最後一年還是直接上下級關係。在習近平上台後,劉奇一路飆升,僅用3年就完成了從副省級到省部級的跨越,今年3月就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兼省長。

7月4日,習近平在中共組織工作會議上提出,〝中共中央是大腦和中樞,必須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隨後習近平的幾名心腹,包括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公安部長趙克志,開始以〝定於一尊〞為題掀起一輪〝表忠〞運動。

不過,地方上的習家軍遲遲沒有跟進,包括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就連宣稱〝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也沒有表態。

據官方報導,栗戰書於7月19日至23日赴江西調研。劉奇23日表態支持〝定於一尊〞,很可能和栗戰書來訪〝督促〞有關。

辛子陵分析反習流言

辛子陵自去年中共十九大後就沒有“發聲”,直到最近網絡針對習近平的流言紛紛揚揚後,近日,他向《看中國》記者講述他對此事的分析。他透露,最近遇到的一件小事,可看出事件的因由。

事關他要發一篇挺習近平的文章,第一步發到“檔傳輸助手”時,一切正常,順利發出去了,但到接受者名下查看,卻找不到他發的文件。他相信,帖子是發到“下層”網絡,被“五毛黨”刪除了。

辛子陵表示,十九大後,中宣部、網絡辦高層早已換人,但基層的網管及成千上萬的“五毛黨”,還是前主管中宣部劉雲山的“忠實”部下,那些部下,“立場堅定”。他說:“成了哪個帖子該放、哪個帖子該刪的把關人,是他們在推波助瀾。例如:最近幾個反習的帖子,什麼北戴河會議、某常委上、某常委下,習近平的去留,他們都要置喙,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居然成了氣候。”

辛子陵推斷,在中共網絡控制如此嚴密的情況下,反習政變的消息卻能在微信廣泛流傳,暢通無阻,“實在不可思議”。但他那一遭經歷證明,他的文章能順利發出,就證明責任不在高層,絕非來自江澤民及曾慶紅。辛子陵說:“這還真不是江曾(江澤民及曾慶紅勢力)發的指示,他們當然有這個企圖,但沒這個具體條件和能力,這些上傳下達流言者,既不可能是江的衛士,又不可能是曾家保姆。”僅是“青萍之末,來自基層”。

北戴河經濟工作會議的功能被轉移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說,中國的經濟工作在中共“十八大”後形成的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即以7月最後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來作上半年經濟工作的總結,對經濟形勢加以分析,對下半年經濟工作作出部署。而在中共“十八大”之前,這一會議的功能通常是由所謂北戴河會議來實現。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北戴河會議的政治色彩逐步淡化,會議的性質近年來有所改變。之前以開會為主,度假為輔,元老在此期間均可干預政治。

2015年8月5日,中共官媒新華網以題為“瞭望智庫:別等了,北戴河無會”發文。文章說,放着好好的中南海、人民大會堂等不用,跑到遊人扎堆的北戴河開會,更是於理難通的。此舉被認為是黨媒在淡化北戴河會議。

但外界仍然認為,北戴河依然有會,但形式鬆散,不是正式會議,也許更適合稱之為聚會,但仍然是一個各派進行權力鬥爭的場所。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